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二,你说的不错,如果不是那个黑衣女人太快,打了我一个措手不及,一时站不稳脚,我也不会一败涂地?!?br />
    经白平海这么一说,白斩山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嗯,至于那个枪法很准的男人,他的体质应该一般,使用枪械做远程武器,就是弥补他体质的弱点罢了。这种人在我眼里,根本就算是个普通人,普通人想用子弹打中我?哼!我不会给他这个机会的!”

    “还有最后那个用电流的女孩,既然是用电流的异能者,论近战,那肯定是不如大哥你了?!?br />
    “这三个人,我一个人就可以对付两个不落下风,剩下的一个大哥你就能应付了,更别说我们还带了这么多人来,还有好几个兄弟也有异能,简直是杀鸡用了牛刀!”

    白平海一番话说出来,白斩山其实心里不太舒服,毕竟他之前被打得狼狈逃窜,现在白平海却把三个人贬得一文不值,但是仔细想想,白平海其实说得不错。

    “现在问题是,怎么找到他们?”白斩山说道。

    那个小子,把一辆中巴车改装得跟超级跑车似的,一溜烟就没影了,简直是蛋疼!

    白平海呵呵一笑,淡淡的说道:“周景!”

    “在呢?!币桓銎涿膊谎锏闹心昴腥舜影灼胶4吹哪切┤酥辛顺隼?。这男人嘴上咬着烟,浑身都散发着浓重的烟味,牙齿发黄发黑,脸颊也深深凹陷下去,看上去很有点精神不济的样子。

    不过白斩山知道,这人的本事绝对不像外表看起来这么没用,否则也不会被白平海专门带着了。

    “周景是老刑警了,以前因为一点事被压着不提拔,不过这都是陈年旧事了,没什么好说道。重点是,周景不光经验丰富,而且他还觉醒了跟这方面有关的异能。有周景跟着,我倒是想看看,在我们的地盘上撒了野,还有人能跑?”白平海悠悠地说道,语气中透露着强大的自信。

    那周景嘶哑地“嘿嘿”一笑,没有说话。不过被他视线扫过的人,都有种像是被毒蛇盯上的感觉。

    周围其他那些小队的成员,脸色都不太自然,这白平海给人的感觉,甚至比这白斩山带来的压迫感还要大。他刚刚那么说,分明也有警告他们这些人的意味。不要以为有个江流石来黑市闹了事,就意味着武警基地和七神小队变软了。

    白平海接着说道:“丧尸晚上更活跃,变异兽也会出来,他们跑得再快,到了晚上也要停下来歇脚。到时候就是他们的死期?!?br />
    白斩山眼前一亮:“很好!”他嘴角露出了一丝狞笑,阴测测地说道,“等我抓到那小子,一定让他后悔出生在这个世界上。平海,到时候就看你了?!?br />
    “没问题,正好有两天没动过手了,练练看手生没?!卑灼胶5氖稚隙喑隽艘话逊嫒竦姆傻?,灵活地在他手指间转动着,速度极快,眼花缭乱。闪烁的寒光顿时让周围的人想到了当初被挂在黑市示威的那人,一下子不寒而栗。

    “一会儿去抓那小子,各位也一起跟去凑个热闹,反正只是玩玩而已,就当打一只兔子了,现在这世道这么无聊,也就这种事能找点乐子了。不知道各位怎么看?”白平海转头看向别的小队,很随意地问道。

    这些小队的人互相看了一眼,他们知道这是白平海要立威,让他们去,是让他们看看那小子一伙人的下场,免得他们因为这次的事情,心中存了什么心思。

    看着白平海带来的这些人,还有七神小队的那么多人,他们哪里敢拒绝。其实光是看到白平海和七神小队的实力,谁还敢有什么心思,而且就算不用看,也知道那小子的下场会是怎样。

    红姐突然开始心疼起她卖掉的那个冉惜玉了,本来是准备卖个好价钱的,结果最后却是被那小子给直接抢走了。那病弱的女孩再重新落回白老大手里,肯定也会被白斩山狠狠折磨,这场买卖算是白做了。

    红姐忐忑不安地看着白斩山,心中偷偷盘算着怎么想办法跟白老大道个歉,讨好一下。原本如果只是做交易的话,她也犯不着多么讨好白斩山,但是现在看来,这两兄弟实在是够强势,现在不攀附,以后早晚也得求着他们给口饭吃……

    “这个不用白二哥你们说,我也得留下来,亲眼看着那小子跪地求饶!那小子,我看着就不顺眼,拽得二五八万的,我呸!”袁老大往地上狠狠啐了一口,骂骂咧咧地说道。

    他之前其实是被江流石小队雷霆般的出手给吓到了,肥胖的身躯趴在地上不敢爬起来,只不过当时根本没有人注意他,否则他的脸也是丢大了。现在听到白斩山他们要去像是打猎一样追杀江流石他们,他激动得满面红光,就跟自己亲自去动手泄愤似的。

    尤其是听了白平海一番分析后,他也感觉自己回过味来了。那江流石一伙人要真有那么牛逼,干嘛还跑?

    “奶奶个腿的,抢了女人就想跑?!痹洗笞范陨砗蟮男〉芙械?,“去,把车开过来!我们跟着白老大他们,去抓那小子回来!”

    其余的小队也纷纷跑去开车了,白斩山看着这一幕,脸上闪过一丝冷笑。这么大阵仗,只怕江流石他们刚被找到,就已经吓得屁滚尿流了,哪里还需要他们多费手段。

    “走走走,老子今天要看那小子怎么死?!痹洗笳饣岫∶垡膊还芰?,他一屁股坐在了副驾驶座上,压得整辆车都跟着抖了一下,兴奋地嘴角都在冒白沫。

    “呜——!”

    看到袁老大的车一马当先,迫不及待地先冲向了黑市外面,红姐赶紧叫人跟上,这袁老大,这时候倒是会抢着打头阵了,之前动手的时候干嘛去了,再说,追踪的刑警都还没动呢,你冲个什么劲儿?

    “我们也走!”白斩山一抖皮毛大氅,“周景兄弟,追踪的事情,就靠你了?!?br />
    “在呢……”周景依旧是那种精神不济的样子,看起来像是一个瘾君子。

    周景绰号猎犬,拥有根据气味追踪的能力。

    但刚刚走到黑市门口,他的脸就僵住了,他不可思议的抬起头来,看向远处。

    而这时候,袁老大正开着车冲在了最前面,这种老鹰抓小鸡似的狩猎,他最喜欢,特别对象还是刚刚那个嚣张的小子。

    然而笑着笑着,袁老大的笑容就在凝固在了脸上,他同样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看向了前方的道路。

    在远方,一辆中巴车,正像是疯狂的野兽一样,在柏油路上一路冲过来!

    (看到有书友说要给我寄新年礼物(刀片)QVQ。小熊不喜欢刀片,喜欢推荐票,大家可以用票砸死我嘛。大过年的,就不要动刀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