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星种的介绍,江流石明白,所谓血族血脉,其实跟电影中的血族完全不一样,只是表现出来的能力,有些近似。

    说白了就是更强的血液循环系统,让血液中的细胞变异,有更强的携带氧气、养分、能量的能力。

    血液循环强大了,连消化能力都会跟着增强,这样的话,可以吃下更多的变异兽肉,或者进化结晶,日后也能以更快速度变强。

    “如果我激活血族血脉,不但生存能力强了,日后我实力增长也会变快,但日常消耗的进化结晶也会更多,一般人可能承受不起,但我有星种,其实不是问题?!?br />
    江流石盘算着血族血脉的优缺点,当然,这一切都要有了二级变异晶核再说。

    至于现在,他手中只有一枚一级变异晶核,显得有些可怜。

    “还是用它配置一管敏捷系的基因进化液再说吧?!?br />
    江流石这样想着,把变异晶核丢给了生物实验室,自己现在神经反应够快,可是速度跟不上,达到常人三倍的敏捷,算是给他雪中送炭了。

    “基因液配置中,需要时间一小时?!?br />
    转眼间,在黑市得到的变异能量和变异晶核,被江流石花了个七七八八,现在就剩下一枚变异晶核,这是江流石留下来用作改造矿用卡车的。

    现在整个团队的资源,九成五以上给了江流石,变异晶核江流石全收,武器也有相当一部分拿来换了变异晶核,其他人的消耗,也就是一些变异兽肉而已。

    虽然江流石在队伍最重要,但每一次江竹影发挥的作用也不小,江流石总要保证江竹影的成长。

    “再等几天,现在竹影还只能吃变异兽肉,变异兽肉倒是管够,就是竹影吃不了多少,真正对竹影有帮助的,应该是军方提取的进化结晶,但现在也买不到,而且这种东西也不需要买,若是基地车的能量提取实验室完成的话,那么基地车就能提取进化结晶给竹影使用……”

    江流石自言自语着,他觉得有点亏欠自己的妹妹,这些天他去哪里妹妹都跟着,而这些地方都极度危险,妹妹一直跟着自己出生入死,却也毫无怨言。

    这也让江流石愈发想要快速变强,只有他的实力足够强大了,才能反过来帮助江竹影也强大起来。

    “哥,要开始修车吗?”

    江竹影放下iPad,伸了一个懒腰,孙坤、张海,连冉惜玉都被打发下车了,加上车上有暖气,江竹影只穿了一个清凉的小吊带,这一伸懒腰,露出一截雪白的小蛮腰,别有一番少女青春洋溢的美。

    “修吧?!?br />
    江流石会心的一笑,修理基地车,需要江竹影提供的电能。

    至于仓库中的粮食和变异兽肉,江流石也不避着自己的妹妹,直接开启自动吸收功能,将粮食都吸入了储物空间。

    自从江流石提起,他的异能是机械改造之后,那基地车上发生什么不合理的事情,江竹影也都能接受了,也许哥哥有点小秘密,不过管它呢,只要哥哥强大,什么都不是问题。

    江竹影开开心心的跑到基地车的电池组旁边,开始充电修车了。给车充电,对江竹影来说也是一种训练,虽然训练的效果微乎其微。

    而黑市仓库里的粮食,也在被基地车的储物空间大批量的吸收着。

    没用十分钟的功夫,新加的10立方米储物空间也已经堆满了粮食和变异兽肉。

    接下来,基地车修好,基因进化液配置完毕,防弹玻璃升级完成,战场也打扫干净了,所有散落的枪支弹药,都被孙坤、张海给收集起来了,连地上被打穿了孔的防弹盾牌,尸体上的防弹衣,也被孙坤张海不客气的扒了下来,反正跟人交易的时候,在这个世道下,也没有人会管你防弹衣是谁穿过的,上面有洞的大不了便宜点了。

    一切整理完毕,整装待发!

    于是,江流石小队稍作休息,在黄昏时分,一辆中巴车,一辆冰柜车,还有一辆居中的SUV,驶离了黑市。

    车辆开出二三十公里后,天已经茫茫黑了,车队停在一片荒野中休息,车队烧了热腾腾的变异兽肉汤,配合烤肉、风干蔬菜,还有新做的喷香米饭,这是一顿十分丰盛的晚餐了,尤其在这有些寒冷的夜里,喝一碗变异兽肉汤,那真是舒服到身上每一个毛孔了,这实在是激战之后最好的放松,当然,如果再能洗个热水澡的话……那更是完美。

    不过,这待遇也就是影、江流石和江竹影才能享受,至于孙坤和张海,他们两个从这末世开始就没咋洗澡了,身上的灰都能搓下来大半斤了,江流石可不想自己的浴室被这两个五大三粗的大老爷们给洗成染缸。

    倒是冉惜玉,她在看到江竹影头发湿漉漉的从浴室中出来,头上还冒着热气的时候,着实羡慕坏了。

    她怎么都没想到,这都末世了,还能洗热水澡,用电能来烧水洗澡,大概也就是在这辆豪华房车上会这么奢侈了。

    女孩子,尤其是冉惜玉这么爱干净的女孩子,自然忍受不了她身上脏兮兮的,可是让她开口,她又有点不好意思,毕竟是人家的浴室。在犹豫了许久后,她终于红着脸对江流石说道:“江哥……我能不能……用一下你的浴室?”

    她很担心被拒绝,手指使劲捏着裙角,一双眼睛期冀地看着江流石。

    “哦!没问题?!?br />
    江流石随口说道,冉惜玉这才进了浴室,小心翼翼的关上门,脱掉衣服。

    打开水龙头,热水哗哗的往外流,这浴室,竟然还有一个坐式小浴缸。氤氲的热气飘上来,蒸腾着脸庞,冉惜玉竟是有了一种久违的幸福感。

    很多时候,幸福就是这么简单,饿的时候有饭吃,脏的时候有澡冲,在末世之前,那个纸醉金迷的世界,人们有着太多的**、追求,虽然物质充足,但过得并不见得幸福,而现在,来到这个物资匮乏的末世,冉惜玉第一次觉得,也许这个世道,有时候也不是那么糟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