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流石一边回忆,一边在心中推演着更迅猛的攻击方法,时不时还停下来比划两下。他感觉,自己缺乏的不仅是战斗经验,还有对激活了血液进化血脉后,这具身体的熟悉程度。

    以前对什么东西用多大的力,江流石心中基本有个概念,也知道自己短跑什么速度,长跑什么成绩,可以做多少个俯卧撑。

    但是现在就完全没有概念了,不熟悉自己的身体,如果再遇上金陵港那种脱力的情况,而战斗又还没有结束,那就悲剧了。

    江竹影觉醒了异能后,就经常练习,江流石觉得自己也需要多练。

    他就这么慢慢走着,一段不长的路,他走了差不多半小时才走出了安全岛。

    江流石刚走到小区门口,忽然脚步停顿了下来。

    怎么回事?他眉头微微一皱,然后大步走向了正往小区内走的两个人。

    这两人正是张海和孙坤,他们二人浑身是灰,鼻青脸肿,张海的嘴角还破皮了。

    “出什么事了?”江流石问道。

    看到江流石,张海和孙坤都愣了一下。

    孙坤咬了咬牙,低着头没说话,而张海也没有吭声。

    “说起来太丢人了,其实就是一些破事?!闭藕K档?,脸上露出了十分憋屈的神色。

    “说吧?!苯魇档?。

    “就是那个赌场,那就是个坑人的地方!”孙坤接过来说道。

    张海和孙坤今天第二次去那个赌场,结果遇到了一批人,输给了他们不少。

    不过赌博这种事,本来就应该愿赌服输,如果仅仅是这样,他们虽然郁闷,但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可他们发现那伙人跟庄家认识,并且有合伙的嫌疑,两人才刚质疑了两句,就被对方以闹事为由,直接赶了出来。

    结果两人自然不服气,又回去要理论,这次对方就不光是赶了,根本就是将他们二人扔出来的,而那伙人还趁机上来踹了几脚。

    等到张海说完之后,江流石问道:“你们怎么觉得他们在合伙的?”

    “玩到后面有点感觉,那个庄家每次都会看那伙人一眼,我注意了几次发现的。而且那种赌法,就算运气再差,也没有把把都输的。唉,也是舍不得损失,早点抽身还能剩下点?!彼锢ひ⊥匪档?,看样子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

    江流石点了点头,不过如果真的是对方在做局,那就是故意坑了张海他们了。而且只是质疑两句,就将人打成这样,这赌场也真是牛气。

    “实力不够,就是这样的?!闭藕D蠼袅巳?,脸色涨红,“这次之后,我要多练了。哪怕异能不行,多练,总是有用的!”

    孙坤虽然没说话,但看他也是一脸悲愤,明显也是被彻底刺激到了。

    “这是好事,我最近也准备练一下。不过你们还是先把伤养一养,伤口处理一下?!苯魇档?。

    眼看着张海和孙坤走向了他们的住处,江流石的脸上闪过了一丝阴沉之色。

    赌场么……

    吃饭的时候,江流石一边喝着香气四溢的浓汤,一边问道:“你们今天又出去逛街了?”

    他看到冉惜玉穿了一身新衣服,一改她之前的形象,走起了和江竹影差不多的青春休闲风格。结果简单的T恤和短裤穿在她身上,休闲倒是没多少,反而有种十分特别的性感。

    江流石的视线在冉惜玉和江竹影身上扫了一眼,然后将原因归结为……冉惜玉的胸围太傲人了,紧身T恤穿在她身上,将她的身材更加烘托了出来。

    “嗯。末世后有许多以前很贵的东西,现在都特别便宜?!苯裼八档?。

    江流石立刻发现她手上多了几枚精美的戒指,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当然,是末世前的价值,现在这种首饰,价格极低。

    见江流石注意到了,江竹影抬起手来,十指像是弹钢琴一样,在空中虚弹了几下。顿时,电流从那几枚戒指上流过,在空中短暂地留下了几道弧线,如同看得见的音符一样。

    她伸手一抓,这些音符就骤然聚集到了一起,一时间她手指上电光闪烁,迅速和手心里那些音符汇成了一个电球。

    “不错?!苯魇阃匪档?。江竹影这也是下了心思的,显然并不是每天在玩。

    “对了,你们天天逛,知道中海一区有几个赌???”江流石忽然问道。

    “知道啊,就一个赌场,位置比较偏,在城西的一条巷子里,我也是听人说的,许多小队都会过去玩?!苯裼八底?,诧异地看了江流石一眼,“怎么哥哥,你想赌博???”

    冉惜玉也意外地看了江流石一眼,她感觉江流石不像是一个对赌博感兴趣的人。

    只有影在默默吃饭。

    “嗯,打算去赚点外快?!苯魇阃返?。

    说到这里,他忽然看了冉惜玉一眼。

    “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江流石问道。

    冉惜玉愣了一下,随即点了点头:“我也没有见过赌场什么样子,那这次就跟着江哥去看看吧?!?br />
    张海他们不会说假话,江流石想去看看,那庄家和那伙人,到底是怎么合伙坑人的。

    “切,赌场有什么意思……”江竹影对赌博就更不感兴趣了,她更愿意待在家里看动漫。江流石下载了那么多动漫,自己基本不怎么看,都是给江竹影特意准备的。

    中海一区的城西,已经是这座小镇的边缘地带了,一眼望去黑压压的一大片,其中夹杂着一些灯火。那是底层难民,修筑城墙的那些工人们,居住的棚户大通铺、或者是帐篷。

    路边坐着不少一脸疲惫,身体瘦弱的人,看上去就觉得他们目光灰暗。

    而在靠近小镇的区域,还有一些青砖白瓦的房屋。这些房屋,和不远处的棚户区,完全就是不同的世界了。

    江流石和冉惜玉来到这里的时候,其中一座最大的房屋,已经是灯火辉煌了。

    这就是中海一区唯一的一座赌场,一进门,立刻就有两排穿着旗袍黑丝的女孩整齐地鞠躬道:“欢迎光临!”

    其中一名女孩迎了上来,露出了热情的笑容,声音甜甜地说道:“二位是第一次来吗?”

    江流石看了她一眼,这女孩看着也就二十刚出头,容貌很清丽,气质有些像是学生,虽然穿着打扮成熟,可是透着一种清纯的感觉。

    他们二人才刚走进来,这女孩就知道他们是第一次来的了,难道是记得来过的每一位客人?

    “像是客人你们这样的俊男美女,我要是见过一次一定会记得的,所以才会这么问?!闭馀⒔幼庞种鞫匦Φ?。

    这女孩年纪虽然不大,倒是很会说话。

    “你们这里都是怎么个玩法?”江流石看场子里好几张桌子,已经围满了人,不少人身边都有个旗袍女孩跟着,估计是一对一服务的,他便默认了这女孩跟在身边,边往里走边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