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啪啪!”

    数不清的玻璃碎片,如天女散花一般从空中落下来,摔在水泥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扔瓶子的张海,整个人都看傻了,嘴张得几乎能塞下一颗鸡蛋了。

    “卧槽,假的吧!”

    孙坤彻底懵逼了,这江流石,真的是用枪的新手?

    打定点靶,很多人掌握要领之后,还可能很快上手,毕竟按照射击距离的远近,选对了相应的照门标尺,固定射击角后,只要手抖得不算厉害,射出去的子弹,一般不会偏太远。

    可是,射移动靶?这难度可夸张了。

    打中一个扔出去的酒瓶子,速度还那么快,这比奥运会的飞碟射击项目,还要难!

    奥运会的飞碟射击,用的是霰弹枪,一枪打出去一大把弹丸分散开来,只要一个弹丸打中飞碟,就算中了,可即便这样,脱靶的事情也常有发生。

    而江流石呢,他用的是八一杠,一枪出去就一颗子弹,打中一个高速飞行的酒瓶,这得多快的手,多准的眼睛?

    预判啤酒瓶飞出去的距离,瞄准,射击,一切都要在零点几秒内完成!而且啤酒瓶飞出去得越远,难度就越高,江流石这一枪打出去,啤酒瓶至少飞出去二十米了。

    “江大哥,你玩我吧,你真的是玩枪的新手,保险都不会开?你以前国家射击队的吧?”

    张海实在想不出,除了国家射击队专练飞碟和移动靶的,还有谁有这本事,就算那些当兵的,他们打的也都是定点的胸靶,军队里的那些狙击手,枪神,他们打得当然准,可真把他们叫过来,打扔出去的啤酒瓶,也多半要抓瞎,他们没玩过??!

    “废话,我哥干什么的我不知道么!”

    江竹影骂了张海一句,她从小跟江流石一起长大的,江流石干什么的她当然清楚,至于说在业余时间练枪,那在华夏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只有土豪玩得起。

    “弹匣都给我?!苯魇蛊鹆税艘桓?,一伸手。

    这还说什么,张海赶紧把身上配的弹匣,一股脑的塞给江流石。

    “一会冲出去,我冲在前面,你们两个在后面火力支援,孙坤射机枪,张海扔手雷,竹影,你留在车上,跟我一起?!?br />
    孙坤的异能,是壁虎一般的攀爬能力,这让他可以在大楼的任意一个不可能的角落,选择隐蔽地点。

    机枪这玩意,用好了也是一门艺术,这可不是抗日神剧那种,主角一发飙,端起机枪冲出战壕就开始狂扫,扫到一大片鬼子,真的那么用机枪,绝对得挂。

    机枪手首先要做到的,就是隐蔽,一个好的机枪手,枪法反而是在其次了,重要的是对战机的把握。

    孙坤不算什么好的机枪手,但是只是做好隐蔽,应该还可以。

    至于张海,他手上力气远超常人,拉远几十米的距离扔手雷,才是最能发挥他战斗力的作战方法。

    江竹影队伍里的手雷一共不超过十颗,但是如果用好了,那张海就是一门重炮!

    江流石提着八一杠,直接跳上了基地车,江竹影紧随其后。

    “江哥,你打算让老大开车?”

    张??戳艘谎劢裼?,江流石用八一杠,当然要江竹影开车了。

    江竹影的车技,大部分是末世之后才练的,以前江竹影家家境一般,江竹影哪里会开车,末世之后时间不长,江竹影虽然苦练,但车技也不能说好了,而且她开的还是越野车,现在是一辆笨重的中巴,这能行吗?

    “不用,我自己开,竹影,你负责攻击就行!”

    江流石坐在驾驶座上,一把拉开了驾驶座左边的窗户,八一杠直接架在了窗框上。

    张海和孙坤都看傻了。

    啥意思?江流石打算一边开车,一边开枪?

    这是在逗我吗?

    无论开车,还是开枪,都要集中十二分精神,外面敌人遍布,路上还摆了各种路障,能开好车就不错了,要在看清路况,打好方向盘的同时,还要瞄准敌人射击?

    车速在动,敌人也在动,一边开车一边开枪,单手打方向盘,单手玩八一杠,还要换挡,踩离合,踩油门,踩刹车,这能射中了?

    一心二用也不是这么用的吧!

    “孙坤,你去开门!小心点!”

    江流石吩咐道,孙坤吞了一口口水,这哪里是在玩枪玩车,这是玩命啊。

    他看了一眼江竹影,江竹影已经坐在副驾驶上,摘下了武士刀,一拉刀上的锁链,哗啦一声,锁链环环撞击,金属之音清脆悦耳,她显然是准备上了。

    “得,这对兄妹也是疯了,老子舍命陪君子了!”

    孙坤心一横,纵身一跃,直接跳到了金属存储堆上,他在金属堆上连续跳跃,跳到仓库大门之上,他双脚分开,稳稳的站在九十度垂直的墙壁上,拉开了卷闸门。

    随着“哗啦啦”的卷闸门开启声音,江流石挂上档,一脚踩下了油门。

    “坐稳了!”

    江流石单手握方向盘,目光直视前方,基地车瞬间加速,强大的加速度让江竹影的身体几乎陷进了副驾驶座椅里面。

    “嗡!”

    基地车发出野兽一般的轰鸣,如同狂牛一般冲了出去。

    “这车!”

    孙坤看得心潮澎湃,这哪里是中巴车,根本是F1方程式??!

    这时候,在仓库大门之外,血狼的队伍正在埋伏着,地上已经拉开了拦车的钉子带,金属工厂的大门,也被血狼调来的两辆重型卡车给堵上了,大门四周则是钢筋混凝土墙,这已经是天罗地网,根本别想冲出去。

    血狼成员,已经在工厂的大路上设置了各种掩体,一个个荷枪实弹,就等着江竹影他们断了补给后,不得已冲出来决战了。

    但是,他们没想到才等了两个小时,就看到仓库的卷闸门打开,接着一辆看起来破破烂烂的中巴车,如史前巨兽一般冲了出来!

    “操,冲出来了?!?br />
    “找死!”

    “兄弟们抄家伙!”

    血狼成员狂吼着,这些人,就算不是异能者的,也是亡命之徒,他们加入血狼之后,都是既得利益者,只要你够狠够强,那么就能在血狼中站稳脚跟,肆意的凌辱女人,蹂躏奴隶。

    末世之后,已经将人性的疯狂与丑恶,完全激发了出来。

    (继续打滚求票,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