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小子要惨了??窗桌洗笤趺词帐八?,居然打算给白老大戴帽子,疯了吧!”

    又有人幸灾乐祸的说道,他们吃不到的东西,如果有人为这个争起来,还闹出人命,那就有意思了。

    “哈哈哈!”白老大突然笑了起来,“我白斩山已经点名道姓要了的女人,你却要在我手上抢走,让我让给你,你凭什么呢?”

    “不凭什么,只是利益的交换,我可以给你一个满意的价格,我想,你的野心不限于着一座小小的黑市吧,否则你也不会这么早就急着把黑市建立出来的了,就是为更快的积累,不对吗?发展势力,前期积累很重要,为了一个女人而放弃利益,不值得吧!”

    江流石很懂白老大的性格,他好色、贪婪、狠毒、渴望权利和财富,渴望拥有一切,但他并非精虫上脑的人物,他知道什么更重要,知道取舍。

    他是个想成为枭雄的人物。

    “利益?”白斩山笑了,“你又能给我多少?哦,我似乎明白了……让我想想,你之前不竞价,现在却要在我手中抢走这女孩,到底是为的什么?冉惜玉,你会精神传音吧?莫非对你说了什么不成?”

    白斩山说着,目光陡然射在了冉惜玉身上!

    他的目光,带着超强的侵略性,仿佛要把人射穿,他之前也听红姐说过,冉惜玉的异能是心灵感应,她可以直接给人传音,而之前,白斩山注意到,江流石和冉惜玉有过短时间的对视。

    能够让江流石改变主意,花大价钱,又冒着得罪自己的危险去买冉惜玉,那一定有让江流石付出代价的理由,如此一来,他又怎么可能让冉惜玉轻易落在江流石手上?

    白斩山和江流石对视,江流石沉默不语,他不得不承认,这个白斩山有极为敏锐的洞察力。

    白斩山突然伸出了四根手指头,“四颗变异晶核,你不是说要给我利益么?好,我把这女孩让给你!四颗变异晶核来买她吧!”

    白斩山说出这番话时,全场都是倒吸冷气。

    四颗变异晶核??!

    江流石之前拿出那么多军火,一共就卖了四颗变异晶核,现在白斩山是打算让江流石将他所得的一切,连本带利的吐出来!

    什么狮子开大口,这简直用狮子开大口都不足以形容!

    太霸道了!

    江流石脸色猛然一沉!

    末世是一个强权的世界,强者得到一切,不过白斩山也是强者,买卖有先后,白斩山先买的,江流石就让白斩山开价,可是白斩山,竟然开出这样离谱的价格。

    “看来你是诚心不想让了?”江流石一字一顿的反问。

    “哈哈哈!我没有不让啊,四颗变异晶核,你不是有么?可你不想出,那么你以为,只用一两吨变异兽肉,就让我做出让步,那日后是不是随意有一个人看上了我的女人,都可以拿点变异兽肉就将之带走了?女人姑且如此,其他的呢?”

    白斩山满脸的不屑,他是个掌权者,掌权者需要的不仅仅是利益,还有威严。

    想走出一条争霸之路,注定充满血腥,而这其中的得失,绝不是只凭利益来衡量的,他不喜欢有不受他的掌控的人,尤其在他的地盘上。

    “我的确不局限于这片黑市,但首先,我所在的地方要我说了算,不管它是破败的小镇,还是废墟!”

    白斩山说到这里,已经站了起来,他虽然脸颊消瘦,但身材高大,给人以十足的压迫感。

    江流石依旧坐着不动,场中的气氛,似乎凝固了。

    许多人看着江流石,露出幸灾乐祸的笑容,他们都预感到,江流石惨了。

    现在摆在他面前的两条路,要么是服软,要么可能就是死。

    “白斩山真是霸道,他是想让江流石在他黑市里赚的全部吐出来,也是,他白斩山的钱是那么好赚的?”

    “也怪这小子自己傻逼,身怀重金,却不懂低调,关键他小队的实力跟白老大也没法比,这种情况下他还想跟白老大争女人,一下子给了白老大动手的借口。我看他是完了,他现在多半要交出那四颗变异晶核,这四颗变异晶核,是这小子的买命钱,不交,恐怕要死?!?br />
    有人小声说道,江流石之前带出来的东西太惹眼,现在变卖了四颗变异晶核,这笔财富,谁不眼红?

    本来江流石和和气气的离开,都可能被七神小队惦记,在路上暗下黑手,杀人越货。

    而现在呢,在这种情况下,他更是没跑了!

    四颗变异晶核买命,买不买呢?袁胖子很是兴奋,看来这小子要竹篮打水一场空了,一毛钱没赚到,还输掉了裤衩。

    袁胖子觉得很爽,不过也不是每个人都像袁胖子这样没心没肺,发生这种事情,在场人感受不一,大多数人因为之前眼红江流石的财富,幸灾乐祸的同时,也觉得胆寒,白老大真是一个可怕的人,在他身边谋求生路,时时刻刻都胆战心惊!

    在场所有人,都看向江流石,看江流石到底是服软,还是找死。

    就在这时,江流石竟然还金刀铁马的坐在钢椅上,仿佛根本没有意识到他的处境是什么。

    江流石心里其实最清楚,今天的事情,无论有没有出现冉惜玉,都绝不会有善终,在他开口要买冉惜玉之前,白斩山就已经数次对他露出杀机来!

    这四颗变异晶核,白斩山注定不会放手,争冉惜玉,只是他动手的一个借口罢了,没有这个借口,他会找其它借口,其它借口也找不到,那就直接半路动手!

    江流石稳坐钢椅,可是江流石身后,孙坤和张海握枪的手心已经有汗了。

    他们也怕死啊,这地方,可是白斩山的老巢??!

    “好!很好!”

    江流石突然开口,极为生硬的吐出这几个字来。

    而就在这时,在江流石身边,一身黑衣的影突然动了,她妙曼的身形陡然暴起,她手持交易会上刚刚买来的三棱军刺,就像是一道疾射的黑光,向白斩山冲去!

    整个过程,快如闪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