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面一下子变得静悄悄的,这让所有刚逃出生天的人,一时间都有种在做梦的感觉。

    但是看看周围的人,一个个狼狈不堪,惊魂未定,连他们自己的心脏,都还在砰砰乱跳。刚刚真是在玩命的逃窜,这些平时感觉自己在末世里活得不错的人,到了这种时候,也不比普通人强到哪里去。

    差距太大了!他们平时是怎么看待普通人的,江流石面前的他们,也不过就是那样的,甚至可能还不如!

    想到江流石那辆中巴车撞击在人身上时的景象,这些小队的成员都感觉背脊发寒。在那辆车面前,他们跟豆腐渣也没什么区别。

    白平海也是一个飞扑躲进来的,整个人现在灰头土脸,哪里还有之前的那黑社会大佬的样子。白平海黑着脸慢慢站了起来,朝左右扫视了一圈。

    刚才他带着人来,说要去追杀江流石的时候,可谓是自信满满。

    但是转眼间,人仰马翻,死的死,伤的伤,剩下的人都是脸色煞白。

    看到旁边一名小弟还在发抖,白平海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他感觉,自己的脸上在发烧!

    “各位,不必紧张!那小子不敢进来!”白斩山也是脸色难看,本来是要杀那小子立威,没想到反而被那小子转过头来,打了个落花流水!

    其余小队的人,听了白斩山的话,也只是面面相觑。

    “就算不敢进来,但我们也出不去啊?!币幻《佣映?,忍不住说道。

    白家两兄弟,确实强势,可是性命危在旦夕的时候,强势也不顶用了!

    而且现在这种情况下,白平海他们也不敢对他们这些人动手了。

    “是啊,我们现在怎么办?”

    “是你们叫我们留下来的,说是当去抓兔子了,结果现在怎么样,都被那小子一辆车给堵住了!”

    有一个人冒头,立刻其余的小队也纷纷发声了。特别是那个死了老大的小队,更是怨声载道。他们的老大死了,小队的实力一下子大打折扣,小队成员的处境一下子都变得十分糟糕。

    要不是白平海威胁他们留下来,又怎么会这样!

    白斩山看到这种情形,心中极为窝火!

    他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威望,这就要付诸流水了。

    今天过后,谁还买七神小队的账?这黑市,估计也要关门大吉了!

    这些小队,平时一口一个白老大,刚才说要去的时候,也是一个比一个积极。现在发现苗头不对,就全都缩了。

    “现在都进入了交易厅了,你们还怕什么!拿着枪,上窗口,给我打死他!”白斩山怒道。

    然而那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有动弹的。

    那小子的枪法那么恐怖,谁敢冒头?

    白斩山顿时脸都气红了,这些废物!

    “妈的……”

    这时,白平海忽然一拍桌子,阴森森地开口了:“不用急着打!现在大家都是一条船上的人,这小子开车堵着门,我们一时半会儿出不去,他也不敢进来!而且现在是我们在守,他耗不过我们?!?br />
    他看着这些小队的人,阴冷的眼神让不少人顿时心里一哆嗦。

    不过也有人不怕他的,都这种时候了,他白平海再狠,还敢对他们动手?

    “白二哥说得对?!痹洗笠丫拥厣吓榔鹄戳?,他现在对江流石,是又恨又怕。

    他看了一眼自己带来的人,死得只剩下两个了!

    这一次黑市交易,因为江流石,他简直损失惨重!

    “那小子还在门外没有走。他估计是觉得自己无敌了,这种嚣张的愣头青,他不走,就是找死!蚁多咬死象!”袁老大说道。

    “大家损失都不小,这小子既然想让我们所有人死,那我们就让他死!我们先拖到晚上,等到晚上了,他的枪可就废了,到时候,他手下就两个小妞还能打,能翻出什么浪来?至于我们现在,先示弱,稳住这小子!”袁老大唾沫横飞。

    白平海意外地看了这袁老大一眼,想不到,这袁老大还挺阴险!

    不过,对付这种愣头青,这的确是办法。

    “好!他现在摆明是要堵死我们,反正他不敢进来,我们就等到晚上!”白平海说道。

    “没错!他现在也奈何不了我们……”

    就在这时,正挥舞着肥胖的胳膊,说得起劲的袁老大,忽然感觉到身体一震,一股寒意,一下子从他脚底蹿了上来。

    什么情况?

    没等袁老大做出反应,他的耳边,就已经响起了一声巨响!

    袁老大最后看到的,是忽然天旋地转的交易厅,以及众多熟面孔脸上那惊骇的表情!

    和他看到那名队长被撞死的时候,差不多了多少……

    嘭!

    袁老大肥胖的身躯,像是一个装满血水的气球一样,重重地摔在了墙壁上。他的眼睛大睁着,浑身上下都是伤口,完全就是一个破布麻袋,到处都在往外冒血。

    “咕咕……”袁老大还没有死,他那一身肥膘,还有异能者的体质,让他还吊着一口气。

    这袁老大徒劳地看向周围的人,喉咙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救,救命……”

    然而这个时候,哪有人去管他!

    红姐则看着门口,双腿不由自主地一阵颤抖。

    铁制的厚重大门,原本是经过专门焊接加固的,现在已经被轰开了……

    除了刚才正在慷慨激昂的袁老大被直接炸飞,还有好几个站在门口的人,都被连同大门一起,轰成了肉饼,而地面上,更是像被横扫了一遍一样,一整片的瓷砖全部碎裂成了蛛网,所过之处,所有东西都扭曲变形。

    透过大门,这些人看到的是静静停在门外不远处的中巴车,在那中巴车的前脸上,一根黑洞洞的炮管,正缓缓地收回去。

    闪烁着金属光泽的撞角,光滑的车身,还有那出现在车顶的作战室。

    这一切,就像是一记响亮的耳光,狠狠地抽在了白平海他们的脸上。

    “咯咯咯……”

    寂静中,不知道是谁牙齿打战的声音传来。

    这特么,到底是个什么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