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流石和江竹影两兄妹互相配合,让他的救援没有起到丝毫作用,皮衣女人还是瞬间被杀死了。

    这下血狼顿时失去了援助,他手上的八一杠已经没有子弹了。

    而那些还在犹豫要不要逃走的血狼成员,看到这皮衣女人被杀死的场景,也是彻底呆不住了。

    那皮衣女人在江竹影和江流石的联手攻击下,就像是毫无反抗之力一样,他们的实力比起这皮衣女人可还要差多了。

    “跑!”

    “走了,换个队伍还不是一样活!”

    这些幸存者都是无利不起早,再怎么疯狂,但完全就是在送命的事情还是不会有谁去做的。

    但是他们刚一开跑,枪声又响起了,同时还有一只手雷飞了过来。

    孙坤和张海能起到的作用不大,但这些丧家之犬还是能对付得了的。一旦起了逃跑的心思,这些人哪还会停下来好好反击,听到枪声也只是拼命地往门口跑去,简直就是活靶子。

    面对这种情况,孙坤和张海岂会手软了。

    江流石站在车门口,猛地将枪口转向了另一边。

    血狼这时候已经彻底抓狂了,他对江流石的仇恨,已经超过了对江竹影异能的渴望了。

    这江流石为了杀掉那皮衣女人,总算是停车了!而且打开了车门!

    实际上,江流石也不得不停车了,继续在中巴车上,只会给血狼继续攻击轮胎的机会,等到中巴车抛锚,被动停车,不如现在主动。

    而且这样的主动,还击杀了皮衣女人。

    对血狼的突袭,他也是早有准备的。

    “哒哒哒!”

    江流石连续开枪,血狼则不断地快速变向。

    江流石的神经反应速度虽然很快,但他的胳膊却还是普通人的胳膊,移动枪口的速度跟不上血狼,子弹在地面上打出了无数碎屑和火花,但却没有击中血狼。

    不过就在这时,江流石的身前猛地弹出了好几道电流,朝着血狼击去。

    这电流纵横交错,形成了一张电网,让血狼无法再躲避了,他猛地横向一蹿,消失在了中巴车后。

    “小心!”

    江流石看到头顶亮起了电网,他毫不犹豫地转身抬起枪口。

    “哒哒哒!”

    又是一阵扫射,而血狼的身影则从他头顶一跃而过了。

    血狼的全力爆发下,速度极快,他完全就是一只正在通过不断围绕攻击,寻找一击必杀机会的恶狼。

    江流石和江竹影背靠中巴车,血狼也以中巴车作为掩护。

    “星种?!?br />
    在江流石的脑海中,瞬间出现了中巴车后视倒车摄像头的画面。

    血狼以为自己躲在中巴车后,江流石和江竹影就会忌惮,不知道他何时从哪个方向又发起突袭了。

    却不知道,有星种在,即便从中巴车上下来了,江流石也能在脑海中看到摄像头监控到的画面。

    他很快就看到了血狼的身影。

    血狼忽然冲出时,其恐怖的移动速度和力量都让人深深感受到他的强悍,但是当他小心翼翼躲在那里,伺机准备冲出的时候,却是一种颇具反差的可笑感。

    那个角度,江流石很难射击到,他对江竹影做了一个手势,又无声地做了个口型:“攻击?!?br />
    虽然江竹影什么都没有看到,也不知道江流石看到了什么,但她还是立刻毫不犹豫地抓住了锁链顶端,然后将长刀直接扔了过去。

    此时她的眼神忽然间变得凌厉起来,强大的电流让她的头发无风自动,浑身表面都有细小的电流在跳动。

    “嗤!”

    长刀所处之处,电蛇乱舞。整把长刀,都被电流所环绕了。江流石让她攻击,江竹影就直接用出了自己最强的战斗力。

    这样的电流,就是十几只,甚至是更多的丧尸,也要被直接烧成焦炭了!

    当然,江竹影也没有办法一直维持这样的电流量。

    而这时,江流石也毫不犹豫地趴了下去,枪口直接瞄准了地面。

    血狼正准备扑出来,他的身影隐藏在一个轮胎后面,但是这电流忽然来袭,他肯定是要躲避的!

    “嗤!”

    看到那长刀忽然像是长了眼睛一样甩了过来,还携带着如此强烈的电流,血狼顿时一惊。他速度极快地往后一闪,就在这时!

    “砰!”

    一股剧痛,突然从他一只手臂传来!

    血狼是四肢着地的,他这么一躲,手臂立刻暴露在了江流石的视野范围内。

    而江流石则是没有丝毫迟疑地扣下了扳机,就在他出现的短短一瞬间,一枪精准地命中了他!

    血花四溅,连骨头渣都跟着爆了出来,这条手臂,顿时就打断了!

    “??!”血狼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他完全不明白自己是怎么被攻击到的。

    不过血狼并没有停下躲闪的步伐,哪怕是手臂被打断的瞬间,他也向后一跃,重新躲在了一处轮胎后面。

    “咔擦?!彼搅私魇匦禄坏坏纳?。

    这声音让血狼恨得咬牙切齿,他的手!

    异能全开,加上剧痛的刺激,让血狼的头脑都有些不清醒了,浑身的血液都仿佛集中到了头部。

    杀了江流石,一定要杀了江流石!

    猛地,血狼蹿上了车顶,然后一下子朝江流石所在的方向扑了下去。

    “嗤!”

    在江流石的头顶,瞬间张开了十几道电流组成的电网,血狼这一扑,直接就扑在了电网上!

    血狼也是没有办法了,那种情况下都被打断了一条手臂,今天如果不能将江流石和江竹影当中任何一人击杀掉,自己就没有办法活着离开了。

    但是他的一举一动,好像都被掌握了。

    这电流,让血狼瞬间麻痹,身上的毛发都被烧焦了。

    “给我去死!”即便是在身体麻痹之中,血狼也惨叫着,亮出了利爪,直接抓向了江流石的脑袋。

    “当!”

    江竹影的长刀,挡住了血狼的爪子,江竹影的力量当然不如血狼,可是长刀上面缠绕的电流,直接让血狼的这只爪子直接冒出了一股烟来,肉都被烧焦了。

    江流石和江竹影的配合,太默契了。

    而这时,江流石的枪口也已经抬了起来。

    “砰!”

    几乎是响在耳边的一声枪响,血狼一侧头,顿时感觉自己的肩膀被炸碎了。

    他重重地落在地上,在惨嚎中看着不远处的江流石和江竹影。

    血狼慢慢挣扎着站了起来,这江流石和江竹影,就站在那里看着他。

    现在的血狼,太凄惨了,他还以为,江流石下车,就是迎来了自己的末日,没想到,反而是他走向了灭亡。

    “草!”血狼怨毒地看着江流石二人,他说话都含糊不清了,浑身的肌肉也因为电击在不断抽搐着,他冲过来,挥舞着已经烧焦的爪子打向了江流石。

    江竹影刚要动手,就看到江流石抬起了枪口。

    这时的血狼,他的身体速度已经下降很多了,只是比普通人还是要强一些,江流石手中的自动步枪,喷吐出火舌!

    江流石的身体速度虽然慢,但是这种状态下的血狼,已经不足以完全躲开他的子弹了。

    “砰!砰!”

    连续两枪,打向血狼的心脏,血狼眼看着江流石开枪,提前就做出了闪避动作,然而却没有完全闪开,两枪都打在了血狼的肩膀和胳膊上。

    胳膊被打穿,血肉模糊!

    血狼全身是血,这也就是狼人,如果是普通人,中这么多枪,早就失血过多而死了。

    他看着眼神和表情都极为冷静的江流石,真的是太恨了。

    哪怕能打到江流石一下……

    “你他@妈就只会用枪!”血狼又是一爪子挥了过来。

    江流石的那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血狼,淡淡地说道:“是啊?!?br />
    “嘭!”

    鲜血四溅,血狼这次刚一偏头,就感觉自己的眼前被鲜血弥漫了。

    他这次的闪避动作,让他自己将脑袋,送到了江流石的枪口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