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了,你们的储物间在哪儿?”江流石问道。

    ……

    看着江流石和江竹影走远,杨青青脸色难看地收回了视线,生气地低声说道:“就这个人事多!你们不觉得,自从他来了,竹影就处处向着他吗?”

    “那个江流石,说来说去,不就只有车厉害吗?”杨青青接着说道。

    看张海他们都不说话,杨青青怒气冲冲地站起来走了。

    这些人,都是怂包!

    ……

    江流石在储物间内查看着,他是一个对物资很在意的人,今天的变异犬,他知道自己能分到绝大部分的份额,但具体有多少,以及这些肉放在那里是个什么样的规模,江流石还是想亲眼看一下。

    这都是重要财产。

    那些幸存者处理变异兽肉的手脚很麻利,而且切割手法也很好,一个个的肉块,整整齐齐地放在那里,看上去干净又令人有食欲。

    江流石很满意,这变异犬的块头比起变异野猪小不了多少,他分到的数量也是相当可观,几乎是这变异犬的四分之三了。

    剩下的四分之一,大部分又都被江竹影得到了。

    江流石正心满意足地欣赏着,忽然听到,门外传来了有人说话的声音。

    “什么事啊,这里比较安静了,你就这里说吧?!币桓雠怂档?。

    “还不是那个土包子的事情!”另一个江流石有些熟悉的声音响起。

    这不是杨青青吗?

    江流石原本对这两人的对话不在意,但接下来,他却听到了自己的名字。

    “那江流石,还有江竹影,真的是挺过分的!”杨青青愤怒地说道。

    江流石轻轻地走到了门口,从猫眼向外望去,看到了杨青青和另一个女人,那女人,他隐约有些印象。他刚和江竹影相遇的时候,这女人也在,也是个普通人,但运动能力比较强,不怎么说话,看上去不太好相处。

    她当时就一直和杨青青走在一起,看来两人的关系比较好。

    “江竹影说,要让我们明天和她一起,陪她哥哥去金陵大学!”

    “???为什么?”这女人问道。

    “谁知道他!”杨青青愤怒地说道,“其实我也不是不愿意一起行动,但他都不是我们队伍的人啊。你看他除了吃饭,都在那个车里呆着,把那车宝贝得跟什么似的,其他人都不让靠近。我们出去,也只有江竹影能坐他的车?!?br />
    杨青青越说越觉得气不过,被江竹影那样不留情面地打断了她的话,自己明天还不能不去……

    这个江流石,从一开始她就觉得跟他看不对眼。

    不过杨青青自己也知道,她一开始看江流石不顺眼,很大原因是因为她不爽江竹影。这种时候,厉害的江竹影忽然来了个普通人的哥哥,她本来是幸灾乐祸的。

    但是很快,这个哥哥就让人刮目相看了,在她的影响下,这些幸存者本来都在私底下偷偷地嘲笑江流石,看江流石的笑话,对江竹影表示同情,但现在,一个个看江流石的眼神都变了。

    就连另外一个异能者,都开始跟着张海的脚步叫起“大哥”来了。

    都不是他们的队伍的,叫什么大哥!

    不过都是为了讨好江竹影而已……

    一个一个的,都只知道江竹影!

    说到这里,杨青青忽然自己想到了什么。

    江流石的那辆车,确实很厉害,如果她能得到的话……

    不过想了想,杨青青觉得这个不可行,她的开车技术太差了。江流石的车再厉害也比不过坦克,但是给她一辆坦克,她却不会开,那也没有任何意义啊。

    但是她自己得不到,也有别的办法。

    “既然他想让我们帮忙,那他就应该把自己当做我们队伍的一份子,那辆车,应该当做队伍共同的车,由大家选举一名司机来开嘛。就算还是他开,那也应该拿出来公用?!?br />
    杨青青想的是,如果她能在中巴车里呆着,肯定比在越野车里呆着安全多了。今天大战变异犬,让她产生了深深的不安全感。

    而中巴车的防御性能则给了她非常深刻的印象。

    相比之下,越野车这种防御性还远不如冰柜车的,怎么能让她安心呆着!

    “话是这么说,不过他肯定不愿意吧?”那女人说道。

    “就他小气家子的那个样,肯定不愿意啊,不过我就不信只有我一个人这么想,等我去跟大家都说了,让大家提出来,江竹影也不能不重视所有人的意见吧?她如果不同意,那大家肯定会对她失望的?!毖钋嗲嗨底?,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

    其实看江竹影那个兄控的表现,很可能真的会不同意,那样的话,江竹影就会面临更大的压力了。

    也许到头来不仅失去了大家的信任,还得将车给拿出来。

    这个办法,可行!

    “好了我睡觉去了,明天找机会,我先跟其他的异能者商量了。这是为了大家的利益和安全,他们不会不同意。而且,万一那个江流石被丧尸咬死了呢?他毕竟是个普通人嘛?!?br />
    杨青青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那女人一愣,然后也笑了一下。

    确实是这样,估计这最后一句,才是重点吧……

    杨青青说完后便走了,那女人也离开了。

    在她们走后,不远处的一扇房门打开了,江流石从里面走了出来,看着杨青青离开的方向若有所思。

    这杨青青,默认自己肯定已经回到了房间,却不知道,自己今天偏偏在查看他们的储物间。

    毕竟有他自己的很大一份肉了,江流石这种对物资其实很重视的人,当然会确认一下自己的份额到底有多少了。

    “杨青青……”江流石摸了摸下巴,他还真没有想过,这女人居然会想着搞事情。原本这女人在他眼里,完全没什么存在感的……

    夜间的别墅区并不平静,时常从远处传来丧尸的嘶吼声。

    这些声音,时高时低,听上去也不像是随意嘶吼的那种,而且一听就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哪怕知道只要不发出大的声音,不在夜晚制造出明亮的灯光,就不会有丧尸接近他们,而且晚上都有人在不间断地守夜注意情况,但不少幸存者还是睡得不踏实。

    然而这就是在末世生存的现状,他们已经算是幸运了……

    江流石躺在床上,也听到了丧尸的嘶吼声。

    不过他只是略微顿了一下,然后就接着看剧了。

    看着看着,江流石还忍不住想,不知道以后这些剧,是不是也能交换物资,不管是跟军方,还是跟幸存者。

    反正只需要搜集一些U盘,就能反复地拷贝了……

    ……

    第二天,江流石起了个早。

    他昨晚睡得不算早,但睡眠质量却很不错。

    躺在基地车里,安全感肯定要比那些幸存者高多了。

    “早?!?br />
    “大哥早啊?!?br />
    吃早饭的时候,江流石看了杨青青一眼,她也这看向了江流石,然后笑着对江流石点了点头,以示问好。

    江流石也微微一笑,他的表情,看起来可是比以前要热情多了。

    杨青青愣了一下,不知道江流石怎么就突然笑容这么温和灿烂了。不过她也懒得去想了,今天,她就会跟那些异能者通气,将那件事情提出来。

    不知道到时候,江流石还能不能笑得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