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海,这是华夏末世前第一大城市,光是常住人口就已经达到了2500万以上了。

    2500万人,手拉手都可以绕地球一圈了。这么多人聚集在一座城市当中,当这座城市突然变成末世时,可以想象是怎样地狱般的情形。

    金陵的市中心已经是活人禁区了,中海的市区内又会是什么样?江流石想象都觉得头皮有点发凉。

    中海市区,他们是绝对不会去的。

    此时,车队也只是刚刚抵达中海市郊,远处的高楼大厦看着跟末世前没有太大区别,但街道上的情景却令人头皮发麻。

    街边的店铺内外全是血迹,大量的车辆在路边撞成一团,火灾和爆炸后的痕?;购苄孪?。随处可见被啃噬干净的人体骨骸,也不知道被当做食物的,是人还是丧尸。

    “我们得绕过中海,沿着市郊环一个圈,抵达安全岛?!?br />
    军用卡车追到后面,沈涛按下挡风玻璃说道。

    中海安全岛,是位于中海正北方的一片项目新区。

    末世前,这片区域正在规划建设,计划建成一个集商业、住宅、教育与就业功能为一体的卫星城,分担中海市区的压力。

    后来,末世即将降临,这片新区因为建筑已经做好,又没有人员居住,正好作为安全岛的设立地点,直接被政府征用了。

    其实从政府得知末世,到病毒爆发,也不过短短几天,留给政府的准备时间非常有限,在这几天,政府几乎征用了所有的交通路线,甚至部分高速公路都暂停了使用,急急忙忙建出来的安全岛,在各方面都有缺陷。

    至于中海一区,那根本就是一个村镇,原本叫霞香镇,因为安全岛的人太多,才分出来一部分人,住进了霞香镇,论硬件设施,霞香镇当然比中海安全岛差了很多。

    关于中海安全岛的各种资料,都是沈涛告诉江流石的,江流石消化着这其中的内容,他还从沈涛那里得知,安全岛其实不止中海一处,在全国各地,都有安全岛紧急建立起来。

    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华夏这么大,想要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把精英都聚集在一处安全岛内,那是不现实的事情,而且人越多,就越不好管理,一不小心整个安全岛崩盘了都有可能。

    至于说选入安全岛的精英,也不全是末世前的权贵、政要,还有很多技术性人才。

    比如大学教授,IT精英,工程师,乃至技术工人,木匠,泥瓦匠,懂得无土栽培技术的农民等等。

    安全岛是要建设的,这些人基层的建设人员必不可少。

    而在末世之后,安全岛开始敞开大门,允许普通幸存者加入,毕竟安全岛要发展壮大,首先就需要人手。

    “不知道以前李雨欣的父母是做什么的……”

    江流石正想着,突然……

    “轰——”

    一声爆响传来,江流石抬头一看,只见前方一两百米处,一座十几层的大楼似乎突然发生了爆炸,燃起了熊熊火焰。

    接着大楼的玻璃纷纷爆碎,十几个人像是蚂蚁一样从大楼上直接掉了下来。

    他们在空中徒劳的挣扎着,最终全部摔在了大楼前的柏油路上。

    隔着这么远,江流石也似乎听到了**摔成肉泥的声音。

    这么高摔下来,人死定了!

    “有幸存者?”

    江流石不知道前面发生了什么,但他暂时没有打算过去,那栋楼附近有个小的住宅区,里面丧尸肯定不少,江流石可不想把自己卷入危险中。

    “掉下来的人里面,只有两个是活人,其余的都是丧尸,应该是人被丧尸追着,无处可逃,就跳窗了?!?br />
    这时候,在江流石身边,冉惜玉突然开口了。

    江流石点了点头,一两百米远的距离,普通人的视力很难分清掉下来的到底是人还是丧尸,但冉惜玉通过精神视野,却看得清楚,看来在精神视野中,人和丧尸有很大的不同。

    “楼里的情况看得清吗?”

    江流石问冉惜玉。

    冉惜玉摇了摇头,“看不清,如果开近一点应该没问题,那些混凝土墙削弱了精神波动?!?br />
    “那算了吧?!?br />
    江流石摇了摇头,那栋楼里也许有幸存者,但末世这么多惨剧,他也不可能一个人把所有人都救下来,要是不危险的话,他不介意顺手帮一把,这种要进楼情况还是算了。

    就在江流石准备发动车子走人的时候,冉惜玉又道:“有人来了?!?br />
    “嗯?”

    江流石目光一凝,就看到不远处,一只小队猫着腰,借着掩体快速向自己这边靠过来。

    他们身上,都带着枪,不过武器并不好,别说机枪、自动步枪了,连一支56半自动都没有,全都是手枪。

    手枪应该是警察局里找到的。在这末世中,警察局普遍配备的64式手枪效果很差劲,这种威力还不如弩箭的枪,打一个丧尸,就算是打中心脏和脑袋,也不一定能打死。

    一支实力很弱的小队,但是也有异能者……

    江流石注意到为首的一个人,是一个发福的中年人,他有点秃顶,却刻意将右侧的一缕毛给梳过来,把秃顶的脑袋给盖上了,在末世中,还如此注意形象,也是难得。

    “异能者,但是实力有限?!苯魇谎劭闯稣夥⒏V心耆?,就是小队的领头人,很难相信,这样一个看起来就气血虚浮,脑满肥肠的人,也能觉醒。

    中年人小心翼翼的靠近江流石的队伍,眨动着小眼睛往这里瞄。

    当看到军用卡车上的八一军徽时,他终于放下心来,看看左右没有丧尸,他整了整衣服上的褶皱,四平八稳的走了过来。

    因为江流石的中巴车开在最前面,他就停在了江流石挡风玻璃前,一脸堆笑的说道:“是军部的同志吧,我是中海的地方官,盼星星盼月亮,终于把你们给盼来了,我就知道,组织是不会放弃我们的。这些天,我虽然人在中海,却一直心系中央,一直领导中海的人民群众,发扬艰苦奋斗的作风和不怕牺牲的精神,不断的跟邪恶势力做斗争?!?br />
    中年人说得激动万分,只是这话让江流石听得直翻白眼,这都什么跟什么啊,他是把自己误会成救援部队了?

    江流石还好,江竹影直接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还跟邪恶势力做斗争呢,你以为是美少女战士水兵月吗?

    “大叔,你是不是没睡醒,说什么乱七八糟的?”

    江竹影大大咧咧靠在中巴车的挡风玻璃上,稍微摇下点副驾驶一侧的窗户,江竹影也不在乎,这么弱渣的一个异能者,带的还是64式发令枪,压根没什么威胁。

    中年人一看江竹影,有点纳闷,这小丫头是谁,怎么说起话来这么难听呢,自己好歹也是个国家干部,还是中海的干部,平时行走在外,谁不是对自己客客气气的,也就是现在形势迫人,他才对这些大头兵好言好语,要是换了以前,他看都懒得看这些底层士兵一眼。

    “那个,你们这里谁负责?”

    中年人有点不开心了,热脸贴了冷屁股,他也不想跟这些小喽啰啰嗦,直接找他们连长、指导员之类的人就行了。

    “什么事?”

    江流石看着中年人,有点不耐烦了,这人一上来就打官腔。

    中年人看了江流石一眼,估计江流石也就是十**岁,还是个新兵蛋子呢,而且他还开着车,一看就不是什么能管事的。

    他干咳一声,再次重申道:“我是中海的地方干部,我要见你们负责人?!?br />
    “真是罗里吧嗦的?!币皇堑卜绮AЦ糇?,江竹影都想一脚把这人踹飞了。

    而就在这时,沈涛下来了:“怎么回事?”

    一看到沈涛,中年人第一眼瞥向沈涛的肩章,一毛三,上尉,这是副营级,或者连级军官。

    中年人立刻丢下江流石,走向沈涛,脸上再次堆笑:“这位同志,救援工作真是辛苦了,我是中海的地方官……”

    中年人还没说完,沈涛就不耐烦的摆手打断这中年人:“你搞错了,我们的确是救援的,不过不是救你,你还有没有别的事,没有的话就赶紧让路吧?!?br />
    沈涛得到的命令就是救科学家,也只有科学家,可以让政府专门派出军队,不惜牺牲几十人来救。

    这么多兄弟都牺牲了,现在好不容易把人救到了,沈涛可不想在最后关头节外生枝,这中年人自称是官员,可是末世中人心叵测,管他是干什么的,统统不理。

    中年人的表情一下子僵住了,他扶了扶眼镜,脸色有些发寒:“既然是救人,也不在乎多少是不是,这位同志说话不要太冲,我觉得你还是救一下的好,中海有几个老领导被困在前面的办公大楼里,这几个老领导,在东南这片区域,都是很有影响力的人,你要是救了,他们随便扶持你一下,都能保你一辈子平步青云,我看你还是考虑一下,刚才你说的,我可以当没有听到?!?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