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兄弟,你给他一个老头子这些变异兽肉,浪费了啊?;共蝗缛盟员サ?。你要是想用这些变异兽肉换更多的普通粮食,我们这里倒是可以的?!闭饩怂档?。

    其实军方哪里会做这种小交易,这其实是这军人自己提出来的。他虽然不是异能者,但是这些变异兽肉拿在手里,却能跟幸存者换取到一些好东西,比如几包香烟什么的。

    军方囤积的物资很多,但是跟这些军人没什么关系,他们也都是靠工资吃饭的,每个月固定发放到手里的物资有限。能赚一些外快当然好。

    原本他觉得自己的提议很不错,没想到江流石却笑了笑说道:“没事,普通食物我也有的,而且有一些都要过期了,不吃也是可惜,冰箱都放不下了。老人家你一会儿跟着我出来,我给你一些?!?br />
    那些食物,江流石整辆车都塞满了,车顶也全都是。

    听了江流石的话,这军人没话说了。

    听江流石这语气,手里的物资肯定不会少了,这点东西,人家根本就不在乎。冰箱都放不下了,那得是多少东西?

    变异兽肉?!那老教授听着军人的话,震惊了。

    这么一袋子的肉干,居然就是变异兽肉?他还以为,是牛肉干呢!

    变异兽肉,老教授见过,但是拿在自己手里,却是第一次。

    这肉,都是那些异能者在吃的,在军方,那也是实打实的硬通货。变异兽肉和子弹,这两样东西,在末世里,就如同是和平年代的黄金。

    老教授平时吃的都是粗糙的粮食,能吃上一块肉就要谢天谢地了,吃变异兽肉?想都不敢想。

    那老教授看着江流石拿出来的变异兽肉,他虽然非常想吃,却没有伸出手来接,而是使劲摆手道:“不能要不能要,这么贵重的东西,无功不受禄??!”

    “你就拿着吧,这点肉不算什么。而且,我还想问问老人家你一点别的事情?!苯魇档?。

    老教授一听,还是没有接过来,而是问道:“是什么事情???我一个老头子,未必能帮上你的?!?br />
    “老人家,你知不知道金陵哪里能找到这些金属???”江流石将他所需要的其他金属都一并说了出来。

    他其实也就是碰碰运气,这老教授既是本地人,又算得上是见多识广,兴许会知道。

    老教授其实之前就听到江流石跟那军人报出这些金属了,不过那时候他没有第一时间想起哪里有这些金属。现在江流石这么问了,他就皱着眉头仔细回忆了起来。

    “学校里肯定没有,我想想什么地方有……年纪大了,脑子也不中用了?!闭饫辖淌谀钅钸哆兜厮底?。

    他想了好一会儿,自言自语地说了好几个地名,然后又自顾自地摇头,忽然,他浑浊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说道:“有了有了。这不是前几年新建了一个工业园区吗?有个江南特种金属科技公司,他们的总部和仓库都在那边?!?br />
    特种金属公司的仓库……这特种金属公司,专门就是做这些的,他们的仓库里,应该能够找到自己要的这些材料,甚至多的都有。不过铱的数量很少,特种金属公司有的可能性也不大。

    建设生物实验室所需要的这么多材料,在军方这里没得到解决,没想到碰到的一个老教授却帮他把方向都指明了。

    “这个工业园区,我也没去过,就没法帮你画地图了?!崩辖淌诤芤藕兜厮档?。

    “没事,这个我自己找就行?!苯魇芨咝?,这下也不用发布了清单慢慢等了,有了方向就一切都好说。

    这变异兽肉,江流石直接塞给了老教授。

    老教授连忙用手接住袋子,他还想推辞,但一股股的肉香从袋子里飘出来,让他的肚子都立刻忍不住叫了两声。

    这让老教授顿时感觉到很不好意思,他感激地看着江流石,连声说道:“谢谢!太谢谢了!但是别的什么的,就真的不要了!”

    这个老教授每天都在这里晃悠,有时候也会给一些幸存者一点意见,但别人一看他是个老头,脾气好的笑着跟他瞎聊两句,一听就没有当真,脾气差的,直接就不耐烦地让他一边去了。

    老教授在这营地里,每天就是种地,实在是憋闷坏了,才找到了这么一个消磨时间的方法。

    他自己都从没有想过在帮了别人之后,还会有人给他报酬。这意外之喜,让他对江流石满怀感激之心。

    而对江流石来说,能将铱和其他金属的下落都找着,这点食物根本就连一点蚂蚁腿都算不上。不过老教授执意拒绝,江流石也就不勉强了。

    这些变异兽肉省着点吃,也能补充不少营养了,至少不会像出现在这样给人一种风烛残年的感觉。

    这时,江竹影的喊声忽然传了过来:“哥!你干嘛呢,快过来帮我看看?!?br />
    “来了?!苯魇芬豢?,在一张桌子前,江竹影还有她手下那些人都围拢在一起,就连大厅里的另一波幸存者都好奇地跑过去围观了。

    这应该是在换武器了。

    有江流石在的时候,江竹影什么事情都喜欢征询一下江流石的意见,这都成一种习惯了。

    其实她用什么武器顺不顺手,自己才是最清楚的,更何况这个武器她那么想得到,肯定早就进行过多种分析,确定是非常适合自己的了。但是有江流石在,江竹影就会忍不住要先问过他。

    所以一下子,一群人都呼拉拉地让开了一条道,看向了走过来的江流石。

    另外的一队幸存者,还有刚刚跟江流石说话那军人,看向江流石的眼神都变得好奇起来。

    尤其那军人,他本来以为江流石只是江竹影这个幸存者队伍里的一个新成员而已,结果是江竹影的哥哥?

    而那些幸存者好奇地看着他,则是因为,江流石不过是个普通人,但江竹影也就罢了,她手下的那些人,也都这么自觉配合?

    之前杨青青等人确实瞧不上江流石,但今天的战斗中他们才是弱渣的那一方,现在当然会自觉让路,心中对江流石也没那么多吐槽的了。

    “哥,你看?!苯裼笆稚夏米诺?,是一把长长的武士刀。这武士刀,光刀身就有一米五左右。

    武士刀最早,是戚继光用的,这把武士刀,则是军方给江竹影定制的。她交了定金,现在总算凑齐了购买所需要的全部变异兽肉。

    这把武士刀,和普通的武士刀,有着很大的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