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平海正想着,忽然间,他的心中也涌现起强烈的?;?。

    “隐蔽!隐蔽!”

    有人狂叫着,白平海这时候哪里还顾及他的领袖形象,他直接一头拱在地上,一个驴打滚滚出了好远来。

    “啪啪啪!”

    水泥筑的摊位直接被一排子弹打碎,溅起了大把的水泥渣,而又有两个小弟,被这一排子弹撂倒,这一次是直接爆头,一个人的头盖骨都被掀开三分之一,脑浆鲜血乱飞!

    这要是末世之前,看到这种场景当场就有人吐了,可是即便现在,这些小弟看了也都是脸色惨白。

    那些跟着白平海厮混的其他小队成员,看到这情景都是心理打鼓。

    袁胖子早就吓得满头是汗,他窝在一块混凝土墙的后面,根本不敢露头了。

    红姐也花容失色,像受惊的兔子一样,这么远距离的子弹,威慑力太强了,先中弹才听到枪响,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这……这子弹,是那个买走冉惜玉的小子打的,他的枪法很准!”

    红姐突然叫到。

    之前江流石就双手持枪,左右开弓,瞬间秒杀六七个枪手。

    但是现在,更夸张,拉开七百米的枪战,指哪儿打哪儿!这开挂了吧!

    “妈的,这小子怎么会有这么好的枪法,特种部队出来的吗?”

    白平??吭谘谔搴竺?,脸色难看之极。

    之前的白平海,完全是一副指点江山的样子,现在却躲在混凝土墙后面不敢露头,一个火力点压制几十个人,这听起来不可思议,但没办法,这可是700米啊,打不到对方,只能被动挨打!

    “机枪,我们的机枪呢?”

    白斩山之前也从江流石那里买了一把九五式机枪,有效射程800米的九五式机枪,至少不至于没有反击之力。

    “在呢,白老大?!?br />
    一个小弟搬来了九五式机枪,他的动作非常小心,背靠着混凝土墙上弹鼓。

    “大哥,让亮子来,亮子是队里的尖子枪手,要不是之前喝酒后调戏了一个贱货,早就不在岚县待着了?!?br />
    白平海说着,指着一个躲在混凝土墙后面的矮个子,他长得就有点猥琐,酒后调戏妇女,这在队伍里可不是小事。

    白斩山直接把95式机枪扔给了亮子:“好!亮子兄弟,靠你了,打完这一仗,什么女人没有,还用调戏,直接上!”

    “好枪!”亮子接过这挺轻机枪,舔了舔嘴唇,“我在岚县支队摸的枪,还真没这个好?!?br />
    亮子一边说着,一边熟练的调好机枪的照门标尺,装弹量75发的大弹鼓,抱在怀里沉甸甸的,质感十足。

    “子弹不用给老子省了,能打中一枪是一枪,只要把他的那辆破中巴打趴窝,最好能把油箱打爆,那他就成了瘸了腿的蚂蚱,根本跳不起来了?!?br />
    “好的白老大,老子不是吹,以我的枪法,拉开700米想打中人不容易,但如果是打一辆车,那还不容易么?!?br />
    亮子说着,身体一个翻滚,滚到了另一片墙体前。

    这片墙体,有一道手掌宽的缝隙,通过这道裂缝,正好可以观察到中巴车。

    亮子把枪管从这巴掌大小的裂缝里悄悄的伸了出去,枪管正好夹在墙缝上,支架都省了。

    看到这一幕,白平海赞许的点了点头:“作为一个合格的机枪手,首先要具备的一点素质那不是枪法,而是选取一个好的射击点,不但隐蔽,而且攻击性强。亮子选的这个攻击地点,简直就是一个碉堡口?!?br />
    白斩山也是点头,队伍里出来的,就是跟他们这些野路子不一样,原本以为被对方火力压制得不敢抬头,可是现在,却也能反击了。

    “给我打,爆了他的油箱??!妈的,我们就用这小子卖给我们的枪,反过来打这小子,让他知道什么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白斩山怒气冲冲的说道,然而他刚说完。

    “啪!”

    一发子弹射来,正从那巴掌大小的墙缝中穿过,带起一蓬水泥屑,正中亮子的眉心!

    “嘭!”

    亮子的脑袋像是被一个大锤砸中,他整个人都被头带着倒飞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

    95式轻机枪直接被甩了出去,亮子整个人脑袋被开了一个大洞,血浆流了一地,他依旧瞪大着眼睛,茫然的看着天空,死不瞑目,他那已经失去神采的眼睛中,满是不可置信之色。

    死了!

    白斩山和白平海,就在距离亮子三四米远的地方,亮子从伸头到裂缝中查看,到架出枪管,整个过程也就是两三秒钟。

    七百米之外,一道巴掌宽的墙体裂缝能有多大?在这墙缝后面多出一个人来,别说瞄准射击了,看都看不清??!

    这到底是什么枪法?

    一个队伍里的顶级枪手,和江流石对决,结果连江流石的情况都没看明白呢,就已经被江流石杀了!

    开枪后打不中也就算了,现在连扳机都没来得及扣,这差距也太让人绝望了。

    不光白平海和白斩山,其他人看到这一幕,也都是手心沁汗,一时间失去了继续战斗的勇气,再说这战斗跟他们本来就没关系啊。

    “这小子是不是觉醒了什么有关射击的异能?”就在这时,白平海说话了。

    他这一说,人们都觉得很有可能。

    “这小子的枪太恐怖了,我们把掩体堆到中间来,之后退回到交易厅,借助交易厅的掩护跟他交火?!?br />
    交易厅的玻璃是不透光的,进了交易厅,江流石枪法再准也是没用。

    “好!就这么办!”

    白平海的小队带过来七八面防弹盾牌,人们缩在防弹盾牌后面,小心的移动,又把摊位上架的水泥石板给竖起来,挡在前面,这样一来,他们可以完全缩在掩体后面,安全的退回交易厅,不会有破绽留给江流石了。

    “一起退!小心点!”

    有人在喊,机枪哑火了,不过就算开枪也没用,毕竟隔着七百米呢,子弹射过来速度已经下降了很多,不可能再穿过防弹盾牌和水泥墙。

    人们根本不敢伸头去看远处发生了什么,亮子就是榜样,但就在他们龟速退回交易厅的时候,他们突然听到了轰鸣声!

    “呜呜呜呜!”

    简直如同一架起飞的喷气式飞机,它呼啸着越来越近,速度快得可怕,随之而来的,还有一种恐怖的压迫感。

    这好像是……引擎的轰鸣声??!

    (继续求推荐票+_+,过年了书友们也忙起来了,大家看书投票的时间也少了,但还是很想要推荐票啊,月票啊,订阅啊……/(ㄒo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