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辆车很快就开到了别墅门口,这别墅亮着一点灯光,当他们朝别墅内看去的时候,发现窗口有人躲藏窗帘后,偷偷拉开一条缝隙向外张望。

    那张脸还有那长发,一看就知道是女性。

    一看到车内的人,这女性立刻就露出了惊慌的神色,连忙将窗帘松开,那道缝隙顿时消失了。

    “走?!闭藕5热寺氏认鲁?,端着枪慢慢地接近了别墅,谨慎地利用车和柱子掩饰着身形。

    一到别墅门口,他们发现这别墅的大门上挂了一把铁锁,光是铁链就有拇指粗细。这锁挂在这里,从外面将别墅给锁上了。

    “退后?!?br />
    张海摩拳擦掌,躲在不远处,找好角度后,将枪口对对准铁锁扣下了扳机。

    “砰!”

    枪声响起的同时,门后明显传来了好几声尖叫,不过都立刻就消失了。

    “嘭!”张海猛地冲过去,重重的一脚踹开了房门,然后侧身到了一边,枪口则对准了屋内,大吼道,“都老实点!我们老大和江哥来了!”

    屋内又传来了一阵女生的低呼,张海和孙坤躲在门口用枪口瞄准了一会儿,发现确实没有什么持械的人了,这才一下子冲进了屋内,枪口对准了屋内的人。

    孙坤拿着电筒一晃,然后在墙上一按,接着客厅内的灯就亮了,整个房间亮堂堂的,照亮了屋内的人。

    这屋内,大概有十多个女人。

    她们聚集在角落里,灯光忽然亮起,让她们都忍不住眯起了眼睛。

    其中几个女孩露出恐慌的神情,但都用手紧紧的捂着自己的嘴巴,似乎怕发出声音会惹怒张海他们??蠢?,她们就是刚刚听到枪响时发出尖叫的人了。

    其余的女孩则瘫坐在墙边,看向张海他们的眼神显得很麻木,脸上的表情也很茫然。

    “都是女人?”张海愣了一下,然后问道,“这房子里只有你们了?”

    除了那些十分麻木的女孩外,被他视线扫到的女孩,都紧张得不敢看他。

    “说话啊,别都不吭声,不用怕,懂吗?”张海诧异地说道。

    这时江流石和江竹影也来到了门口,听到张海的话都是无语。

    就你们两人这种做法,跟土匪打劫似的,能不怕吗?

    这时,其中一个女孩子忽然开口问道:“血狼呢?”

    江流石循声看去,说话的是一个年级不大的女孩,看上去很憔悴的样子,江流石他们的一视线聚集到她身上,这女孩子就立刻跟触电似的颤抖了一下。

    但是不光是她,还有别的女孩子也在等着回答。张海的叫声,一路不停,她们肯定都已经听见了,只是还不敢确定是不是真的。

    “血狼?嘿嘿,已经被我们江哥杀死了?!闭藕K档?。

    那几个女孩紧张地看了张海一眼,然后又看向了孙坤。

    孙坤的样子,看着有点像是混混一样,看着也比较凶悍似的。就是他杀死了血狼?

    被这些女孩看着,孙坤愣了一下,然后赶紧说道:“你们都往哪儿看呢?这才是江哥?!?br />
    见孙坤指向江流石,这些女孩顿时一怔。是这个年轻人杀死的?而这两个凶神恶煞的男人,是他的手下?

    不是她们不敢相信,实在是江流石看着也就跟她们一般大,不过是个大学生的样子,长相看上去也是人畜无害,而且完全没有张海和孙坤那种凶悍的表现。

    血狼在她们心中已经是恐怖的代名词了,这个年轻热,居然真的杀了血狼?

    不过之前战斗的枪声还有惨叫声,她们也都听见了,血狼的守卫都被杀了,应该是没有错了。

    “好了不要说这些没用的了?!苯魇呓ニ档?,“你们都站到这边去,先说下这屋内还有没有别人了?”

    江流石说话语气淡淡的,看着有些冷漠的样子,但总比张海和孙坤好多了。

    另一个女孩小心地说道:“后院还有两个人……他们说是……玩具……”

    “玩具?”江流石问道。

    “他们把抓起来折磨到死的人,叫做玩具?!庇忠桓雠⑿∩亟馐偷?。

    “原来如此……孙坤,你过去看一下,小心一点。如果不成人形了,就给他们个痛快吧?!苯魇档?。

    “好的?!彼锢ち⒖坛笤喝チ?。

    剩下江流石三人继续看着这些女孩子:“血狼他们住在什么地方?”

    “楼上……”

    “来个人带路?!苯魇档?。

    这些女孩子面面相觑,要么别过脸,要么使劲低着头。

    “你来?!苯魇姹阒噶酥澳歉鼋馐汀巴婢摺钡呐?。

    这女孩的脸他隐约有些印象,应该就是之前躲在窗帘后看的那个。

    她的胆子估计要大一点,江流石知道这些女孩非常害怕,但他也懒得解释什么。光是解释,也不可能就完全打消了她们的恐惧。

    看这些女孩不是面黄肌瘦,就是衣冠不整,身上全都是伤,知道就她们都是被血狼队伍抓起来的,平日里受尽折磨。

    没有自保能力的女性,在末世这种时刻就是羔羊,如果遇到了比较有人性的正常幸存者队伍还好,一旦被血狼这样的队伍盯上了,那就凄惨了。

    她们现在都如同惊弓之鸟,个个忐忑不安,不过江流石也只是来办自己的事情的,待不了多久。

    这女孩一惊,但是也不敢拒绝,只能鼓起勇气站起来。

    “带路吧?!苯魇档?。

    这女孩慢慢地走在前面,带着江流石他们来到了三楼,然后走到了最里面的一间房门前。

    这房门口还是挂着一把大锁,张海走过去,照样又是一枪,将锁暴力地打开了。

    房门踹开,张海端着枪进去查看了一番,过一会儿就传来了他的笑声:“老大,江哥,你们进来看,这血狼的存货,还真是不少??!”

    江流石和江竹影对视一眼,都走了进去。

    那女孩站在门口,不敢进去也不敢走开,只能局促不安地立在那儿。

    这间房间面积很大,一进去先是一个小的会客厅,然后是卫生间和一间大卧室,还有一个差不多和卧室一样大小的衣帽间。

    不过现在,那些无用的家具早都被扔掉了,除了一张床以外,到处都堆满了物资。

    这血狼看来也是个“朴实”的人,连爱好都这么朴实,比起睡在一个华丽的房间里,明显是睡在物资当中更让他觉得安心。

    然而这些被他每晚守着的宝贵物资,现在都成了江流石他们的战利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