那名瘦削男子隐蔽在了一处墙角,见江流石等人走远后,这才走了出来。

    他深深地望了一眼江流石他们离开的方向,然后朝着镇内走去。

    不一会儿,这名男子出现在了街边的一座小店前。

    这小店的外墙上有一些涂鸦,门上歪歪扭扭地写着两个字:酒馆,下方还画了一个黑色的骷髅头。这种地方,看着像是没什么档次似的,但是来往的行人却知道,这里可不是一般人能进的,许多异能者都喜欢在这里聚集,其中在这里常驻的一支队伍,就有狂风小队。

    瘦削男子推开门走了进去,轻车熟路地穿过了一楼大厅进入了二楼,然后推开了角落里的一间房门。

    屋内烟雾弥漫,几个男人正坐在一起打扑克牌,他们身边都有女人陪伴着。这些人一边打牌笑骂,一边揉捏着身边的这些女人,而她们则不时发出娇滴滴的笑声。

    “老七这么早就回来了?赌场今天怎么样?”其中一名打牌的男子头也不抬地问道。

    “老大呢?”这老七没回答他的问题,反问道。

    “里面……哎哎,老大有客人!”

    然而这人还在提醒的时候,老七就已经推开里间的房门进去了。

    里间放着两张沙发和一个酒柜,装修豪华,侧面的沙发上坐着一个十分高大的男人,头发在脑后扎成了一绺,肤色白得发青,连眼睛都有些泛青的感觉,细看之下有种诡异的感觉,就像是死人一样。

    他端着一杯酒坐在那儿,身边坐着一个颇具成熟风情的女人。不过他虽然搂着这女人,但注意力却并不在这女人身上。

    而在另一张正对着门的沙发上,则坐着一名里面穿着比较讲究,戴着眼镜的男人,他用一个很舒适的姿势仰靠在沙发上,左拥右抱。其中一个女孩看着年纪就不大,一脸稚嫩,被他摩挲着大腿,显得有些紧张和恐慌,但又一声都不敢吭。

    “老大?!崩掀叨宰拍敲叽竽凶拥懔说阃?,然后又对眼镜男笑了笑,“楚先生也在?!?br />
    “什么事?”高大男子瞥了老七一眼,问道。

    “赌场出事了?!崩掀咚档?。

    眼镜男抬了下眼皮,没有说话。

    而那名高大男子则将魁梧的身躯微微往前一倾,手臂也松开了身边那女人:“都出去?!?br />
    高大男子是狂风小队的队长,叫柏正崇。他看了一眼眼镜男,嘴角扯动了一下,问道:“怎么回事?”

    而那眼镜男则看着身边两个女孩站了起来,他忽然伸出手来,又在那名年纪不大的女孩屁股上捏了一把,让她顿时发出了一声惊叫,而他脸上则露出了笑容。

    等到这三女出去后,老七便将赌场内发生的事情讲了一遍。

    “我估计是有意来闹事的?!崩掀咚档?。

    那两女走后,楚先生脸上那淫邪的笑容就已经消失了,他此时的神色看上去给人一种懒洋洋的感觉,镜片后的眼睛则闪烁着冷光,透着一股冷漠之感。

    听了老七的话,他淡淡说道:“也许是来寻仇的呢?!?br />
    老七愣了一下,而这时楚先生已经接着说道:“不过无所谓了?!?br />
    这老七看了楚先生一眼,他知道这种时候的楚松明,才是他真实的一面,而刚刚那种……估计是他的爱好罢了。这种反差,反倒让人觉得有点心里发毛。这楚松明平时其实很低调,那赌场和这酒馆,都是他的产业。

    他那句无所谓的意思,就是不管这件事对与错……那对年轻男女敢来闹事,就要做好承受怒火的准备。

    “两女一男,其中一个女的身手非常好……这样的组合肯定是实力过得去的幸存者队伍,所以才会这么嚣张,以为自己多么牛逼了。多派几个人去公寓附近找一下,很容易就能找到?!卑卣缢档?。

    “那找到以后,要做了他们吗?”老七比划了一个割喉的动作,问道。

    柏正崇想了想,说道:“男的直接切掉四肢扔在那儿……”

    “对了,你说的那两个女人,长得如何?”楚松明忽然问道。

    老七顿时露出了一个“我懂”的笑容,说道:“非常漂亮!都是年轻女孩,二十左右。一个看着很有气质,大小姐的感觉,而且是个异能者,另一个身材非常好,就是我说身手好的那个?!?br />
    柏正崇嘿嘿一笑,说道:“这么漂亮的女孩,杀了可惜了,都带回来?!?br />
    说到这里,他看了楚松明一眼,那发青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略显狰狞的笑容:“越是彪悍的女孩,玩起来越带劲,而且经得住折腾,不会像上次那几个,那么容易就死了,太没劲。好好折腾个几天,一次玩个过瘾才爽快?!?br />
    楚松明微微笑了笑,说道:“听上去不错?!?br />
    柏正崇笑了笑,他知道这楚先生就好这口,陪他的女孩,好几个都是生生被蹂躏而死了。这酒馆里那些小姐,一听到要陪这位客人,都吓得要死。刚刚那个年纪不大的女孩,就是这样。

    “不过,在幸存者小队公寓杀人……虽然现在是末世了,但毕竟规矩在那儿,这么做,影响不太好?!背擅魉淙灰舛?,但却没有同意柏正崇的话。

    也许就有人会根据这件事查到他头上,赌场这种无本生意,眼红的人可不止一个两个。

    这楚松明实际上是个很谨慎的人,柏正崇给他的评价是“毒蛇”,阴狠,喜欢潜伏。

    “那楚先生觉得应该怎么做?”柏正崇问道。

    楚松明看了他一眼,淡淡道:“让他们死得干净点?!?br />
    “那就在外面做了他们?!卑卣缍偈被嵋?,狞笑着说道。

    只要是幸存者小队,就肯定要离开安全区的,只要出去,他们就不用再回来了。

    “带人去出城口盯着,我要在他们出去的第一时间知道消息?!卑卣缢档?。

    老七应了一声,正要出去,就听到楚松明的声音在背后悠悠传来:“对了,那个老千……我不想再看到他了?!?br />
    老七脚步一顿,应道:“我会处理的?!?br />
    对于失去了利用价值的工具,这楚先生从来都是毫不留情地就丢掉。

    更何况这老千在失去价值的同时,还给赌场造成了不小的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