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慢的,连一些赌客都被吸引了过来,一些人身上钱不多,来赌场有时候就是过过眼瘾,看别人赌。之前这些人都在看赌大小,梭哈什么的,现在都聚集到这张桌子来了。

    赌场里就是这样,什么地方赌得越刺激,聚集的人就越多。

    这时,江流石眼角余光瞥见,安琪对一名女接待打了个手势。而那个女接待则点了点头,迅速地往楼上走去了。

    江流石嘴角微微一勾,像是没看见一样,手指轻轻在扶手上敲着,好像现在才终于对这赌博有了一点兴趣,淡淡地说道:“那发牌吧?!?br />
    那个女接待上去没一会儿就下来了,她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走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不过江流石注意到,她下来后不久,一名穿着皮夹克的男子也从楼上走了下来。

    这人先在人群里静静地看了几把,然后就走了过来,拉开椅子坐了下来:“我也来玩玩吧?!?br />
    江流石看了这人一眼,这皮夹克看上去大约三十来岁,脸上略显苍白,有种纵欲过度的感觉。

    “看来张海和孙坤没说错……”江流石已经肯定,这皮夹克就是这赌场养的专门赌客??瓒某?,目的就是为了利益,没有什么比赢钱来得更快的。以前的一些赌场,也养着不少托。就是不知道,这皮夹克准备怎么让自己输上更多的钱。

    这皮夹克加入了进来,赌局继续进行,这人下注也很大,很快,这一轮的跟注就已经加到了三千,场上的这些粮票,加起来已经差不多一吨变异兽肉了。

    一吨变异兽肉,这已经不是小钱了,就算是异能者也要肉疼。

    看到江流石这些人赌得越来越大,连那些围观群众都看得直吸冷气。

    这尼玛,就是土豪的世界??!几分钟上下,就是一吨变异兽肉的输赢,这也太刺激了!

    那名皮夹克看了江流石一眼,他又低头看了一眼牌,然后抬起头来,一把将粮票扔了出去,沉声道:“四千?!?br />
    竟然还加注了!

    已经赌到这么大了,这个时候还要加注!这皮夹克往后一靠,翘着二郎腿,脸上的表情显得很轻松,似乎笃定自己赢定了。

    江流石的手指在桌上轻轻敲着,这时,他脑海中响起了冉惜玉的声音:“他在虚张声势?!?br />
    “嗯?”江流石扫了一眼那名负责监视的精神异能者。

    “没关系,他注意不到我的。他的精神力不够强?!比较в袼档?。

    “你之前倒是说过了,不过我没想到精神系异能,你比他强以后,他居然完全感应不到?!苯魇档?,然后又有些意外地问道,“你知道他在想什么?”

    “不是,只是能感应到他的情绪,以前我就有这个能力,但是现在感应到的程度,要比以前精准和强烈不少,所以我可以肯定的?!比较в袼档?。

    原来如此……江流石看了这皮夹克一眼,这人不愧赌场老手,玩起心理战来,真的是一点都不露破绽。

    他最传神的不是表情,而是不经意的眼神,透着一种克制不住的兴奋,好像马上就要得到这些粮票了。

    就算是那些老油条,估计都要被他唬住。

    果然,另外一人盯着这皮夹克看了许久以后,黑着脸将牌一扔,说道:“不跟了?!彼低曛?,他真是肉疼得嘴角都在抽搐。这一把真是亏大大了。

    很快又到了江流石,他依然还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样子:“五千?!?br />
    “日!”

    这下真是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还加?!

    “不跟了!”另一个人实在跟不起了,他身上哪里还有这么多粮票,除非把枪拿出来。但枪是吃饭活命的家伙,赌什么也不能赌枪。

    而皮夹克也是一下子坐直了身体,看向江流石的眼神,终于有些不淡定了。他这时候可以选择继续跟,或者开牌,或者是放弃。

    皮夹克知道自己的牌是什么,他的牌面绝对算不上大,一把烂牌而已。但是三张牌,本来就是玩的心理战,现在看来,江流石的心理素质,比他还要好,至少是让他犹豫了。

    主要还是赌注太大了。

    皮夹克的手在大腿上拍着,他思索了好一会儿,才说道:“加注。一吨变异兽肉?!?br />
    “卧槽!”

    刚刚所有人都以为这轮肯定要做个了结了,没想到,皮夹克居然又加了!

    江流石抬起眼皮看了皮夹克一眼,刚刚冉惜玉已经告诉他了,这皮夹克是在故作玄虚,打心理战而已。但现在赌注已经高成这样了,他还敢加注?

    “奇怪,他现在又胸有成竹了,江哥,他觉得他稳赢?!比较в窈鋈凰档?。

    江流石看着这人,之前是在虚张声势,现在又稳赢了?江流石看在对方放在桌上的另一只手,食指敲着桌面,眼神沉稳,的确很有自信。而这次,还不是装出来的……

    “这种情况下要赢我,出老千?”江流石心中想着,眼底闪过了一丝笑意。

    他从兜里摸出了一样东西,放到了自己面前,然后推到了长桌中间:“我再加,一枚一级变异晶核?!?br />
    变异晶核!

    看着那枚晶莹剔透的变异晶核,这些人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在赌桌上拿出一枚变异晶核来,这是赌疯了??!

    难怪末世前会有一些人赌到倾家荡产,甚至是家破人亡!

    皮夹克的眉头,也顿时跳了一下。

    变异晶核?他看了江流石一眼,拿出变异晶核,就算是心理战也没有这么玩的。估计江流石的牌,确实很好!所以他才这么自信!

    “不过,再好也不可能好过我?!逼ぜ锌说囊恢皇?,依然在自己的大腿上轻轻拍着。

    他只是个普通人,但是他的牛逼之处在于,他是个非常厉害的老千!

    许多异能者,虽然不能够使用异能,但身体素质增强,眼力也比普通人强很多??墒窃谡庑┤嗣媲?,凭借他的手法,他依然能够不露破绽。

    而且为了保险起见,皮夹克其实也不会一直玩,玩几次就会休息几天。他前几天一直在玩,原本准备今天休息的,只是听到有个有钱的嫩雏来了,他才出手的。

    本以为这种完全没玩过牌的,单靠过硬的心理战术就能赢他,没想到这小子不买账。

    说白了,皮夹克其实从来没有在意过自己拿的是什么牌,因为不管对手拿的是什么牌,他都能拿到最大的。

    赌注到这里已经很大了,皮夹克决定到这里就收手了。

    “两颗变异晶核,开牌?!逼ぜ锌艘慌淖雷?,站了起来,说道。

    围观的人都盯着他,没想到这皮夹克居然也能随手拿出两枚变异晶核来。

    擦,真是一个比一个土豪!

    江流石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他早就已经将脑域开启了。

    在星种中进化出来的脑域,其实并不是异能,所以那个监视的精神系异能者,也完全发现不了。

    江流石一直在仔细地观察着这皮夹克,他始终没有碰过牌,这意味着牌还没有被换掉。但是当这皮夹克拍桌子站起来的瞬间,他的两只手都放到了桌上。

    他要出千的话,现在就是最后的机会!

    趁着开牌的瞬间换掉牌,的确是最不容易被发现的。因为这个时候,人的情绪最为紧张。

    “想的不错,不过……”

    江流石在袖口上扯下了一枚纽扣,然后迅速地一弹,纽扣像是子弹一样,精准地打在了皮夹克的膝盖上。

    “??!”这皮夹克低哼了一声,身体顿时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两步,连椅子都被撞开,弓了下去。这一打,以他这种被酒色掏空的身子,简直疼得要死,不要说走路了,就连站立都成问题。

    可是偏偏没有人知道他发生了什么事情,还以为他激动过度。

    而且这个时候,也没人关注他,所有人都兴奋地看着牌面。

    而趁着这个时候,江流石已经看向了那个荷官:“开牌?!?br />
    皮夹克连忙忍着剧痛,脸色惊慌地叫道:“不!”

    “不是你让开牌的吗!怎么,赌不起?”江流石寒声问道。

    说完,江流石就已经厉声对那荷官说道:“愣着干嘛,开牌!”

    他眼神中带了一丝寒意,那荷官不由自主地头皮一麻,伸手去翻皮夹克的牌了。

    “别!”

    在皮夹克的惨叫声中,荷官将牌翻开了。

    2,9,J。

    一把烂牌。

    所有人都震惊了,这么烂的牌,赌这么大?

    那皮夹克则是身体摇晃了一下,一张脸死白。

    完了……

    而这时,江流石也将牌扔了出来。

    所有人的视线刷一下集中了过去。

    一对3,一个7……

    一个超小的对子而已……

    所有人都已经无语了,这么大的赌局,赌到最后的两个人,拿的都是这么小的牌?

    真他@妈刺激!

    而在那些已经放弃的人中,有一个人差点就吐血了。

    他的牌比江流石要大多了!

    妈@的,谁知道有人一对3也能玩这么大??!

    但是真正要吐血的,还是那皮夹克。

    他本来准备了豹子的??!

    三张一模一样的牌,最大牌面,不管江流石是什么牌,都足以碾压了!

    但是最适合换牌的瞬间,他居然没有换成!

    而这时,江流石已经站了起来。

    他看着那皮夹克,还有那名同样有些愣神的荷官,以及完全呆立的安琪,微笑着说道:“那就谢谢了?!?br />
    然而,就在江流石准备将长桌上的所有粮票,变异晶核收入囊中的时候,那皮夹克却忽然大喊道:“你出千!”

    江流石的动作停了下来,看向了那皮夹克。

    皮夹克凄厉地叫道:“你出千!而且你还打人!我他@妈膝盖被你打碎了!草!”他膝盖当然没有碎,不过这种时候,自然要叫得越惨越好。

    江流石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他在听到这皮夹克撒泼的时候,余光就已经瞥见那些保安走了过来。

    “什么事什么事?”这些保安分开人群挤进来,装模作样地问道。

    江流石没有说话,只是脸上带着笑容,看着这些人和皮夹克对话。

    很快,一名看似应该是保安队长之类的人,就走到了江流石面前,说道:“现在有客人说你出千,请先生跟我们去一趟,如果检查了没有问题,我们会给先生道歉的。这位小姐也一起去吧?!?br />
    江流石看了这人一眼,这些人在走过来的时候,就已经隐隐将他和冉惜玉包围了。

    走一趟?嘿嘿……估计是想打他们一顿才对吧。

    输多了,就不想吐出来……

    “那如果我不想去呢?”江流石问道。

    (QVQ这章来得比较晚,求轻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