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中的女人,尤其没有力量的女人,总是很悲惨的。

    冉惜玉的命运,在她被红姐抓起来的时候,就已经定下来了。

    江流石看了红姐一眼,这红姐,口蜜腹剑,从头到尾一直和和气气的,可是现在,她很随意的就为了利益,将一个柔弱女孩推进火坑。

    这种女人,有末世前老鸨的感觉,她们一个个的嘴都像是抹了蜜一样,可是她们手下的女孩,可就惨了。

    眼前的情景,就像是古时候青楼里争花魁一样,谁给的价格多,谁就能赢得冉惜玉的初夜。

    江流石看袁屠夫,因为太过兴奋,已经脱了上衣,光着膀子,满嘴口水,他已经在叫价500公斤变异兽肉了。

    江竹影皱了皱眉,别过头去,根本不想看到袁屠夫,就他那恶心的样子,她看一眼都想吐。

    想到冉惜玉落在这群人手中,江竹影有些于心不忍。

    “价格都攀升到了五百公斤变异兽肉了,这要是在卫星城,再添三四百公斤就能买一支自动步枪了,为了一个女孩,也是够拼?!?br />
    之前的枪支、手雷、三棱军刺,都有一个标准的价格,浮动不会太大。

    但这冉惜玉不一样,她的价值来自于她末世前的身份,这身份的价值很难界定。

    在末世之前,就传出来有明星明码标价,一个明星几十万一晚,而一些有钱人就会为此买单,说明星有多漂亮,也未必,但是他们却喜欢这种征服感,有些所谓的老板,其实也未必真的钱多到花不了,有千万身家的人,一样可能花一百万来追捧一个明星,甚至只是网红。

    现在的情况,大抵也是如此了。

    江流石看着这些人争,袁胖子似乎争得最起劲,曾经,他只是个卖肉的屠夫,现在他却摇身一变,成了人上人,他打骨子里不敢相信这种转变,他需要证实,需要将一个过去他连人家脚尖都看不到的女人,压在自己身下好好征服,来告诉自己说,他已经是一方老大了!

    这大概就是人性了。

    江流石没有出价,但他心里也不希望看到冉惜玉落在袁胖子手里了,那太惨了。

    就在这时,美艳少妇对江流石道:“小弟弟,怎么你没兴趣么?还是……”

    美艳少妇看了看江竹影和影,眼神有些暧昧,这小子似乎艳福不浅啊,坐拥双美,两个女孩一个清纯可爱,一个魅惑世间,享受这种齐人之福,也是人生极致了。

    只是……她带来的冉惜玉可不一样,那是身份带来的征服欲,不是光漂亮就能代替的。

    “我想争也争不下啊?!苯魇×艘⊥?,他跟红姐说话的时候,不经意的瞥见了白老大。

    却见白老大正看向自己,他的眼神,像是子弹一样射在自己身上。

    江流石微微蹙眉。

    这个人……

    “江哥,这人对你有杀意?!?br />
    影的声音,突然在江流石脑海中响起,影作为基地车管家,可以通过星种跟江流石直接交流。

    杀意是一种无形的感觉,即便是异能者,也很难感觉到,但是影却捕捉到了。

    “杀意?”

    江流石不动声色。

    不奇怪啊,自己身上可是有四枚变异晶核呢!

    这一大笔财富,白老大怎么可能不动心?

    不但如此,江流石的小队也还有枪,如果吃下江流石的小队,那是大发一笔横财。

    “一吨变异兽肉,这女孩我买了!”就在这时,白老大突然站了起来,背后的皮毛大氅,被他丢在了椅子上。

    白老大看着江流石,但是说话的对象,却是红姐。

    红姐愣了一下,一时没有确定白老大是不是要买这个女孩。

    “白老大,你的意思是……”

    红姐犹犹豫豫的问道,白老大转过头来看向红姐,笑了一下,说道:“一吨变异兽肉,送你两百发子弹!”

    白老大说话间,猛地一扯手中的狗链子。

    “??!”

    在白老大脚下趴着的女人发出一声惨叫,她整个人摔在地上,痛苦的呻吟,而她脖子上的链子,被扯断了。

    白老大拖着这根链子,走向了冉惜玉。

    这一幕,让原本激烈竞争的场面突然冷了下去,本来卯足了劲要把冉惜玉抢到手的袁胖子,一下子像是泄了气的皮球。

    他张了张嘴,却不敢再说话了。

    七神小队的老大开口了,他跟白老大争女人?

    袁胖子咬了咬牙,他自认为没这个胆子,末世前,惹了老大可能只是被打压,末世后,就可能是死人了。

    白老大的那些手段,袁胖子有所耳闻,虽然只是捕风捉影的一点,但却让人不寒而栗。

    白老大就这样走到了笼子的前面,将项圈丢在了笼子里。

    冉惜玉没有任何反应,她用淡漠的眼神看向笼子,似乎根本没有在意白老大的到来。

    看到冉惜玉的淡漠,白老大笑了笑:“倒是倔强,不知道你落在我的豹房里,还能坚持几天?!?br />
    豹房?

    听到白老大描述的这个地方,江流石一怔。

    豹房是明朝正德皇帝耗资大量白银所建立的场所,为正德皇帝处理政务,更重要的是豢养鹰犬、***美女,以及异域女子的享乐**之地。

    那里真是声色犬马,醉生梦死,是正德皇帝的临死依旧恋恋不舍,遗憾不能带走的**地。

    正德皇帝建豹房,留下无尽传闻,对这些传闻,虽然说起来大家都是指责和不屑,但内心之中,何尝没有对那些香艳**的往事想入非非,甚至幻想着,自己要是也能建一座豹房呢?

    末世前,这不可能,但末世之后,却有可能了。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许多人都有个当皇帝的美梦,说好听的,是不甘心受压迫,要起来造反,说不好听的,就是把你干掉,我当皇帝,换我来压迫别人。

    白老大现在也建豹房,效仿古代皇帝,他的心思已经昭然若揭了,这座黑市,只是起点而已。

    就在这时,白老大看向了江流石:“这位朋友,你来我黑市,难道只是来卖枪的,就没有东西要买吗?”

    (马上上架24小时了,24小时的订阅数据对一本书而言是一个重要的考量,恳求订阅。谢谢大家)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