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 是你们自己滚,还是我帮你们滚?



    这时,另一名狼牙队员,也看到了这一幕。

    “我草!”这人的眼睛一下子红了,猛地扑了过来。

    他这一扑,如同猛虎扑食,庞大的身躯整个朝着江流石砸了下来。

    江流石的身影忽然往前晃了两步,绕过他的扑击,然后一拳击出!

    “噗!”

    这人顿时感觉自己的胃部被准确击中,他浑身的气力顿时就泄了,滚落到一旁的草地上,然后“哇”的吐了出来。

    “哟,没想到这还有个能打的?!倍味ò羁吹秸庖荒?,瞳孔一缩,然后冷笑着走了过来。

    他观察江流石,其实没什么格斗技巧,生疏得很,但是速度快,而且力量大,并且知道打人的要害。

    “打脑袋,打内脏,下手挺狠啊?!倍味ò疃⒆沤魇?,寒声道。

    江流石平静地看着他,活动了一下手腕,对于这人,他懒得废话。

    “行,一会儿我让你说不出话来?!?br />
    段定邦说着,身体像是灵活的猴子一般突然蹿到了江流石跟前,抬手就打。

    他手掌如刀,直接切向了江流石的脖颈,另一只手则砸向了江流石的喉咙。不仅出拳速度快如闪电,力量更是恐怖,他脚掌踩在草地上,脚下已经陷进去两个深坑!

    段定邦说要江流石说不出话来,他说到做到。

    李雨欣的心一下子揪住。

    相比段定邦,江流石却是静静地站在那里,直到段定邦的拳头已经到了面前,他才忽然动了。

    段定邦嘴角露出狞笑,知道你速度快,难道我会没有防备?

    这时,段定邦忽然大喝了一声,脸上手上青筋凸起,皮肤上浮现出了片状的鳞片,身体一下子鼓胀了起来,两只手直接变成了蒲扇,速度也一下子快了不止一分!

    被这样的攻击打中,就算是身体素质比普通人强的异能者,估计也要直接晕过去,还要躺上好几个月。

    而这时,江流石的动作还没有变化。

    可是忽然间,江流石手上的速度也突然加快了。

    段定邦只看见江流石的拳头忽然变成了残影。

    这一拳,赫然后发先至,从段定邦的两只手中间穿了过去,直接砸在了他的鼻子上。

    “??!”段定邦惨叫一声,一股辛辣的剧痛感让他眼前一黑,几乎直接痛晕过去,同时热流涌下。

    紧跟着,江流石已经绕到了他的背后,一脚踹在了他的小腿上。

    段定邦顿时吃痛,“嘭”的一声,双膝重重地跪在了地上,直接砸出了两个比刚才还要深的土坑。

    他眼睛一红,大叫一声,刚挣扎着要站起来,先抬起来的那只脚就已经被江流石狠狠地踩了下去。

    在场的人,几乎都听到“咔擦”一声响。

    “啊啊??!”段定邦惨叫着。

    泳池花园中,一片死寂!

    江流石双手插袋站在那儿,这段定邦以为自己快,但是在他脑域异能开启的情况下,这段定邦的一举一动都是慢动作。

    除非段定邦更快,更猛,超出了江流石现在的反应速度,否则他在江流石面前一通比划,在江流石看来都是耍猴戏,根本连江流石的衣角都碰不到。

    所有人都震撼地看着江流石,他站在那里,虽然和之前似乎没什么区别,就是一个年轻大学生的样子,可是看看地上躺着的两个人,还有跪在他旁边,满脸是血的段定邦,每个人都觉得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邱文龙更是感觉喉咙有些发干,他之前还跟江流石起了冲突,如果不是段定邦他们来,估计现在被打成这样的就是他了。

    刚才因为段定邦他们的到来,邱文龙满心屈辱,痛恨不已,但现在,反而隐隐有种庆幸之感。

    这时,江流石低头看了一眼地上的段定邦三人,又看了一眼另外段定邦的同伴。

    这两人被江流石一看,顿时都有些背后直冒凉气。

    “是我帮你们滚,还是你们自己滚?”江流石说道。

    同样的一番话,眨眼间就落到了他们自己头上。

    段定邦脸色惨白,眼神阴寒疯狂,他几乎是从牙齿缝里挤出来的一句话:“我们走!”

    那两个人连忙跑了过来,将段定邦三人扶了起来。

    两辆枭龙越野车,张牙舞爪地来,谁也没想到,最后是这么灰溜溜地走了。

    邱文龙和罗东海也待不下去了,两人紧随段定邦他们,像是生怕江流石注意到他们似的,悄无声息地开车走了。

    “你是异能者?”李雨欣走过来,像是第一次见到江流石似的,问道。

    江流石点了点头:“算是吧?!?br />
    “这样……”李雨欣没有再问,她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接着又有些担忧地说道,“不过你今天打了他们,可能会有些麻烦?!?br />
    “我倒不是担心他们搬出军方来,今天的事情是他们先惹出来的。但私底下,他们还是有可能报复你的,你要小心?!?br />
    江流石无所谓地笑了笑:“没事?!?br />
    他今天也只是小小地教训了他们一下,如果他们敢私下报复,那正好……

    “我先回去了?!苯魇档?。

    花园的草地上到处都是斑斑点点的血迹,这些人估计也没什么心思再继续开派对了。

    李雨欣点了点头,说道:“好,下次再见?!?br />
    江流石走在路上,回忆着刚才战斗时的感觉。

    他今天第一次单凭身体力量和人战斗,而且是和这些格斗经验很丰富的军人打。

    虽然江流石凭借敏捷,脑域进化,以及强大的血液进化血脉,完全是将这三个人吊打了一番,但他也发现,和这些人比起来,他完全没什么战斗技巧可言。

    如果他对格斗足够精通的话,刚刚只需要每人一拳,就能让他们几个星期下不来床了,甚至是留下难以复原的暗伤。

    不过即便不懂技巧,那段定邦断掉的鼻子,应该也是要留下不可磨灭的痕迹了……

    “雨欣,刚刚那人,是你那个同学吧?”一场风波就这么过去了,王诗琪的表情还有些惊魂未定,但更多的却是一种难以相信的震惊。

    “是啊?!崩钣晷赖懔说阃?,忽然愣了一下,低头看了一眼身上披着的外套,“哎呀,忘记还他外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