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就是心里有鬼!不然为什么不接受检查?!在赌场出千,按规矩,要砍了他的手!”皮夹克一听到这句话,立刻就像是抓住了江流石的痛脚,大叫了起来。

    这皮夹克的表现有些疯狂,他现在又恨又怕。

    栽得太狠了!虽然这笔钱,赌场现在摆明不会输出去,可是这次的事情毕竟给赌场带来了麻烦,会造成一些负面影响。

    江流石作为闹事的,当然少不了受教训,可是皮夹克也会因为这次的失误受到惩罚。赌场那些折磨人的手段,皮夹克清楚得很。一念及此,他真是恨死江流石了。

    一会儿,他一定要亲自动手,先将江流石狠狠打一顿,泄愤再说。

    皮夹克心中这么想着,脸上的表情愈加狰狞。这时他看见江流石转过头来,正带着一丝淡淡的笑容看着他。

    “你看什么?怎么,难道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你还想打人不成!”

    然而话音未落,皮夹克就看到江流石的身影忽然往前一蹿,然后一只鞋底就在他面前猛地放大。

    “??!”惨叫声中,皮夹克剩下的话直接被江流石一脚踩回了喉咙里。

    江流石就这么踩着他的脸,直接将他整个人重重地踩到了地上。

    “打你又如何!”

    “嘭”的一声闷响,皮夹克的脑袋像是被踏入了地板中一般,后脑勺如同石块坠地,听到这个动静,在场的人顿时觉得,自己的脑袋好像也有些发凉!

    而皮夹克更是浑身一震,手脚都在抽搐!

    江流石的动作太快了,就连站在他面前的几个保安以及那保安队长,都没有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拦住他。

    当江流石提起脚后,不少人都是暗自咋舌。这一脚够狠,直接将皮夹克的鼻子都给踩得如同一团烂肉一般,门牙全都断了。

    鲜血眼泪糊成了一团,皮夹克不停地惨嚎着,发出杀猪一般的声音。

    抬起脚后,江流石并没有就此停手的意思,他又朝着皮夹克的膝盖下踏去。

    “住手!”几名保安立刻喊道,同时冲了过来。

    但江流石却是充耳不闻。

    “啊啊啊??!”皮夹克发出了比之前还凄厉的惨叫声,全身都在抽搐。

    踩完膝盖,江流石抬脚落下,兔起鹘落,又狠狠地落在了皮夹克的右手上。

    “??!”皮夹克的身体一下子绷直了,十指连心,这种剧痛简直难以忍受。

    “说我打碎你的膝盖,说出千按规矩要砍手……现在膝盖真的碎了,手我也帮你砍了?!苯魇湫α艘簧?,说道。

    这皮夹克现在这个下场,那是他自找的。

    这下那些围观的人看向江流石的眼神,彻底是震惊了。

    江流石刚刚踩皮夹克的脸,还没什么,可是在赌场保安已经制止的情况下,他还是充耳不闻,反而以更快的速度,直接废了这皮夹克的一手一脚!

    “你敢在我们赌场闹事?”那名保安队长看到皮夹克手断了,顿时脸色一沉。这皮夹克是什么身份他清楚,别看皮夹克只是个普通人,但就靠着一手炉火纯青的老千功夫,他在赌场就算是一号人物。

    末世前这皮夹克在地下赌场,没少跟人一起合伙坑人,坑得人自杀的事都有。末世到来后,他一度住在棚户区,后来跑到这个赌场毛遂自荐,一拍即合,立刻又咸鱼翻身,重新抄起了老本行。

    中海安全岛几十万人,但是他们赌场的老千却只有这一个,这下被江流石给废了,他们上哪儿再找个老千?

    “你惹下大祸了!”保安队长说道,同时对那些保安使了个眼色。

    这些保安立刻会意,慢慢朝着江流石和冉惜玉围了过来。

    “哦?”江流石冷哼了一声,忽然间身体一动。

    这周围还有不少人群,那些保安都要分开人过来,但江流石在这些围观众之间,却是穿梭自如。那些保安看到江流石冲过来,都立刻举起了武器,砍刀铁棍,什么都有。

    然而在江流石的脑域开启下,这些人明明看到自己朝着江流石狠狠挥下了铁棍,但被江流石击中的却是他们自己。

    不到一分钟,这赌场内就躺满了在地上挣扎惨叫的人。

    江流石从其中一个保安手上抢了一根钢管下来,将这些人挨着抽了一顿。

    人群纷纷推开,眨眼间,那名保安队长就发现,居然就剩他一个人站着了……

    而这时候江流石才甩了甩手上的钢管,似笑非笑地看着这保安队长道:“你刚刚说我惹下什么大祸了?”

    “你……”保安队长吞了口唾沫,他其实还是个异能者,但如果真的实力很强,又怎么会在这里当保安了。至少他觉得他是打不过江流石的。

    想到这里他不禁看了那个负责监视异能的人一眼,那人早就不玩手机了,也在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吹奖0捕映ね?,这人摇了摇头。他在江流石身上可没有感应到能量波动。

    保安队长的内心也是日了狗了,如果江流石是比较强的那种异能者,他们今天的处理方式也不会是这样。

    不过就算江流石现在将这些保安打了,他也逃不掉的!

    “你大概还不知道,我们赌场的老板是狂风小队,你只要也是幸存者小队的人,就肯定听说过狂风小队的名字?!北0捕映に底?,似乎又有了底气,说话声音也重新变大了。

    “没听过?!苯魇档?。

    他确实没听过??赡苁窃诨职裆?,不过他也只是扫了一眼而已。

    “而且那又怎么样?”江流石反问道。

    “哈哈,那又怎么样?”保安队长顿时冷笑了起来。

    “狂风小队实力很强的,招惹了他们,以后可不好过?!币幻目退档?。

    “我听说有人招惹了他们,然后就消失了?!?br />
    听到这些人议论纷纷,保安队长的脸色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神色。

    他觉得,这下江流石应该怕了。

    江流石摇了摇头,他朝这名保安队长走了过来。

    这保安队长顿时心里一颤,下意识地往后一退,不过接着他又想到了自己的靠山是狂风小队,所以强撑着挺直了腰背,尽量平静地看着越走越近的江流石:“你如果好好道歉,给够赔偿,狂风小队的老大们还是有可能原谅你的……”

    “嘭!”

    江流石一钢管将这人抽翻在了地上:“啰里啰嗦?!?br />
    保安队长一边惨叫,一边难以置信地看着江流石。

    听了狂风小队的恶名,江流石居然还是毫不犹豫地动手?

    当!

    江流石将钢管一丢,带着冉惜玉就走出了赌场。

    赌场内的人都闷不吭声地看着他们从面前经过,那安琪脸色惨白,一见到江流石过来,立刻低了下头,生怕被注意到。

    刚一出赌场的门,江流石忽然感觉到一阵危险感袭来。

    一道寒光,像是无声的毒蛇一般,从他身后忽然刺了过来。

    这寒光快如闪电,就连路上的行人都没有发现这一幕。

    砰!

    一名瘦削的男子有些愕然地看着忽然出现的这名冷艳美女,以他的实力,本以为袭击江流石,那是十拿九稳。他一出手,恐怕江流石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就已经死了。没想到这美女忽然出现,一脚踢在了他的手腕上,就将他拿着的匕首踢飞了。

    现在他的手腕还有些发麻,这冷艳美女,好大的力气!

    而踢飞匕首后,冷艳美女立刻毫不犹豫地朝他攻击而来,这名瘦削男子往后一退,深深看了已经转过来的江流石一眼:“不要以为只有我们小队,不管你是谁,你都得罪了你根本得罪不起的人?!?br />
    这人说着,突然一把将路过的一名难民拉过来,狠狠地往影这边一推,等到影迅速绕过这名难民的时候,那瘦削男子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人群之中,不见了踪迹。

    “不用追了?!苯魇凶×擞?。

    这棚户区人口众多,地形复杂,藏一个人太简单了,这如果要搜寻,那要找到什么时候去。

    “反正我不去找他,他们也会来找我的。刚刚那杀手,应该就是狂风小队的?!苯魇档?。他专程来一趟赌场,又怎么会没有准备。影一直就在赌场门口,随时可以进来支援。

    没想到里面不需要支援,偷袭的人却在外面等着。

    当然这也没有出乎江流石的意料,狂风小队的人如果任由他这么大摇大摆地离开了,那这赌场的声望就要大受打击了。

    所以他们出门后,影也只是在一旁跟着,没有马上上来跟他们汇合。

    结果,还真被江流石猜中了。

    “那个得罪不起的人,是谁?”冉惜玉问道。

    江流石冷笑了一声:“还能是谁?某个军方的人吧?!?br />
    全城就这一个赌场,利益巨大,一个小队怎么可能吃得下来,开都没资格开。要说这赌场跟军方没关系,他都不信。

    不过赌场的利润再大,说白了也就那样,这种上不得台面的小蛋糕,不会是整个军方的产业。所以,就只能是军方的某个人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