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跳上基地车,把车门一关,那触目惊心的钢柱,还插在基地车的前挡风玻璃上,影直接一个干净利落的侧踢,正踢在钢柱的末端。

    “铛!”

    一声金属被撞击的爆响,几百公斤重的铁柱,直接被影踢飞出去,重重的撞在混凝土墙上,撞得混凝土墙都是猛地一震。

    这时候,整个黑市交易厅都已经一片狼藉,被基地车来回冲杀几次,到处都是子弹留下的弹坑,玻璃也全碎,黑市的普通人也早跑光了,摊位砸翻了不知多少,看起来简直像是经历了一场军队的洗劫一样。

    这片黑市,被江流石这样一个回马枪杀回来,基本上已经毁了。

    江流石扔掉了手中的八一杠,坐在驾驶位置上,这时,正听到星种的提示:“发现1+级异能者能量,是否吸收?”

    “吸收!”

    江流石直接确认。

    比起变异兽,人类异能者的能量强度相对弱一些。

    之前也只有血狼的能量,为江流石带来了很大的增益,而至于“宇哥”所拥有的能量,连小半颗变异晶核都不如,至于实力更差,甚至比普通人都强不了多少的杨青青,那就几乎忽略了。

    现在江流石一连击杀两个实力不弱于血狼的异能者,得到的能量自然也更多。

    白斩山被炸成了碎肉,尸骨无存,他所拥有的变异能量已经逸散了大半,没有多少保留下来。

    而白平海就不同了,他只是被一枪贯穿胸膛而死,他的能量被完整保存。

    星种直接开始吸收白平海死后逸散出的变异能量。

    在星种吸收变异能量的时候,江流石直接发动了车子,他开着基地车在黑市里溜了一圈,搜寻战场,免得有些心怀不轨的人躲在黑市的某处,那自己下车就太危险了。

    这一圈搜寻下来,都没有什么人,江流石倒是看到了奄奄一息的袁胖子。

    此时袁胖子浑身是血,身体就像是一个破了的血袋,直接他被空气炮掀起的冲击波炸到,全身不知骨折了多少次,可现在,他竟然还吊着一口气。

    看到江流石的基地车徐徐开来,袁胖子满眼的绝望与恐惧,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一次来黑市购买物资,等待他的竟然是这样的下场,一个学生模样的年轻人,开着一辆车,横扫了黑市,强大如白氏兄弟,都被他赶尽杀绝!

    “你……你……”

    袁胖子全身颤抖着,眼泪都流出来了。

    江流石冷漠的看了袁胖子一眼,推开了车门。

    他在袁胖子身上一阵摸索,从他上衣内兜里逃出来一颗染着血的变异晶核。

    “救……救我……变异晶核给你……我车上的兽肉也给你……”袁胖子徒劳的伸出手,他怕死,人类对死亡的恐惧,来自于生命的本能,尤其袁胖子刚刚过上像个人样的日子。

    是的,末世对大多数人而言,是地狱,可对袁胖子来说,却是作威作福的天堂。

    哪怕末世断水、断电、断网、断粮,而且时刻冒着生命危险,但很多时候,人只要只要能把他周围的人踩在脚下,那他就会觉得自己的人生得到了满足。

    刚刚满足了自己的人生,袁胖子又怎么想死?

    袁胖子拼命的想抓住江流石的裤脚,他眼泪口水横流,额头全是汗珠,是痛的,也是吓的。

    “变异兽肉和变异晶核本来就是我的,不需要你给?!苯魇掌鸨湟炀Ш?,默默的举枪,“你伤太重,活不了,与其痛苦的死去,不如我送你一程?!?br />
    受了这样的伤,在末世之前,及时送到医院都未必能治好,何况是现在,连抗生素都没有,被匕首捅在大腿上,都可能感染而死。

    如果袁胖子不是异能者,早就断气了。

    “不……不……”

    袁胖子徒劳的喊着,然而江流石已经扣下扳机。

    “呯!”

    一声枪响,一个充满堕落、肮脏和**的灵魂,就这样被枪声超度。

    而在这片末世之中,这样的灵魂不知道有千千万。

    “发现1级异能者能量,是否吸收?”

    “吸收!”

    江流石淡淡的点头,环境会很快改变一个人,江流石自己,也在被环境快速的改变着。

    比起末世刚开始的那几天,现在的江流石更能平静的面对鲜血。

    他现在在考虑着,自己拥有的财富,还有基地车需要进化的方向。

    这一次来黑市,江流石可以说是大发横财,真是马无夜草不肥,人无横财不富,干什么都没有抢劫来得快。

    江流石又上了基地车,张海和孙坤,已经被江流石打发走,去料理冰柜车和SUV了。

    江流石驾驶着基地车,开到了一座仓库的大门前,江流石一踩油门,基地车前脸狰狞的撞角,直接把大门给撞开了,铁皮被撕裂,钢锁完全扭曲。

    在这仓库之后,存放了大量的粮食。

    面粉、大米、风干蔬菜、食用油、花生,还有大量塑封副食品等等。

    在末世之前,岚县黑市就是一片农贸品交易市场,这也是末世来临后,白斩山能迅速以农贸市场为根基,建立起黑市的原因。

    原本农贸市场中,有大量粮食和农产品,那些从周围赶来的幸存者小队,想着来农贸市场搜寻点粮食吃的人,来到农贸市场后便傻眼了,他们发现这里的物资被白斩山一个人全都霸占了。

    他们斗不过白斩山,出手对付的人早就被白斩山折磨死后,挂在黑市门口了。

    而那些不主动出手的,白斩山并没有对他们杀人越货,而是跟他们做交易,这也算白斩山高明的地方,一昧的抢劫很容易引起众怒,最后阴沟里翻船。

    而发展黑市交易,却可以以黑市为根基,慢慢的建立起一个属于自己的势力范围,日后甚至可以建国。

    然而现在,这些粮食物资,却都归了江流石了。

    “这么多粮食!”

    冉惜玉看到这一仓库的粮食,眼皮轻轻的跳了跳,末世之中,这么一大笔物资意味着什么,冉惜玉再清楚不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