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人这样一说,沈涛有些火了,他沉声道:“管你什么领导,我接的命令,是军部直接下达的,我也只听军部的命令,我再说一遍,赶紧让路?!?br />
    沈涛虽然发怒,但是还是保持着基本的克制,要不然他早拔枪了,沈涛毕竟是军队里的人,对一些事情,还是有些顾忌的。

    看到沈涛还是不救人,中年人的脸色更难看了,他的官虽然级别不高,但因为跟着领导久了,身份微妙,末世前一些比他级别高的官员,都对他客客气气的,一个上尉,放在以前他都懒得睁眼看一眼,要不是现在实在有求于人,他早就破口大骂了。

    他压住心中的火气,冷声道:“虽然现在是末世了,但你们军队也是有人管的,现在中海安全区是金陵军区在管吧,你们军部的首长,我们领导可是认识好几个的?!?br />
    中年人慢吞吞的说出这番话来,沈涛皱了皱眉,中海市的官员,哪怕只是一个中海一个区里的领导,说他们认识金陵军区的人,还真不奇怪。

    这些地方领导,沈涛原本根本就懒得理,但如果跟军部扯上关系的话……

    “哼哼,怎么样,救我的几个老领导,你绝对不吃亏,如果见死不救,被你的首长知道的话……”

    看到沈涛有些犹豫了,中年官员很是得意,在他看来,沈涛的队伍应该就是军区的一个作战小队而已,也就是有几条枪,有几个人而已,要是知道救的老领导,跟他们的首长有关系,那还不是上杆子施救?

    沈涛嘴角抽动着,他真的恨不得把这脑满肥肠的眼镜官员暴打一顿,但考虑到这眼镜官员说不定有伙伴在附近,他的车牌号可是被这些人看在眼中的,他也不敢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这是我们领导的条子,你要是不信我说的,可以看看这条子?!?br />
    中年官员说着,递出来一张纸条,要递给沈涛,可就在这时,一只手伸过来,把这条子接住了。

    是江流石。

    “你干什么?”

    中年官员眼睛一瞪,这新兵是怎么回事,这么没规矩,反了天了!

    他刚要破口大骂,就看到江流石随意的把条子一展开。

    条子的纸用的一封红头文件,文件本身是末世前的,已经没用了,文件的背面是龙凤飞舞的签名。

    江流石看了好一会儿,没看明白这三字是啥,只知道开头的姓氏是一个“李”字,后面跟着两个章,政府的印章,还有私人印章。

    “这条子给你们队长的,你懂不懂规矩,赶紧还回来!”中年官员怒道。

    “就这玩意儿?”江流石笑了笑,扬了扬手里的条子,把它侧过来,两只手捏着,随手就把条子给撕成了两半。

    中年官员一下子看傻了,“你……你敢???”

    他伸手指着江流石,眼看着纸条越撕越碎,最后全部撕成了碎片!

    江流石随手一扔,纸片纷纷扬扬的掉落下来。

    中年官员气得发抖:“好!好!你很好!你是哪支部队的!叫什么名字!”

    “我的名字嘛……”江流石笑着,突然一个箭步上前,一巴掌就闪在了这中年胖子的脸上。

    “啪!”

    一声脆响,这中年胖子沉重的身体直接飞了起来,眼镜打了个粉碎!

    中年官员的身体在空中转了几个圈,重重的摔在地上,整个人被打得天旋地转,鼻子、嘴里全是血,牙齿都掉了几颗。

    中年官员整个人都被打傻了,他没反应过来,却又被江流石一脚踩在地上。

    在中年官员身边,其他人都懵了,他们手里其实还有几把手枪,但这64式手枪,江流石根本不放在眼里,谁要是向抽枪,江流石已经能让对方死上几回了。

    “我是国家干部,你……你居然打我?”中年人声音颤抖,说话都不利索了。

    “打你怎么了?你这干部平时干嘛?专业拍马屁的吧?末世前你拍也就算了,末世后你还拍?你大概眼里就只有你的领导,那是你的?;ど“?,怎么着,想着把你的领导带到中海安全岛去,继续当官,你跟着老领导继续当你的狗腿子,作威作福?”

    江流石看得很清楚,这中海安全岛,目前看来算是安全,不知多少人盯着这里,各路牛鬼蛇神,都想在这中海安全岛搅风搅雨。

    因为末世现在开始的时间不长,很多人还没能接受华夏从一个身份、权力、财富决定一切的社会,变成一个力量决定一切的社会。

    尤其当初的权力阶层,更是如此,因为政府还在,保存有相当的力量,他们依旧幻想着,有各种强大武器的政府,能慢慢解决一切,丧尸、变异兽都不是刀枪不入,只要杀死了所有的丧尸,变异兽,这个世界就会恢复秩序。

    然而……当在金陵港见识到那一头拉沉了数千吨巨轮的可怕怪物后,江流石却预感到,现在的末世,连序曲都算不上,现在的军队,确实强大,可是未来,随着变异兽越来越多,越来越强,异能者也在不断进化,这个世界会演变成什么样子,很难预料。

    中海安全岛看起来是一片净土,它能存在多久,却也是一个未知数。

    在这种情况下,别说得罪末世前的一个官员了,就是得罪了整个军方,江流石也并不害怕,基地车就是他的本钱,天大地大,哪里不能去得?

    当然就现在看来,军方做的事情,还是不错的,比如牺牲军人的性命去救科学家,比如?;す业母呒都脊?、农民、工程师,这都是为了能重新恢复和平。

    “开车,走了!”

    江流石直接上车,发动了车子,沈涛在一旁看得暗暗咋舌。

    这真是说打就打,眼睛都不带眨的。

    他作为军方的人,确实顾忌政府要员的身份,哪怕心里极度厌恶,却也不敢把对方怎么样。

    可是看看江流石,别说把这中年官员打一顿了,就是当场枪毙了,估计江流石都没有什么心理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