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晚,冉惜玉只是喝了两罐啤酒,但是喝完了却格外的晕。

    这让冉惜玉觉得有点奇怪,她在末世之前,参加宴会的时候也会喝红酒,虽然不胜酒力,但喝下几杯红酒还是可以的,绝对不至于说沾酒就醉。

    可今天,两罐啤酒而已,她却觉得头很沉,听周围江流石说话的声音,易拉罐碰撞的声音,她不知为何都觉得有点遥远。

    在饮酒方面,冉惜玉历来很克制,毕竟是女孩子,哪怕她一直出入上流社会,但有些富家公子哥乱起来,那可是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的。

    冉惜玉几乎没有醉过酒,可是今天,她却觉得自己醉了。

    这实在莫名其妙。

    不过还好,冉惜玉清楚,现在她虽然在外面,但所处的环境还算安全,她睡的中巴车上,也就是江流石一个男人,而且说句不好听的,江流石要是真想对她有什么想法,哪里用趁着酒劲。

    她放下了啤酒罐,想吃点变异兽肉解解酒。

    江竹影炒的变异兽肉实在是很好吃,她吃的有点多,可是还是晕。

    篝火中,冉惜玉的脸蛋被火光映得通红,别有一番动人的美。

    冉惜玉觉得有点撑不住了,但良好的教育所培养出的礼貌,让她还是撑到了这一次聚餐结束。

    临睡的时候,她迷迷糊糊的上了车,躺在温暖的地铺中,借着月光,她隐约看到了对面那个男人年轻的脸。

    很干净的脸,近在咫尺,有些学生的书卷气,但在黑夜中,又棱角分明,有种说不出的味道。

    很难想象,这个男人开着一辆车,提着一支枪,近乎单枪匹马的横扫黑市,将白斩山和白平海的势力连根拔起。

    想想那天他持枪射击的背影,冉惜玉沉沉的睡了过去。

    混合着淡淡的酒气,鼻翼间似乎还有一股若有若无的男性气息,似乎有种别样的感觉……

    冉惜玉睡了,她嘴角泛起一个微微的弧度,似乎在微笑,她在,也不知道她梦到了什么,可是半夜的时候,江流石一个翻身,手不小心碰到了冉惜玉的脸。

    非常轻柔的触感,但是……很烫,非常烫。

    江流石迷迷糊糊的醒过来,下意识的摸了一把,冉惜玉的皮肤非常细腻,像是锦缎一样,摸上去非常舒服,只是这个时候,江流石可顾不上手心的旖旎,他直接坐起来了。

    我去,怎么这么烫???

    江流石一下子打开灯,这才看到,冉惜玉额头都是香汗,她已经在睡梦中扯掉了被子,连她穿的衬衣,扣子也开了几颗,露出了领口大片的肌肤,白皙中透着红润,甚至隐隐看到凸起的曲线蔓延下去,延伸到她的胸部……

    那胸口微微的汗渍,实在惹人遐想。

    “发烧了??!不过这也太烧了?!?br />
    江流石吞了一口口水,伸手去试冉惜玉的体温,这至少四十几度吧!

    在末世前,江流石也搜集了一些药品,特别是抗生素之类的救命药,还是有不少的,可是他也没准备温度计啊,只能勉强估计冉惜玉的体温,一般人烧成这样,恐怕都要烧坏脑子了。

    “怎么了?”

    影一下子从沙发上起来,几乎瞬间就从睡眠状态下完全清醒了。

    接着江竹影也推门出来,她穿着卡通睡衣,揉着惺忪的睡眼,“哥,怎么啦?!?br />
    “冉惜玉发烧了,去冰箱弄点冰来,用毛巾冷敷一下吧,这么烧下去不是办法?!?br />
    “???发烧?”

    江竹影一下子也清醒了,她急忙试了试冉惜玉的额头,乖乖的不得了,简直烫手??!

    在末世中生病可是很危险的,没有医生,没有充足的药物,加上各种恶劣的条件,很多人一个感冒就一病不起,直接就死了。

    “热……”

    就在这时,冉惜玉艰难的吐出这个字来,一只手下意识的扯了扯衣服,她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打湿。

    现在这季节,中海也有点冷,冉惜玉衬衣里面还穿了一层保暖的中衣,热量得不到散发,自然更热。

    “这么烫,少说四十几度,好像高烧到四十一二度就有生命危险了啊,拖久了,器官都会烧坏?!?br />
    江竹影喃喃自语着,这时候,影已经送来了冰敷毛巾,不过中巴车上的小冰箱,才有多少点冰,这一条毛巾放在冉惜玉额头上,很快就暖了。

    “脱了吧,都快出人命了还穿这么多!鸡蛋都能给捂熟了!”

    江竹影说着直接动手就去扯冉惜玉的衬衣,这衣服都湿了,全是汗黏在身上,这种被汗湿透的衣服感冒的人穿着很容易加重病情,好人穿都可能感冒呢,何况是病人。

    反正都是女孩,江竹影也不在乎,脱起来冉惜玉的衣服来非常的麻利,至于江流石嘛,那是自己的哥哥,看两眼又不会少块肉。

    这时候,江流石刚接了一杯温水,准备给冉惜玉喂点感冒药,抗生素之类的,突然就看到江竹影在脱冉惜玉的衣服。

    “呃……”

    江流石想说点啥,终究还是咽回了肚子里。

    都这时候了,还伪装个啥啊,每天跟两个美女在一个车上,江流石说没有点冲动是不可能的,何况现在也是为冉惜玉的病情不是。

    江流石这样做着心理安慰,一双眼睛一时间不知道往哪里放了。

    江竹影脱起衣服来可真是不客气,衬衣脱完了脱中衣,中衣脱完了脱长裤。

    冉惜玉的双腿,又长又细,这一下子脱下来,水嫩嫩的一片,闪得江流石有点晕。

    现在的冉惜玉,只剩内衣了啊。

    浅蓝色的内衣,文胸和**都是一套,做工十分精致,显然价格不菲。

    至于冉惜玉的身材,虽然没有影那么丰满,但她的肌肤却白皙得像瓷一样,有江南女孩特有的那种温婉,让人遐想无限。

    江竹影扯过一条毛巾来,给冉惜玉擦汗。

    全身是汗的情况下,病情是很容易加重,必须擦干,否则被子都不能盖了。

    看到妹妹给一个美女擦汗,场景实在有点香艳。

    “咳咳,我在看什么,冉惜玉都病了,我还胡思乱想这些,太缺德了?!?br />
    江流石赶紧把这些念头给甩开,趁人之危本来就不好,何况还是这种情况下。

    江流石的这点小动作,一下子落在了江竹影的眼里,江竹影噗嗤一声笑了,“哥,你看就看呗,还偷偷摸摸的?!?br />
    被江竹影一语戳破,江流石无语了,“死丫头说什么呢,治病要紧,别开玩笑了?!?br />
    “切!”江竹影不屑的撇撇嘴,翻过冉惜玉的身子来,开始擦后背,她头也不抬的对江流石说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电脑的隐藏文件夹里都是些什么,别以为我不懂?!?br />
    江竹影这一句话说出来,江流石差点一头栽地上,卧槽,你翻我电脑?

    这话江流石愣是没底气说出来,江竹影却已经解释道:“我可不是故意的,打开你播放器不小心看到最近播放列表了……”

    江竹影说着,对江流石邪恶的笑了笑,露出一对尖尖的小虎牙,这个时候给江竹影按上一对小翅膀,还有一条小尾巴,活脱脱的一个小恶魔。

    江流石已经不想跟江竹影说了,再说他的老底都被揭出来了,当哥哥的威严何在?

    还好影是自己绝对忠心的基地车管家,对这些没有任何感觉,要不然江流石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江流石赶紧把药给冉惜玉喂了,可刚喂完了,江竹影似乎是有意逗江流石,她擦干冉惜玉身上的汗之后,把被子拉过来盖在冉惜玉身上,接着她两只小魔手伸进去不知道掏什么,一会儿,她把一支湿漉漉的浅蓝色文胸给扯了出来。

    然后,江竹影又用毛巾在擦冉惜玉的胸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