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开始之前,各国得到消息,就开始一方面稳定局势,一方面为末世到来做准备,建立安全岛。

    中海安全岛,正是其中一个。

    沈涛知道,像江流石这样实力很强的幸存者小队,肯定是听说过中海安全岛的。

    军方虽然撤离了,但在城市边缘也保留了像是卫星城这样的基地,江流石他们能得到枪和弹药,不可能没和军方接触过。

    事实上,在听到沈涛自报家门后,张海和孙坤就已经露出了一丝古怪的神情。

    他们都是最平凡不过的普通人,对于军方建立安全岛,保存那些精英这种事,内心是非常不爽的。即便他们也知道,国家在那种情况下不可能做到保存所有人,甚至就连那些被聚集起来的精英,也并不是完全安全,军队内部也会出现变异,一个细节没处理好,一支队伍全灭都正常。

    但知道这些,不代表他们就能接受了,任谁都不想成为被人放弃的对象。

    而他们眼前这些人,沈涛等人是军人,这张老教授和他的孙女,就是被?;て鹄吹木⒘?。

    虽然没说什么,但张海和孙坤的表情明显就冷淡了下来。

    江流石也露出了一丝若有所思的神色,他想到了一个人……李雨欣。

    他能将基地车成功改装出来,李雨欣也帮了一些忙,而且在逃命的紧要关头,李雨欣还不忘打电话警告他,告诉他逃生方向,这一点也让江流石觉得她很善良。

    当时李雨欣去的就是中海安全岛,不知道她怎么样了,当时,有没有变异……

    江流石等人的反应落在沈涛眼中,一看张海和孙坤,他当然知道这些幸存者是怎么想的。那张老教授也看出来了,至于他孙女张嘉莹,毕竟年龄太小,她却是一脸不太明白的样子,不知道气氛怎么一下子就冷下来了。

    “各位,我和我的战友,我们只是军人,也是普通人。末世刚爆发的时候,我们被安排到一座收费站路口接应逃出来的幸存者,当时,我们被告知身边的战友,甚至我们自己都有可能变成怪物,一旦出现这种情况,立刻就要击毙,那时候大家谁都不信??墒峭蝗坏?,所有人都晕倒了,等到醒来的时候,我身边的两名军官都变成了怪物……”

    “最后,我们总共五百名官兵,还剩下七十二人。所有人都是懵的,心里是慌的,我们也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也担心我们的亲人,但我们还有任务要执行。我们在路口坚守,让幸存者通过路口和后面的部队汇合,直到丧尸大量涌来,才开始后撤。这期间,又死了三十六人。最后,我们活着到达安全岛的,一共有二十七人,其余人都因为末世刚刚到来,还不能适应末世的残酷,被突然扑出来的丧尸给轻易地杀死了?!?br />
    “而我们护送的幸存者,无一人死亡?!?br />
    沈涛忽然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张嘉莹疑惑地看着他,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跟江流石他们说这些。不过听到沈涛语气淡淡地说出那些数字,张嘉莹精致的小鼻头顿时又有些酸,眼圈红红地点头说道:“沈队长他们真的很了不起,这次为了护送我和爷爷去中海安全岛,有十几名战士哥哥都牺牲了……”

    那名张老教授沉默了一下,也说道:“我一个老头子,一点也不觉得我比别人特殊。如果有用得上我的地方,我拼了这把老骨头,也会去做。唉,就是做的这些事,也比不上十几条人命啊……”

    张海和孙坤神色变得有些复杂,他们摇了摇头,不再说话,自顾自地解剖变异蟒蛇去了。

    “你们是从哪里过来的?”江流石沉吟了一下,问道。

    “我和嘉莹在灾难之后,就一直躲着,后来通过无线电和军方联系上了。然后中海安全岛那边就派了沈队长他们,过来接我们去安全岛?!闭爬辖淌谒档?。

    “张老教授他们本来也被接到了一个地方,但是末世到来后,负责?;に堑男《尤鹆?,还好张老教授他们很幸运,找了个封闭的环境躲起来了?!鄙蛱渭虻サ亟馐偷?,但没有多说。

    “那是挺幸运的?!苯魇懔说阃?,看来这种事发生的不少,冉惜玉本来也是可以去到中海安全岛了,但同样发生了意外。

    末世就是这么残酷,哪怕是被提前?;て鹄吹木?,也要看运气才能活着到达中海安全岛。

    “不过这运气到这儿就用光了?!鄙蛱温冻隽艘凰靠嘈?,“不瞒你说,以我们现在的弹药和人手,是没办法到中海安全岛了。所以……”

    “所以你问我对中海安全岛感不感兴趣?”江流石接过了他的话。

    沈涛笑了笑,没有否认。

    他的确是想让江流石他们护送,他们现在只有四个人,准确地说,只有三个人……

    队伍里的一个弟兄在刚刚变异蟒蛇拖走另一个人的时候,手臂也被变异蟒蛇的尖牙擦伤了。

    变异蟒蛇的唾液本身也是蕴含毒素的,他的胳膊现在已经开始红肿,伤口更是变得发黑发臭。

    他说到这里的时候,那名受了伤的战士正从卡车上走下来。

    这战士看上去比江流石还要小上一些,大约就十**岁的样子,有些圆圆的脸上还带着稚嫩,他的嘴唇已经变得乌黑发紫了,手臂上不停往下淌着发黑的鲜血。

    这士兵下车后,朝着沈涛他们这边招了招手,嘴巴咧开,露出了一丝看上去有些憨憨的笑容。

    “是彪子哥?!闭偶斡ㄋ底啪鸵?,似乎小姑娘跟这个比她大不了几岁的哥哥关系很好。

    可是彪子却憨笑着对张嘉莹摇了摇手:“小嘉莹,彪子哥做点事,你别跟过来了?!?br />
    彪子这样说着,张嘉莹愣了一下,迈出去的小脚也顿住了。

    “队长,我出去溜几圈,你们先聊着?!?br />
    彪子提着一个包裹,对沈涛挥了挥手,沈涛嘴唇动了动,他想开口说些什么,终究一句话也没说出来。

    他就这样看着彪子转身,慢慢地走到了旁边的一间店铺内。

    看着彪子哥的背影,张嘉莹不知怎么的,突然觉得鼻子一酸,大眼睛里已经噙满了泪水,她懵懵懂懂的,但也隐约地察觉到了什么。

    “嘉莹,让你彪子哥一个人待一会儿吧?!闭爬辖淌谝驳蜕档?。

    沈涛沉默着,他下意识地去兜里掏烟,可是却只掏到了一枚火机,沈涛苦笑一声,是啊,好多天没烟了啊。

    卡车上的那名士兵也下来了,站在车旁,他情不自禁的握紧了手中的钢枪,指节因为用力而微微发白。

    那名跑去搜索的士兵也停了下来,站在那些丧尸的尸体中间,望着彪子进去的那间店铺。

    仅仅过了几秒钟。

    噗通!

    店里传来一声轻响,似乎是桌子被撞翻的声音,沈涛沉默着,默默地向店里走去。

    张嘉莹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然后又用双手捂住了嘴巴。

    江流石叹了一口气,也提着枪从车上下来,跟了上去。

    门开了,彪子躺在血泊之中,他的胸口,插了一把三棱军刺,鲜血汩汩的往外流,枪就在他身边,但他没用子弹,他们的子弹已经不多了。

    沈涛没说话,他拿起彪子随身带着的包裹,里面也没什么东西,就是一个空空的皮夹子,打开里面,有两张照片,一张是彪子的全家福,相片上一对中年夫妇,笑得很慈祥。

    而另一张则是一个姑娘,姑娘穿着朴素,一头清汤挂面的黑发扎成了一个大辫子,一看就是村里的姑娘……

    那一刻,江流石也觉得心里发酸。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在和平的年代,人死了,还有亲人朋友,将你的故事小心珍藏着,可是在这个崩坏的世界,人死了,亲人也死了,那这些故事,还有谁去为你珍藏?

    太阳西沉,残阳如血,江流石默默看着沈涛三人将另外一具被搜寻出来的战友残尸也送进了店铺中,沈涛将照片放在彪子的贴身口袋里,然后将店铺的门堵死了。

    一把火烧起来,店铺在烈火中熊熊燃烧。

    火光映着沈涛铁铸一般的脸庞,这个铮铮铁骨的汉子,现在眼眶却湿了。

    在沈涛身后,几个兄弟将彪子的军帽取了下来,放在了熊熊燃烧的烈火之前,那挂着麦穗的军徽,这一刻因为火光,似乎格外闪亮。

    沈涛从腰间取出了一壶清水。

    “兄弟,大哥知道你平时爱喝两口,这世道艰难,哥几个也没酒了,撒上一壶水,就当为你送行了?!?br />
    一行清水,洒落在地上。地面的鲜血被冲起,混合在水流中缓缓浸染开。

    “没条件让你们入土为安了。今日,就以军徽为碑,以战场为冢,虽无烈酒,清水送行,愿你们生为人杰,死为鬼雄?!?br />
    “兄弟,走好!”

    夕阳下,熊熊烈火之前,三名军人站在满地的尸体前,站在这店铺前,对着一顶挂在店门上的小小军帽,啪的一声站直了身体,齐刷刷地行了个军礼。

    江流石默默的看着这一幕。

    这或许就是末世战士的归宿。

    (这一章,小熊反复写了很久。我们之所以看不见黑暗,是因为有人正竭尽全力,把黑暗挡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向军人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