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未蓄力完全的空气炮撞了,杨青青一时还没有断气。

    她身体瘫在地上,艰难地抬起头看向那辆中巴,嘴巴里不停地涌出血沫。

    我就要死了?杨青青不敢相信。

    不管是试图抢车,还是杀掉江流石,杨青青原本都没有当做一件大事,也就是在江流石拆穿她,让她知道抢不到车了以后,她觉得很郁闷而已,但是杨青青完全没有想过,打江流石,打中巴车的主意,她居然会付出生命的代价。

    杨青青不想死,她是个异能者,而且年轻漂亮,和江流石那种**丝不同。她怎么能死呢?

    就在这时,她忽然听见身后传来了一阵声音。

    杨青青一听,脸上就露出了无比恐惧的神色,她知道,这声音是丧尸的脚步声,那熟悉的“嗬嗬”声,越来越近了。

    由于空气炮的声音,还有她身上的鲜血,远处的丧尸被吸引过来了。

    她急切的眼神投向车内的江流石,然而,江流石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终于,杨青青感觉到一只手忽然抓住了自己,她的眼神顿时变得绝望……

    看到杨青青被淹没在丧尸当中,江流石的脸上还是没有什么表情变化。

    对于敢于觊觎他中巴车,还想害死他的人,这下场是她应得的。

    ……

    空气炮的一声爆响,也传到了楼上。

    江竹影一听,立刻将最近一间实验室的丧尸清理了,然后跑到了窗户边上向下望去。

    她一眼看到,楼下一片狼藉,十几只丧尸尸体横躺着,不过,中巴车还停在那里。

    这时,中巴车的天窗打开了,江流石从里面伸出了手来,打了一个“OK”的手势。

    江竹影顿时松了口气。

    “老大怎么了?”张海和孙坤也连忙凑过来问道。

    江竹影说道:“没事,估计是又有丧尸被引来了,现在已经没问题了。我们快点去实验室,把东西拿到手?!?br />
    他们这时已经距离顶层很近了,但是到了实验室后,他们却发现,实验室的大门是紧闭的。一般的防盗门,张海光是靠手指就能轻松地把锁都给撬开,但是这扇门,却是非常结实。

    国家实验室的防盗门,自然不容易开。不光防盗,而且还是防爆防弹的。这样的门,就算是异能者看到也只能抓瞎。

    “我来?!彼锢せ疃艘幌律硖?,捏了捏手指,说道。

    他回到了之前被他们清理出来的那间实验室内,然后将窗外的防护网用钳子夹断了,从窗户爬了出去。

    在没有任何防护措施和工具的情况下,孙坤直接用双手抓住窗户上面的墙面,双腿在窗台上一蹬,然后就“蹭蹭蹭”地往上爬去了。

    他的双手和双脚就像是脚蹼一样,能够稳稳地抓住各种地形,完全和一只壁虎没什么两样。而在他的背后,则背着轻机枪。

    爬到了实验室的窗口后,他仅靠双脚挂在墙上,钳断了防护网,然后先对空放了一枪。

    “嗬嗬!”很快,被枪响吸引来的丧尸就全部挤到了窗口。但是孙坤距离窗口还有一段距离,这些丧尸虽然从窗口中拼命地弹出身体来试图抓到他,但根本就够不着,反而有两只丧尸从窗口中翻下,重重地摔到了楼下。

    孙坤则是嘿嘿一笑,将枪口对准了这些丧尸,扣下了扳机。

    仅仅十几次射击后,就没有丧尸再出现了。

    能够在国家实验室工作的院士、以及一些教授,恐怕末世爆发前就已经被紧急疏散了,当然他们疏散后,是生是死就不清楚了。剩下的这些人不是变异成了丧尸,就是成了丧尸的口粮。

    孙坤翻进窗口内,不一会儿就从内部将门打开了。

    江流石也听到了楼顶的枪声,他抬头向上望去,正好看见孙坤进入了国家实验室的窗口内。

    ……

    大约二十分钟后,江竹影他们就提着一个被塞得满满当当的大包下来。

    一出门,他们就愣了一下。

    之前在楼上,距离太远,只能看到人影,根本不能具体分辨。

    但是现在一看,他们就发现情况不对了。

    这些丧尸尸体间,还有一大滩鲜血。

    而杨青青,则不见了。

    孙坤眼尖,一眼就看见了那鲜血当中,躺着的是杨青青的残尸。实际上,只有衣服还能辨认出来,尸体早已经不全了。

    这情况,是摆明着的,杨青青被丧尸给吃掉了。但是以杨青青的逃跑能力,怎么会被这些丧尸给吃掉?

    江竹影连忙看向了基地车内,还好,江流石没有事,如果有事,之前就不会给她打手势了。

    张海和孙坤互相看了一眼,也都面带疑惑地看向了江流石。

    “江哥,这是怎么回事……”

    张海刚问了一句,江流石就在车内说道:“杨青青试图杀人抢车,还拿出手雷想要将我连人带车炸掉,这时候丧尸来了,她注意力都在害我上,没有发现,所以被偷袭。我在车内,当然也不会救她。之后,我将这些丧尸撞死了?!?br />
    “还有这种事……”张海和孙坤都愣了,其中孙坤视线在周围一扫,忽然目光一定,然后跑过去捡起了一枚滚到了路边绿化带处的手雷。

    “真是杨青青的手雷?!彼锢そ饷妒掷?,交给了江竹影。

    江竹影拿着手雷,眼神有些发冷:“想杀人夺车,这种人,该死!我们是一个团队,要想互相协作,就不能觊觎他人的东西,更不能想着谋害别人。这才末世多久,她一周前都还只是个学生,现在却已经想法这么恶毒了。说明这种人,本来就天性恶毒,留不得?!?br />
    对江流石所说,杨青青心怀不轨的事情,孙坤和张海都没有什么怀疑。杨青青对江流石的不满,昨天在饭桌上就已经表露无遗了,而江流石又不可能下车,这枚手雷只能是杨青青自己拿出来的。

    至于是不是见死不救,还是干脆就是江流石撞倒的,这都无关紧要了。

    只是孙坤和张??醋懦的谏袂榈坏慕魇?,忽然对他有了新的认识。这江流石,虽然只是个普通人,但也是个不能招惹的狠角色??!

    杨青青招惹了他,他根本没借用江竹影的力量,自己就将杨青青解决了,而且,死得还很惨!

    中间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过程到底是怎么样的,也只有江流石才清楚。

    “上车吧?!苯魇底?,露出了一丝微笑。

    铱,到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