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青青一听,脸上挂着的妩媚笑容顿时僵住了,冷水也没有?

    这都末世了,法律失效,道德沦丧,加上人们都过着朝不保夕的生活,不知多少人在放纵**,可是这个江流石,自己摆明了的诱惑,他居然视而不见?他是看不懂吗?

    杨青青怒了,她原本已经计划好了,上车后就夺走江流石的车,这辆车防弹,而且撞击力可怕,如果能据为己有,能大大提升杨青青在末世中的生存能力。

    杨青青虽然是一个异能者,其实她的实力很差,只是弹跳力和灵巧度远超常人,真的战斗,别说硬刚变异兽了,就算是普通丧尸,她也最多同时对付五六个,要是多了的话,她就要逃跑,不过她的逃跑能力,确实出众。

    夺走江流石的车,成为自己的座驾,至于江流石,这种靠运气好捡到一辆改装车的**丝,他能活到现在已经是赚了,成为丧尸的食物,才是他应得的下场。

    如果江流石死了,自己夺车也死无对证,当然,想要应付江竹影还是很难,这个小妮子对她哥哥感情太深了,杨青青担心,就算编造出什么谎言来,江竹影也可能迁怒于自己,所以杨青青打算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开着江流石的车跑路。

    这车上食物又多,变异兽肉也多,够自己很滋润的活一阵子了。

    杨青青实力有限,有了这辆车,加上她还勉强的实力,想要自立门户虽然不可能,但在末世中生存下去没有任何问题,实在不行,再加入别的组织就可以了。

    但现在,江流石死活不开车门,这让她恼羞成怒。

    “江流石,你是真傻还是假傻,本姑娘都说得这么明显了,你还装不懂吗?都末世了,活了今天没明天的,这不放纵一下,你还是不是男人?你那方面有问题吧!”

    杨青青一手按在车门上,下意识的就去拉车门。

    她也不知道这改装中巴车的车门什么原理,是不是要刻意的锁一下,之前江竹影刚刚下车,她就抱着试试的心态,看看能不能把车门拉开?

    结果车门自然纹丝不动。

    看到这一幕,江流石的脸色彻底冷了下来,他的目光之中,也闪过一丝杀机。

    杨青青拉车门的动作,这根本是摆明了的入室杀人!

    为了一辆车,在末世之中杀死一个人确实很正常,那些底层的幸存者,为了一片面包杀人都不奇怪。一个看似妖娆女人,却极可能是最狠的毒妇。

    江流石嗤笑一声,嘲讽道:“我就算放纵**,也不会找你这种两面三刀的蛇蝎女人,你想要我的车,好啊,拿命来吧!”

    江流石说着,不动声色的按下了空气炮的蓄力按钮。

    杨青青听江流石这句话,脸色大变,手也在车门上彻底僵住了,她勉强笑了笑,说道:“江哥,你……你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br />
    江流石鄙夷的看了这女人一眼,冷声道:“我提议留一个人下来通信的时候,我就知道你会留下来,而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为了我的车,你表演得不错啊,看看你刚刚的样子,我觉得你根本不配被称为女人,你就是一张披着人皮的母禽兽,你也想用美色勾引我?不好意思,在我眼里,上你比上丧尸还恶心!”

    江流石言语恶毒之极,这话落在杨青青耳中,杨青青像是被电击一样。

    上她比上丧尸还恶心???

    杨青青是一个嫉妒心很重的女孩,之前她不服江竹影,就是因为嫉妒,现在被江流石如此讽刺,她心里的杀意,蹭得一下就上来了。

    “你以为你是谁?和平年代,你就是个小**丝,现在末世,你的实力连女人都不如,车门都不敢开,你就是一个废物!要不是你运气好,捡了一辆破车,又有个妹妹罩你,你就跟路边的狗屎一样,本姑娘看都懒得看你一眼,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算什么玩意儿,还想上老娘,想想我都恶心!”

    已经撕破脸了!

    杨青青深知,江流石拆穿她的目的之后,她已经不可能留在这个队伍里了。

    以江竹影的护短,他哥哥说什么她都信,这队伍里再也没有她的容身之地!

    她必须一个人出去闯荡,哪怕抢不到车,也得如此。

    可是已经决定要走了,她以前在队伍中积压下来的所有愤怒,对江竹影的嫉妒和不满,对江流石的恨,全部爆发了出来。

    杨青青也不甘心就这么走了,她从裤兜中一摸,竟是摸出了一个圆滚滚的黑色球体,那是一枚——手雷??!

    异能者虽然比普通人强大,但是在进化的初始阶段,他们的异能,还是不如热武器来的厉害。

    很多异能者,都会兑换热武器,手雷作为一次性消耗品,虽然威力巨大,但是比轻机枪的价格低很多,杨青青就换了一枚。

    一枚手雷,扔在挡风玻璃上,杨青青不信这玻璃还炸不开,唯一的问题是自己要拉开距离,不要被误伤。

    到时候,江流石必然被炸得死无全尸,只是问题是这车说不定也炸坏了。

    如果车没坏,她还可以从破碎的挡风玻璃中爬上去,开车走人,这比她一个人步行闯末世要安全得多。

    拿着手雷,杨青青展开自己的极限速度,和基地车迅速拉远距离。

    杨青青的异能就是灵活,而基地车目标太大,笨拙得多,想要躲开手雷,根本是不可能的一件事。

    看到手雷出现,易云却默默的松开了一只按下去的空气炮蓄力按钮。

    此时,空气炮只蓄力了一半,比起当时灭杀变异野猪威力弱了许多,但是击杀杨青青,已经足够。

    “轰!”

    一声爆响,可怕的气爆声响起,轰穿了大气!

    一道肉眼可见的冲击波,夹杂着水雾向杨青青轰去,而这时候,杨青青的手雷还没有拉响!

    空气炮的速度太快了,杨青青整个人看到那像是震动空间一样的冲击波冲来时,她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

    “??!”

    杨青青发出一声惨叫,她的胸口像是被万斤大锤击中,整个身体如同稻草一般飞了出去。

    基地车一炮震碎了杨青青的所有肋骨,左肺右肺也一起破裂!她整个人像是一团烂肉一般被蹦出十几米远,重重的摔在地上。

    “啪嗒!”

    杨青青手中的手雷也跌落在地,咕噜噜的滚远了。

    杨青青满脸是血,目光中满是不甘、不解和不可置信之色。

    她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刚才是被什么击中的,一股可怕的冲击波,是那辆车发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