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平海的异能,是金属硬化肉身,跟白斩山一样,白平海也是变身系的异能,金属化肉身,可以给白平海带来超强的力量和防御力,这防御力足以抵挡匕首,但是面对能穿透8-9毫米钢板的步枪、机枪子弹,白平海目前的半金属硬化肉身也是没用,一枪就打穿了!

    或许日后,随着他异能等级的增长,白平海将不畏惧子弹,但那需要他在今天活下来!

    生死一线,白平海爆发出了远超平时的潜能,距离基地车十七八米的距离,白平海抱着五六百公斤的钢柱,却是刹那便冲到眼前。

    而此时,江流石刚刚在基地车后方杀死了白斩山,他的枪口,刚刚调转到作战室的前方。

    这短短一两秒钟的攻击间隔,让白平海把握住了!

    他深知,这白斩山用生命创造的时间差,是他反败为胜的唯一机会!

    “死!”

    白平海一声爆吼,身体直跃而起!

    江流石刚要瞄准扣动扳机,而这时,白平海已经在基地车的正前方,他躲在了基地车本身的掩护之下!

    江流石的枪口,虽然有360度射击角,但在基地车周围两米角度内,却也是他射击的死角,因为子弹会被基地车本身给挡住。

    “影!小心!”

    江流石一声大喊,他话音未落,白平海已经发动了他倾注全身力量的一击!

    蓄力时间长达数秒钟的空气炮,这时候自然毫无用处,基地车的撞角,也被白平海一跃而过!

    白平海的身体,像是大鸟一样展开,脊柱如弓一般向后弯起,以腿带腰,手臂发力!

    钢柱的巨大冲击力,配合白平海本身的力量爆发!结结实实的一钢柱,砸在了挡风玻璃上!

    “轰!”

    基地车挡风玻璃巨震,时间仿佛瞬间被定格了,防弹玻璃之上,原本被子弹打成碎渣的无数玻璃片向天空中飞射,反射着星星点点的光芒,如同水面上溅起的万千水珠!

    防弹玻璃,毕竟不是坦克装甲,它由多层玻璃组合而成,虽然能挡住子弹,但每一发子弹还是会打碎一到两层玻璃,持续的枪弹射击,会把防弹玻璃越打越薄,而现在,白平海的全力一击,那高速飞出的钢柱,远不是子弹能比的!

    “蓬!”

    大量的玻璃碎雨,被砸进了基地车内部,白平海的这一钢柱,将挡风玻璃砸穿了!

    在基地车内,冉惜玉脸色苍白,孙坤和张海,同时拉起了枪栓!而影已经从驾驶座位上一跃而起。

    “轰!”

    钢柱重重的撞击在驾驶座椅上,将驾驶座椅几乎洞穿!

    这也就是影,可以完全凭借对星种的传令,让星种眨眼间收起安全带,这才让她得以一跃而起,换了任何一个人来,都会被安全带困住,而后被钉在驾驶座椅上。

    “都给我死!”

    看到一击得手,终于打穿了这该死的防弹玻璃,白平海抓着钢柱猛地一撬,又是大块的防弹玻璃破碎开来!

    他是要冲入基地车!

    而这时候,江竹影眼疾手快,她冲到驾驶座前,一把抓住了钢柱!

    “滋滋滋!”

    一千伏特的电流,在钢柱上泛起炫目的蓝光,强大的电流冲入白平海的身体,白平海惨哼一声,手中的钢柱险些脱落。

    他金属化的身体,可以防刀,甚至防小威力的六四手枪子弹,但要防江竹影的电击?更小的电阻率,反而会让电击伤害加倍!

    噼里啪啦!

    蓝色的电流爬满白平海全身,他头发竖起,衣服燃烧,但是他竟然死抓着钢柱。

    “滚!”

    白平海猛地一推钢柱,江竹影心中一惊,缩手不及,一只小手直接被顶得剧痛,腕关节几乎脱臼!

    白平海的攻击力太可怕,无怪他能进入岚县武警基地,成为该基地的重要人员。

    可是这时,江竹影却并没有退开,她换了另一只手,依旧抓住了手中钢柱!

    啪啪啪??!

    电流激荡,江竹影倾尽全力放出电流,电得白平海全身麻痹!

    几乎同时,基地车的门打开,影一个翻身,直接冲下了车,她的脚根本就没有落地,一手抓住后视镜的金属支架,身体一荡到了基地车前,手中的三棱军刺,直刺白平海的脖子。

    “啊啊?。?!”

    白平??窠凶?,他此时全身焦黑,衣服都在燃烧,他看到影冲来,却是不理影的三棱军刺,一拳轰向了影的胸口。

    这一拳轰实,绝对要打得人骨断筋折,白平海深知这时候他已经是山穷水尽,完全是以命搏命的打法。

    “影,让开!”

    就在这时,影的脑海中响起一声厉喝。

    影想也不想,抓着后视镜支架的手猛一用力,她的身体迅速缩回,与此同时,她手中的三棱军刺被她狠狠的甩出。

    “嗖!”

    三棱军刺狠狠的刺向白平海的咽喉,而与此同时……

    “呯!”

    一声枪响,一枚子弹后后发先至,子弹沿着基地车挡风玻璃被铁管戳穿后的狭小裂缝飞过去,一枪正中白平海的胸口!

    白平海的身体像是被大锤击中,他惨哼一声,身体直接向后摔了出去!

    足以能一枪贯穿三人的一发子弹,竟然没能从白平海身后穿出去,可是子弹在白平海体内随意翻滚,已经将白平海的内脏绞得一塌糊涂。

    子弹穿体而过,反而伤得轻一些,没有穿过留在身体中,那却更惨了。

    白平海胸口中枪,脖子上又被一根三棱军刺斜插而入,颈动脉血流如注!

    白平海眼神涣散,他看着那辆已经被打碎了前挡风玻璃的基地车,还有车上手持八一杠的江流石,嘴角露出惨笑。

    他的实力是强,可是在电流的麻痹下,他的肌肉都僵硬了,结果就是被江流石和影联手秒杀!

    白平海死了。

    江流石长出一口气,这一战,对他的精神力也消耗极大。

    “影,上车!”

    江流石开口说道,在车下毕竟太危险,虽然交易厅的大多数人都跑了,但保不准有谁还躲在角落里放冷枪。

    江流石越来越感觉,他有必要加强自身的体能了,否则他只能躲在车上开枪,而一旦车出了问题,江流石就会被置身于极为危险的境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