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神小队的老三,见识不少,但他这次说的话,对江流石来说也是废话。

    江流石何尝不知道金陵城周围没有矿山,否则的话,他随便一打听就认得路了,何须在交易会上提出此事?

    “这么说,是没有人知道了?”

    江流石扫视着周围的人,如果有消息,而且确认是真的,他可以用变异兽肉购买,现在看来是没希望了。

    整个大厅里,知道大型工程机械这种东西存在的人就没几个,这些人都没有说话,而且末世之中,消息又封闭,像袁胖子之流,早就听得直瞪眼,他对大型汽车的印象,也就停留在集装箱重卡上,至于大型工程机械是什么鬼,他都想象不出来。

    “应该是没人了?!逼呱窭先×艘⊥?,这种消息别说知道,就算编一条出来,都不知道怎么编,因为大型工程机械能出现的地方太少了,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编一条出来,其实会有很多漏洞,对方稍稍调查一番,也可能知道真伪的。

    “那算了吧?!苯魇×艘⊥?,本来他就不抱希望,所以也谈不上失望。如七神老三所说,这种冷门的信息,确实不是升斗小民能接触到的,江流石活这么大,自己都没见过矿用卡车,只是听说而已。

    这种车,一辆几千万人民币,比什么劳斯莱斯幻影可贵多了,而且因为太重太大,也不让上路,只能在矿山上开,普通人哪有机会见到?

    可是,就在这时候,突然一道淡漠的声音,在江流石脑海中响起,“你说的车,我知道哪里有?!?br />
    嗯???

    江流石猛地一怔,直接响起在自己脑海里的声音?

    之前也就影有这个能力,但影的声音更清脆甜美一点,不像这道声音,柔和中带着淡漠。

    莫非……

    江流石猛地看向红姐身边的铁笼,铁笼之中,冉惜玉身穿一身白色的连衣裙,手臂环抱双膝,神色默然。

    她有一双淡灰色的眼睛,虽然身处绝望的环境之下,但这一双眼睛依旧平静,像是暴风雨来临前,乌云之下的湖面……

    “你跟我说话?”

    江流石不知道怎么在脑海中回应冉惜玉,只能努力的去想这句话,希望能传达给冉惜玉。

    “是……”冉惜玉轻声道,说完这个字,她就沉默了下去。

    “你说的车,在金陵附近?”江流石深吸一口气,心情有些激动,总算有眉目了。

    像这种大型工程机械,升斗小民的确是接触不到,可是冉惜玉不一样,她是冉科集团的公主,又是董事长助理,她在末世前接触到的信息,怎么能跟普通市民相比呢?

    他们不了解的事情,对冉惜玉而言,可能经常接触,而且江流石也想起来了,冉科集团的业务内容,许多跟机械重工有关!

    “不远吧……”冉惜玉并没有用肯定的语气,“我想问你,你找这辆车,对你而言,很重要么?”

    江流石微微一怔,没有马上回答,不过冉惜玉已经继续道:“若是不重要,那就此罢了。若是重要,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br />
    冉惜玉的异能,便是心灵感应,她虽然远没有达到读心术的标准,但对人的心理感知,也比心理医生强太多了。

    她能模糊的感觉到,寻找重型卡车这件事,对江流石而言,非比寻常。

    “什么条件?”江流石直接问道,其实他已经大致猜到了。

    “我要你……带我走!”

    这个黑市,对冉惜玉而言就是地狱,从那只美nv犬的身上,冉惜玉已经看到了自己的未来。

    她生性淡漠而高傲,在父亲变成丧尸,咬死母亲,又被人射杀后,她已经对这个世界绝望,她能平静的接受死亡,但是不能接受她的尊严被践踏,被凌辱。

    而落在这些人的手中,想自杀都不行。

    人想徒手自杀不可能,无论掐自己的脖子、咬舌、撞墙都不会死,何况,还有七神小队的人看护着,绝食都会有人强行灌食物,再说,绝食死亡之前,她怕是早就被凌辱得不成样子了。

    “带你走?”江流石眼中精芒一闪,“你不怕我跟他们是一丘之貉?我带你走,找到卡车之后,你就不怕我像他们一样对你?”

    “或许吧?!比较в窨嗌男α诵?,“然而……你的精神波动告诉我……你不一样……或许这个世界上,只有灵魂不会撒谎,即便它许多时候是那么丑恶……”

    冉惜玉伸出纤细的指尖,轻轻触碰着冰冷的铁栅栏,隔着几米的距离,冉惜玉和江流石对望,仿佛隔了一层遥远的时空。

    江流石收回目光,微微闭目,坐回了椅子上。

    他默默的考虑着他拥有的底牌,还有当前的形势。

    大约十秒之后,他慢慢的睁开了眼,看向白老大,眼睛中绽放着异样的光彩。

    “这个女孩,让给我如何?”

    江流石突然开口,让全场所有人都是一怔。

    “什么?”

    白老大猛然向江流石望过来,如鹰一般的眼睛,和江流石对视,“你说什么?我没听清?!?br />
    “我想买下冉惜玉,价格你提?!?br />
    江流石又道,这一下,江竹影、孙坤、张海都是愣住了,不知道江流石为什么突然要买冉惜玉,之前他可是说了,末世这么多苦难之人,他们不可能救得过来。

    如袁胖子等人,也是觉得摸不着头脑,在他们看来,如果江流石对冉惜玉有意思,为啥不早点竞价,等着白老大一口说出一个最终价格,才迟迟开口。

    “他妈的,这小子原来也是个色狼,不跟老子一样么,装得跟什么似的,现在还不是为了一个女人大出血,可惜啊,他想抢走白老大的女人,我看是活腻了!”

    袁胖子毫不留情的嘲讽,他甚至没有避讳江流石,直接说了出来——反正他的枪已经买到手了,根本不怕江流石。

    袁胖子大概是在场所有人中最眼馋冉惜玉的了,只是被白老大抢了,他一个屁也不敢放,倒是现在江流石突然跳出来,让他觉得太有趣了,这小子简直自寻死路,袁胖子之前在江流石这里受够了气,现在就想看江流石被收拾。

    都说强龙不压地头蛇,何况白老大不是地头蛇,而是座山虎!在他的地盘上,谁能讨了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