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门忽然被轰开,所有人都懵了。

    这满地狼藉,鲜血横飞的一幕,让人不寒而栗!

    这是什么情况?

    不是说,他们只要进了交易厅就安全了,江流石奈何不了他们吗?

    可是现在,一扇铁门,就跟纸糊一样的被人给轰碎了!

    这铁门,原本是白斩山专门让人加固焊接,用来防尸群,防变异兽的。

    这黑市是他的老巢,根据地,他能不在防御上下狠功夫?

    就连那些窗户后面,也全部焊接了厚厚的铁网。

    所以这些人逃进交易厅后,才暂时松了口气,像袁老大这样的,才敢从地上站起来,还继续叫嚷着要弄死江流石。

    可是现在,这口气都还没喘匀,这唯一一个安全的地方,就这么被人攻破了!

    红姐她已经忙不迭地退到了墙根处,心中简直是后悔死了,早知道,刚刚就应该走了!

    其余小队的人,也发疯似的找掩体躲了起来。

    那躺在地上,还在哼哼唧唧的袁老大,就是血淋淋的前车之鉴,谁还敢不要命地站在空地上!

    这时,交易厅里忽然响起了白平海的吼声。

    “愣着干嘛!拿起枪干他丫的!”他第一个躲到了一张防弹盾牌后,伸手就将一名手下的步枪给拿了过来。

    这些人都吓傻了,居然不知道第一时间射击!

    听到白平海的吼声后,白斩山也立刻反应了过来。

    他一把抓起了一挺轻机枪,身形骤然暴涨,变身成了熊人:“那炮管缩回去了,我们只要避开炮管就行!趁着现在,打爆这辆破中巴!”

    那一炮太吓人了,他们之前还笃定这江流石没法冲进来,眨眼间就连大门都被人轰开了。

    不过只要将这车给打废了,那江流石也就废了一半。他枪法再厉害,到时候也只能完蛋。

    距离拉到这么近,江流石那一炮看似惊人,实际上却是把自己最大的优势给放弃了。

    “这傻逼是找死!赶紧动手!”白斩山大叫。

    那些小队成员顿时也纷纷回过神来,这车太恐怖了,那一炮简直就跟炸弹一样。不赶紧把江流石打死,把这车打爆,他们都要完蛋。

    “开枪!”

    这些人将桌子翻起来躲在了后面,然后将枪管伸出去,对着门口就扣下了扳机!

    江流石的车就在外面,是个大大的靶子,根本就不用瞄准。

    而这些人,他们也不敢瞄准!

    江流石的子弹,那可是长眼睛的,谁露头,就打谁!

    “哒哒哒!”

    密集的射击声顿时响起,白平海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扭曲的神色。

    这么一通乱枪打过去,江流石不说,这车肯定是玩完了!

    那开车的小妞,估计已经被打成了筛子。

    这倒是可惜了,不然的话,在江流石面前狠狠地折磨那小妞,一定能让江流石酸爽无比。

    白平海从成为异能者以来,还是第一次吃这么大的亏,他心中憋着一股火,恨不得现在就将江流石从车上拖下来,然后慢慢地虐杀掉。

    他自己也疯狂地连开了十多枪,听到子弹打在车上的声音,白平海心中一阵快意!

    然而就在这时——

    那熟悉的引擎轰鸣声,又再次响起了。

    那中巴车,还能动?

    刚才一通狂射,起码打出了上百发子弹,这车居然没事?

    呜呜!听到中巴车后退,所有人都傻眼了。

    白平海贴到窗边,小心地伸头看了一眼,顿时震惊了!

    那中巴车,不要说被打爆了,根本连一点问题都没有!

    挡风玻璃上,留下了一些弹孔,可是子弹,却根本没有穿透进去。

    这中巴车,能冲撞,会开炮,还特么是防弹的!

    “他是不是有病??!把一辆中巴车改装成这个样子!”白平海简直要疯了,这江流石,轰了一炮,又从容地退回去了!而他们除了浪费了一些子弹外,根本没有给江流石造成任何损失。

    “他是不是要走了?”红姐声音颤抖地说道。

    这江流石的车是防弹的,他完全可以退到远处,过一会儿心情好了,又回来轰上一炮。一直停在那里被射击,就算是防弹的也扛不住。

    反复几次,这交易厅就被拆了,他们这些躲在交易厅里的人,也都得死!

    这时候,所有人都已经萌生了退意,就连白平海,也不例外。

    他还有岚县武警基地这条退路,等回到那里,这江流石再能撒野,也只是来送死的。等回去组织了力量,一到晚上,照样能找到江流石寻仇。

    今天他和白斩山的损失太大了,不可能就这么认了!

    白平海给周景打了个手势,这周景,本身长得就跟猴子似的,虽然看上去病病殃殃的,但是一行动起来,却是非常地敏捷。

    他借助那些尸体当做掩护,在地上快速地爬向了外面。

    很快,周景就摸到了他们改装后的武警车上,拧开了钥匙。

    只要白平海他们冲出来,就能立刻驾车逃离!

    不过白平海不着急,他知道这些小队的人也想逃了,等到他们开跑的时候,这些人自然就成了他们的掩护。

    只要江流石稍微再退远一点,这些人哪怕明知道会暴露在江流石的枪口下,也会冒险冲出去的。

    但就在这时,引擎的轰鸣声,接着又响了起来。

    轰!

    随着轰鸣声的快速接近,一阵巨大的闷响声又再次传来。

    众人眼睁睁看着,一辆武警车飞了起来,翻滚了几圈后,重重地砸进了路边的一间店面内。

    那周景,就在那辆车内!

    他连头都没有露一下,就跟这辆车一起被砸变形了,只看到鲜血从车门缝隙里浸透出来。

    这中巴车呼啸着,顶着恐怖的撞角,将他们停在外面的车,一辆辆地撞翻了!

    不光是白斩山他们的车,就连红姐他们的车,也一辆辆的,像是玩具车一般,被挑翻,撞变形,甚至直接顶到了墙上,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眼睁睁地看着这些车被挤压成铁饼。

    这举动,就跟一名巨人,随便踩死了几只蚂蚁一样。

    没车了!

    江流石这么做,绝了他们的退路!

    车内,冉惜玉已经看呆了。

    她原本以为,江流石跑回来,风险非常大,可是没想到,仅仅一人一车,江流石就把整个黑市的人,强势无比地通通压着打了!

    看到那些车被撞飞,冉惜玉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江流石这么做,是要赶尽杀绝!

    直到最后一辆停在交易厅前的车都被撞烂了,江流石才让影又重新将车头对准了交易厅的大门。

    那大门内,静悄悄的。

    (继续哭求推荐票+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