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量晶提取实验室?”

    江流石心中一动,现在基地车的进化方向并没有完全呈现出来,许多功能,都等待慢慢解锁。

    这能量晶提取实验室,确实让江流石心动。

    他之前的食物都是变异兽肉,江流石在进化脑域之前,一顿饭吃一斤肉就了不得了。

    进化之后,也就是几斤的量,吃这么点变异兽肉,提供的能量想用来改造身体,确实捉襟见肘。

    如果有能量晶的话……

    江流石毫不怀疑,这玩意儿一旦提取出来,就是末世中最顶级的奢侈品,它将作为大额货币使用,比起变异兽肉又方便存储,又方便携带。

    江流石脑海中电光石火的划过这些念头,而他的感官,却也始终警惕着四周,丝毫没有松懈。

    这时白平海又道:“怎么样?心动了吗?不瞒你说,进化结晶目前还处于实验阶段,但武警部队跟军方保持着无线电通信,武警部队支部现在的负责人,在军方有背景,如果你愿意做交易,用武器和晶核,未必不能换几颗进化结晶来,提升你的个人实力?!?br />
    白平海充满诱惑的说道,而这时,冉惜玉却眉头微蹙,她突然说道:“江哥,他在撒谎?!?br />
    “哦?”江流石笑了,他知道冉惜玉有精神类的异能,可以模糊的猜出对方的心理,不过现在,根本不用冉惜玉提醒,江流石就已经知道,白平海在欺骗他,为的,只是拖延时间而已。

    江流石不紧不慢的松开了95式机枪,他在听白平海说话的时候,他超强的脑域,让他可以对周围的一切了如指掌,而身处作战室中,江流石也拥有360度视野,让他不会遗漏任何一个死角。

    他清楚的看到,在交易厅的一个角落里,也是基地车的后方,即便是后视镜都难以看到的地方,这里有一个雄壮的男子,他提着一个袋子,悄无声息的从袋子中拿出一串手雷。

    是白斩山!

    他已经变身成熊人的形态,他这些手雷捆绑在一起,手雷的拉环可以一起拉开。

    熊人状态下的白斩山,完全就是一个人形炮台,他可以轻松将手雷砸在基地车上!

    这么多手雷如果一起爆炸,即便是基地车也难以承受,也许装甲不会被炸破,但绝对会被炸翻!

    在这里一旦翻车,后果不堪设想。

    这应该是白斩山和白平海的最后一搏,他们两人一个吸引目标,一个背后偷袭,然而江流石又怎么会让他们如愿?

    江流石把95式机枪留在基地车的前方,又取了一支八一杠,从表面看,江流石并没有调转枪口,而实际上,江流石的全部精力,已经转移到车的后方。

    他手指搭在扳机上,却并没有着急架枪,因为他知道,以异能者的敏锐感知,他们能察觉到将死的危险,一旦被枪口指着,他们就会有所感觉。

    他只是等待着,看着白斩山将手指放在一捆手雷的拉环上。

    这一刻,江流石的嘴角泛起一丝冷笑。

    “朋友,只要你放过我们,这交易日后就可以进行,你现在就算杀了我们,你也得不到什么好处……”

    白平?;乖谖魇淖⒁饬?,而就在这时,白斩山已经一下子拉开了所有手雷的拉环,他狞笑着,将这一把手雷抓在手中,脸上满是狰狞和疯狂的笑容。

    “死吧,小子!”

    白斩山在心中低吼,而就在这时,一股莫名的?;杏可闲耐?!

    在白斩山拉开手雷拉环的一瞬间,已经全神贯注的江流石立刻举枪,瞄准和扣动扳机几乎同时进行。

    “呯!呯!呯!”

    枪响!

    一次射击,便是几发子弹连射而出,根本不给白斩山任何机会。

    白斩山就算能提前感受到危险,然而他要做出闪避动作,却需要时间!

    步枪子弹在近距离下何其恐怖,全力闪避都未必能闪开,又怎么会给白斩山机会扔出手雷!

    “??!”

    白斩山一声惨叫,八一步枪的子弹,直接打穿了白斩山的左肩!他到底完成了闪避,否则江流石这一枪,是瞄准白斩山的心脏的。

    “蓬!”

    鲜血飞溅,子弹穿透白斩山的身体,带出大蓬的血雨!

    这也就是白斩山熊人的身体,要是普通人,这一枪就能把左胳膊整条撕下来!

    然而就算白斩山肉身强度再强,也不可能在被八一杠打中一枪之后,还保持战斗力。

    剧痛带来的瞬间肌肉痉挛,让白斩山全身无力,直接倒地。

    “咚??!”

    手雷袋子也掉在了地上,七八颗手雷捆在一起,并且拉开了拉环!

    白斩山双目血红,表情扭曲,他眼睁睁的看着手雷落在他脸庞近在咫尺的地方。

    而现在,他身体中弹,根本无法将手雷扔出了!

    那一刹那,白斩山感觉这个世界都慢了下来,时间和声音都远去了,他疯狂的挣扎着,想要抓住手雷袋,将它扔出。

    然而死神已经伸出祂的镰刀。

    “轰!”

    捆绑手雷一起爆炸,恐怖的火舌喷吐而出,冲击波瞬间遍布整个交易厅!

    即便是身处基地车中的江流石,也感觉车子猛地一震,这也幸亏是车尾承受冲击波,要是侧面承受,几乎要被冲倒!

    至于白斩山,他哼都没哼一声,直接被炸成了碎片,尸骨无存。

    如此大威力的爆炸,别说是血肉之躯,就算是一辆坦克,也要趴窝!

    “大哥!”

    看到白斩山一下子被爆炸的火光吞噬,白平海的眼睛中满是血丝??!

    对一个立志成为枭雄的人而言,目睹自己哥哥的死,白平海谈不上痛不欲生,可是在此时此景下,白斩山的死,却意味着白平海距离死神也更近了一分!

    “小畜生,我草你@妈!”

    白平??窠幸簧?,趁着江流石的枪口转向后方的同时,他猛然从掩体后方跳出来,向江流石的基地车狂奔而来!

    那一刻,白平海全身肌肉都泛着金属光泽,像是被铜汁浇筑了一般,而在他手中,赫然还抱着一根成人手臂粗细的钢柱!

    一根五六百公斤重的钢珠,被白平海当成了长矛。

    白平海就这样端着长矛,向基地车直冲而来!

    狂奔中的白平海,他每一步迈出,都极为沉重,踏得交易厅的地面,石屑飞溅!

    他手中的粗大钢柱,直指基地车的挡风玻璃,他要一矛冲碎挡风玻璃,将驾驶基地车的影斩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