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下,江流石看傻眼了,自己这个妹妹,还真是什么都敢干??!

    不过说起来,确实文胸被汗水湿了的话,穿在身上是很难受的,把汗都擦了,再盖上被子,这比较利于病情好转,而且还要时不时的擦擦汗,免得把被子也打湿了。

    只是现在冉惜玉,不是只剩下一条小***除此之外,里面就全部真空了?

    看到江竹影的小魔手伸进被子里,给冉惜玉擦胸的动作,江流石不禁有点口干舌燥。

    “哥,你是不是想跟我说,不用我擦了,你来擦就行?啧啧,要不要把被子掀一掀???”

    江竹影对江流石眨了眨眼睛,嘴角挂着不怀好意的笑容。

    江流石干咳一声:“胡说些什么呢,小小年纪不学好,满口荤段子,赶紧擦干净!一会再换个冷敷毛巾,现在药也吃了,汗也擦了,就看能不能好转了?!?br />
    “切!”江竹影撇撇嘴,小声咕哝道:“还说我满口荤段子呢,你嘴上是正经了,脑子里还不知道想什么呢,买电脑买那么大的硬盘,你也好意思说我?!?br />
    江竹影的小嘴也是够毒,江流石听得满脑门黑线,得,这小祖宗厉害,他惹不起闭嘴还不行吗!

    他也不敢再跟江竹影扯了,开始专心关注冉惜玉的病情。

    他摸了摸冉惜玉的额头,依然很烫,他给冉惜玉喂下的是广谱抗生素,虽然江流石也不懂看病,但一般高烧就是感染病菌,吃广谱抗生素,对大多数急性病症,都有不错的效果,当然抗生素是不能乱吃的,但现在都末世了,哪还管这么多。

    “妈……爷爷……”

    冉惜玉似乎在做什么噩梦,她紧咬嘴唇,两只纤纤玉手拼命的挣扎着,喊着自己的亲人。

    这一挣扎,不免又露出一些春光。

    不过这个时候,江流石却没有去看这些春光,他只是叹了一口气,他猜测,冉惜玉目睹了她父亲变异,吃掉很多人的情景,其中说不定……就有她的其他亲人。

    想想那种场景,地狱也不过如此了吧,那对一个女孩的摧残,可想而知。

    这样想着,江流石的心思慢慢平静下去,这样一个身世可怜的女孩,又是重病,又如此柔弱,自己如果还想着占便宜,也太禽兽了点。

    “江哥……”就在这时候,影来到江流石的身边,“我怎么觉得冉惜玉体内能量波动得有点厉害?”

    影这么一说,江流石心中一动。

    能量波动?

    他诧异的看了冉惜玉一眼,难不成……仔细想想,突然发烧这么厉害很不正常,四十几度啊,正常人能发这么高的烧么,简直冰敷毛巾都能慢慢的冒出水汽来。

    难不成是……进化?

    “进化会发高烧吗?竹影,你进化的时候发烧了吗?”

    江流石问江竹影,他跟影都没有进化过,自然不清楚进化的时候会怎样。

    江竹影摇了摇头:“没啊,我就好像是睡了一觉,感觉身上很多地方很疼,特别疼那种,我睡醒了,就慢慢发现自己有了异能?!?br />
    “疼?哪里疼?”江流石又追问。

    江竹影指了指自己的手臂,双腿,说道:“这里都疼,肩膀也疼呢?!?br />
    江流石若有所思,他开口道:“竹影,你身上的细胞进化了,变成了能产生电流的细胞,说不定你觉得疼的原因,就是这些细胞的进化,至于冉惜玉,之前不是说她有精神系的异能吗?那肯定是跟脑海有关,如果从这方面说,她要是进化的话,发烧说胡话也不奇怪?!?br />
    江流石一下子想通了。

    之前冉惜玉就是异能者,可是她的异能太弱了,加上她这异能根本作用全无,所以红姐的小队不但不把她当成异能者,还把她关在笼子里,当成商品来出售。

    别说变异兽肉了,就连普通食物,冉惜玉都吃不饱,从末世开始,她就一直是饥饿状态。

    而来到江流石的小队,一日三餐都缺不了变异兽肉,有变异能量的供给,那之前冉惜玉被压抑的异能慢慢的解放出来,也不奇怪。

    特别之前斩杀了一头二级变异蛇,这几天,他们一直都在吃二级变异兽肉,冉惜玉今晚吃得格外多,也许就是吃了这二级变异蛇肉,才促成了她的进化了!

    仔细想想,之前冉惜玉吃饭的时候就昏昏沉沉的了,有一次都差点倒在自己身上,原本江流石还以为是因为冉惜玉喝了酒,现在看来,跟酒没多大关系。

    “冉惜玉应该是进化了!”

    江流石说出了自己的推测结果。

    “进化?这么好?”江竹影瞪大一双美眸,“不知道冉惜玉姐姐会觉醒什么异能啊,应该还是精神系的,就是不知道会是什么……”

    听江流石这一说,江竹影有点小激动了,之前的战斗,冉惜玉根本帮不上忙,她唯一能帮忙的,就是做饭的时候给江竹影打下手了,作为一个一门心思投身在学业和商海上的高材生,冉惜玉的厨艺自然是比不过江竹影的。

    “竹影,继续给她擦汗,到她醒吧,现在也没医生,我们能做的就只是喂药和擦汗了?!?br />
    江流石虽然猜测这不是感冒,但还是吃下药保险一点,反正抗生素少吃一点也不会有什么不良反应。

    但愿是进化吧。

    “哦?!苯裼盎蔚醋判∧源懔说阃?,“哥,说真的,你真的不来擦一把试试?”

    “你又来!”江流石没好气的白了江竹影一眼,“正经点,我们能做的都做了,是不是进化,就看她自己的造化了?!?br />
    江竹影、江流石就这样默默的等待着,足足一个小时过去,冉惜玉身上的烧慢慢的退了下来,她也不再出虚汗了。

    她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映入眼帘的,正是江竹影和江流石的面孔……

    “我……我怎么了?”

    冉惜玉挣扎的想要坐起来,可是这一动身子,她顿时感到身前空荡荡的。

    她吓了一跳,条件反射的按住了险些滑落的被子,再伸手一摸,脸腾地一下就红了。

    “我……我的衣服呢?”

    冉惜玉一下子脑袋空空的,任哪个女孩突然醒过来发现衣服不翼而飞也难以淡定了。

    她在一摸下面,小裤裤还在,可是……

    她第一个反应是醉酒之后,发生了一些香艳的事情,但是看江流石,却又直觉的感到自己想得应该不对……

    “冉姐姐,你衣服全湿透了,我给你擦汗呢,嘻嘻,放心啦,我哥哥没看到你的身子的?!?br />
    江竹影笑嘻嘻的解释着,还对冉惜玉一个劲的眨眼。

    冉惜玉俏脸通红,她有些难为情的看了江流石一眼,说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她自然信得过江流石,而且说实话,这末世之中,不知多少女孩为了一块面包,就出卖自己的身体,在这个世道下,女孩的身体,又算得了什么。

    冉惜玉很看重自己的身体,可是这又如何?在那个黑市,她还不是被人关在笼子里当宠物一样出售?如果不是江流石,她的贞洁早没了,而且也许现在已经过上了生不如死的日子了。

    所以在江流石面前,冉惜玉不会刻意做作,她虽然保持着女孩的矜持,但也懂得摆正自己的位置。

    “嘻嘻,那冉姐姐是哪个意思啊,是觉得其实看了也没关系的意思?”

    江竹影简直是唯恐天下不乱的小妖精,她抓住了冉惜玉话语中的漏洞,把冉惜玉弄得连耳后根都红了。

    她都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其实……冉惜玉也清楚,现在早就不是什么法制社会了,一个强权社会,近乎古代的罗马时代,说句不好听的,救下一个人来,都可以将这人视为私有财产了。

    如果说,之前她跟江流石之间,还是一场交易,可是现在,江流石寻找矿用卡车计划“失败”,还引动了一个水怪,差点殒命,这就更让冉惜玉觉得欠江流石的了,她现在吃喝住都是江流石的,命也是江流石救得,都觉得快还不清了。

    她正要说点什么,可却突然心中一动,她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喃喃的说道:“我好像……觉得自己不太一样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