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易厅内,一时间没有人说话了。

    先是大门被轰开,现在又是车被撞翻。

    周景偷偷摸出去,很多人都看见了,现在回过神来,所有人的第一反应都是:逃!

    不逃留着等死吗!

    几分钟前这些人可是万万没想到,在不可一世的白家兄弟地盘上,他们这么多人面对一辆中巴车,最后的结果,居然是落荒而逃!

    车没了,逃出去也只能靠两条腿,还有比这更狼狈的下场吗?

    至于出去之后遇到丧尸该怎么办,这些问题,还得等到成功逃出去后才能考虑!之后徒步面对丧尸,还有生机,但要是继续留在这儿,那真是死路一条了。

    “嘭!”

    一名小队队长率先将后面的窗户给撬开了,然后回头狠狠地骂了一句:“七神小队,操你@妈的!”

    这小队队长手下的人也被打死了好几个,损失惨烈,他不指望找江流石报仇了,而是将怒火发泄到了白斩山他们身上。

    以前他在白斩山,在七神小队面前,大气都不敢出,但现在,命都要保不住了,谁还管这些?

    看到这小队队长带着人跑了,其余的人也终于按捺不住了。

    红姐也偷偷地跟在了这些人后面,她可不敢再留在这里了。

    有江流石这个更大的威胁在,这些人已经不在意七神小队了。他们现在自身难保,难道还能对他们做什么?

    真要逼急了,大家一起死!

    白斩山表情难看地看着这一幕,在他们的车被江流石撞烂的时候,他的心脏就已经重重地沉下去了。这些小队的人跑了,也意味着他的黑市彻底完了。

    “妈的!”白斩山的眼睛都红了。这黑市,是他野心的起点,没想到短短几分钟就被人夷平。这种切身之痛,让他恨不得现在就冲出去,将那辆中巴车打爆。

    这时白斩山一眼看见,他手下的老三,竟然也和两名异能者一起,带着好几个人偷偷想要溜出去。

    “你想跑!”白斩山的表情一下子就扭曲了。

    那老三举着枪,防备着白斩山,嘴里说道:“白老大,现在还不撤,你难道是想让兄弟们白白送死吗?”

    这白家两兄弟实力强横,老三还不想把话说得太绝。

    但另一名七神小队的异能者就说得直接多了:“白老大,今天这事本来就是你招惹出来的,大家伙儿只是想活着,不是为了帮人拼命才加入七神小队的?!?br />
    一起逃命根本不现实,周景偷摸出去,他们也都看到了,如果刚刚真的给了白平海他们逃跑的机会,他们难道就会将这些人都带上?

    面对江流石这种敌人,总要有人留下来断后的。白家兄弟,难道会牺牲自己?

    他们这些人,谁也没有少用别人的命来换自己的命。

    这点烂事,大家都心知肚明。

    “草!”白斩山一睁双眼,一下子抬起了枪口。

    他有野心,这些人也不是吃素的,否则能凑到一起?平日里好处占了,现在大难临头,就想着自我保全了!

    “事情都是我招惹的?那四颗变异晶核,你们就不动心了?如果不是这小子杀回来,你们一个一个的,谁反对了!”白斩山一个字一个字地说道。

    老三面无表情:“白哥,这是我们自己的选择,你难道想强逼我们留下来?”

    在白斩山举起枪的时候,他们就已经齐刷刷地将枪口对准了白斩山等人。

    见这些人沉默不语,白斩山气得浑身发抖。

    他真想一梭子子弹过去,将这群人都给打爆脑袋!

    “哥!”这时,白平海沉声拦住了他,“让他们去!”

    白斩山站立不动,老三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随即说道:“我们走?!?br />
    看到这群人走了,白斩山头上的青筋都在跳动。

    他心中深恨,恨老三这帮人,更恨江流石!

    “哥,事已至此了,等他们逃了,我们找机会,也要先撤!”白平海沉声说道。

    黑市完了也就完了,能活着,有实力,在这末世中不愁起不来。

    遇到这江流石,算他们倒霉!

    不过要逃出去,也不容易,白平海躲在窗后望向外面,那辆中巴车,顶着明晃晃的撞角,车顶还有个作战室,让人一看就感觉头皮阵阵发麻。

    那小子能让他们逃出去?

    其他人跟江流石,并没有什么仇恨,但是他们?

    “那小子报复心太重,够狠,他肯定把哥你盯得死死的,我们想直接逃出去,难!但如果他的注意力都被分散了,我也不是不能做点什么!”白平海说道。

    白平海舔着有些发干的嘴唇,眼底掠过一丝狠戾之色。

    白斩山一怔,连忙问道:“海子,你有什么想法?”

    “那小子枪厉害,车厉害,但是,他的车再硬,能硬得过这个?”白平海说着,对旁边的人一招手,“拿过来!”

    那人立刻将一个包打开了,里面足足五六颗手雷!

    “加上那小子卖给哥你的,这么多手雷一起,什么车也给他炸上天!”白平海狰狞地说道。

    江流石固然可怕,但是在炸药面前,也要玩完!

    白斩山眼前一亮:“没错,那小子就是靠躲在乌龟壳里远射而已?!?br />
    用他的手雷,炸死他!

    “你们几个,跟我走,人多了没用?!卑灼胶5愕娜?,都是近战好手,出身军队。

    也只有他们在这种情况下,还有胆子去偷袭。

    至于其他的小队,都是些普通人,一发现苗头不对,谁还敢上。

    就连白斩山也只是暴怒,激愤,心里盘算的还是怎么逃跑。

    反而是他这个弟弟,一手把事情都给安排了。

    也只有这样了!

    白斩山这些人,立刻躲到了掩体后面,将枪口对准了大门,而白平海则带着几个好手,偷偷地隐蔽了起来。

    只有躲到一边,他们才好寻找下手的机会!

    白斩山捏了捏手心里的冷汗,嘴角露出了一丝疯狂的笑容:“小子,你他妈就等着上天吧!”

    ……

    “过瘾!真是太过瘾了!”

    在中巴车内,张海和孙坤看着那些车在自己面前被掀翻,都有种热血沸腾的感觉。

    谁不想这么霸道,这么暴力!

    什么玩意儿挡在面前,直接轰开,直接撞烂!

    张海越发觉得,自己以前开的冰柜车,简直是弱爆了。

    末世里,就该开这种车,就该这么简单粗暴!

    冉惜玉看着这两个五大三粗的大男人,激动得脸色涨红,看上去,就跟他们亲自驾车,把这些车碾烂了一样。而且,好像他们还觉得不过瘾,想将那些车,再来回撞个好几遍一样。

    而冉惜玉,她虽然觉得,这张海和孙坤的反应太野蛮了,可是不得不说,坐在这辆车内,看着那些车被撞击,看到交易厅的大门被轰开,冉惜玉也觉得有一丝快意。

    她被关在那笼子里,待价而沽的时候,周围的每一个人,都有能够主宰她生死的权力,那些人,让她感觉到绝望。

    结果,在江流石面前,他们也跟自己没什么两样了。

    冉惜玉看着交易厅被轰开的大门,不知道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

    这时,引擎的轰鸣声,再次响起!

    江流石和影,心神相通,把那些车撞翻,只是江流石的一点附赠罢了。

    他只能封锁到交易厅的一面,自然不会给白斩山他们留下任何逃跑的机会。

    他回来,不是为了打败白斩山,而是为了杀人!

    嗡!

    中巴车像是一头怪兽一般,再次冲向了交易厅!

    而在作战室内,江流石的枪口正对着交易厅的大门。

    “姓白的!滚出来受死??!”

    (大家除夕快乐!祝各位书友新的一年顺顺利利,健健康康。然后……今天是大年三十,大家不给小熊发点压岁钱(推荐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