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话的那名军人虽然不是异能者,但听了江竹影的话也很意外。他跟江竹影这支幸存者队伍打了几次交道了,知道队伍中最强的人就是江竹影,而且看江竹影每次带来的物资都不少,来来回回几次也还是那套人马,就知道即使是在所有他们接触过的金陵异能者中,江竹影也属于实力在上游的。

    否则的话,一般的幸存者队伍,不要说成员了,就是首领都很有可能每次不一样,带来的物资,也是看运气,有多有少,哪像江竹影的队伍发挥这么稳定。

    当然这次,他们则是超常发挥了。

    这军人感到惊讶的是,这人怎么也实力很强吗?主要是他打的……难道他比江竹影还强?

    江流石一看这军人的眼神,就知道他误会了。他对这种误会挺无感的,但是,也不会特意去解释什么。

    “这个肉,暂时还不卖?!苯魇低?,看将江竹影和杨青青她们说道,“你们的份额想卖的话就卖吧?!?br />
    “???没事没事,我们也不用了?!蹦羌∪饽械热嘶ハ嗫戳艘谎?,连忙摇头道。

    杨青青也说道:“我也不用了?!?br />
    她咬了咬嘴唇,看着江流石。

    江流石这淡然的语气,和江竹影那种说一不二的感觉,乍一听似乎不太一样,但其实都是一个路数的。

    对杨青青来说,她已经习惯平时被江竹影指挥了,现在突然感觉到,好像江流石也在做主了。

    这次的事情上,江流石确实是占据了大头,但如果是其他人占据大头,在队伍里其实也还是首领来先做安排的。但他们的首领不要说是这次的事情了,就是那些跟江流石无关的事情,也要问过他的意见!

    杨青青其实是想换些东西的,但是看其他人都说不换,她也不好增加麻烦了,谁让她的肉就那么点呢?估计分到最少的就是她了。而这种没有换到东西的郁闷,她都归结到询问他们的江流石身上了。

    “又不是我们队伍的,指手画脚……”杨青青心中无语地想道。

    “不换啊……”那军人看了看变异犬的尸体,脸上露出了可惜的神情。

    其实幸存者队伍带来的变异兽肉往往都不多,除非是要换取大量子弹,或者是像江竹影这样来做重要交易的时候,才会拿来数量足够多的肉。

    能够杀死变异兽的幸存者队伍里都有异能者,而变异兽肉对异能者来说是很重要的。

    这么一整只变异犬,价值很高,如果能换到手,那今天军区的收获就大了??上А?br />
    “那你们想换的时候再来?!本私幼潘档?。

    和江竹影之前所说的一样,这些军人对他们的态度还是很客气的。这个军区存在的目的就是搜集物资,而光靠他们搜集肯定不如和幸存者各取所需来得快。彼此都没有必要互相得罪。

    “对了,”江流石忽然问道,“我想请问一下,现在的局势怎么样了?”

    之前星种已经告诉他,末世爆发之后,整个世界将会迅速地进入崩毁状态,但是具体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星种也没说。

    军方背后是国家,在末世前他们就已经保存了很多重要技术,对局势应该也有一定的掌握,那些安全区,安全岛之间,应该也存在着联系。

    不过这些都是江流石的猜测,他想要知道确切的信息。

    “现在啊……”军人犹豫了一下,其实他们都会避免对幸存者说局势的,以免带来更绝望的情绪,但这是对那些普通人。

    而这些幸存者,他们在城市里艰难求存,早就应该对能不能好转死心了。

    “多的我也不能确定……反正安全区那边在研究变异兽什么的,这些该死的玩意儿是越来越厉害了,而且速度还挺快?!本怂档?。

    进化……不管是变异兽还是异能者都在进化。

    这军人说不说多的,其实潜在意思也很明显了。

    军方肯定暂时没有任何打算要反攻了,只要守着安全区就可以了。

    他们这些幸存者,要么去安全区,要么,就还得靠自己求生存。

    但是普通人会有去安全区的想法,但异能者呢?他们还要靠吃变异兽肉进化的。

    另一方面,这营地里已经有这么多人了,军方一直也没送去安全区,更多的人,军方应该也不想接收了。

    “天色不早了,我们走吧?!苯魇戳丝词奔?,说道。

    一旦夜色降临,整个城市就彻底是那些怪物的了,它们比起白天还要更加活跃。

    在夜间赶路,那真的是找死的行为……

    回程的车上,江流石把从老教授那里得到的关于金属材料的信息,告诉了江竹影。

    江竹影本来正兴致勃勃地欣赏着自己刚得到的长刀,一听江流石问她学校里国家实验室的事情,顿时就愣了一下,然后抬起头来:“哥哥,你要这些干什么???”

    “有用?!苯魇档?,“怎么样,你对金陵大学的情况,清楚吗?”

    “这个……学校里一没有什么物资,二嘛,丧尸太多了,所以也没再回去过。但是大概情况还是知道的,丧尸遍地嘛?!苯裼八档?。

    太多学生,教职员工了,整个校园里肯定到处都是。

    “哥哥你要去?我陪你去吧!”江竹影说道。

    “再说吧?!苯魇档?,“那个特种金属公司,说是在金陵工业园区,竹影你听说过吗?”

    江竹影在金陵上大学,但平时要么在学校里,要么就是跟着老师和团队在外面考察,还真没怎么逛过金陵。

    她撑着头想了想,然后嘟了嘟嘴:“不知道诶。一会儿问问杨青青吧,她是土生土长的金陵人,肯定知道的?!?br />
    “好?!苯魇懔说阃?。

    能问清楚地方,那是最好不过了。他在地图上只能搜到金陵工业园区,但更详细的就没有了,里面乱七八糟的,也没有看到这个特种金属公司。

    江流石下载的地图已经是最新版了,但对这种地方居然也没有收录,让江流石心中一阵无语和郁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