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海又纠缠了一会儿,不得不放弃了。

    而江竹影等人,则进入了大厅内,去换取物资了。

    能够换到自己梦寐以求的新武器,江竹影看起来心情很好,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

    其余人也差不多,他们来这里,可以补充子弹等物品了,还能看看自己有没有能换到的。

    除了交换物资外,来到这种人很多的地方,又能像是这样进行一些像是从前那种“买买买”的活动,对他们平时总是在和丧尸战斗的紧张神经,还有那种生活在丧尸群中的孤独感,都是一种调节。

    看到这些幸存者还有江竹影都在各忙各的,江流石走到了一张桌子前。

    这大厅的设施其实很简单,除了本来就有的两个窗口外,其余都是用桌子当做的办公窗口,后面坐着一两个军人。

    大厅内还有一些幸存者,正在跟其中一桌子军人不断地争论着什么,估计是在为物资换取的数量争论不休。

    江流石慢慢地走到了最角落的一张桌子前,问道:“我有一些想要的物资,不知道你们有没有?”

    坐在后面的一名年轻军人抬头看了江流石一眼,很随意地问道:“你要什么?”

    常来这里的一些人都已经眼熟了,但这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男子却是个生面孔。不过这个军人已经看到,江流石是跟江竹影那批人一起的了。

    “钛一百公斤,还有……”江流石第一个字刚出口,这军人就怔了一下,接着往后听,更是越听越惊讶。

    虽说幸存者跑来交换各种物资的都有,但是交换这么多金属的,这却是第一个。

    幸存者需要的,都是生存必须的物资,或者武器,要这些金属有什么用?

    这军人又看了一眼,见江流石不像是在开玩笑,他露出了一丝古怪的神色,说道:“我帮你查查看?!?br />
    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在这里搭建了局域网,这军人在面前的电脑上就开始搜索查找了起来。

    江流石则耐心地等着,如果军方已经有储备了,那自然好,如果没有的话,那就只能让他们发布清单给其他的幸存者了。

    过了几分钟后,军人抬起头来,对江流石说道:“没有,都没有储备?!?br />
    这种东西本来就不会有幸存者专门去搜集,然后拿来交换物资的,军方发布的需求清单里也从来不会提到这些。

    “那……”江流石正准备询问发布清单的事,旁边忽然插进来一个声音。

    “铱?你要这个干什么???不过这个东西,在我们学校就能找到啊?!?br />
    江流石顿时惊讶地转过头去,说话的人是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子,看上去不像是跟那些来交换物资的幸存者一起的。他穿得脏兮兮的,手上还有泥巴,就像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

    “你们学校?”江流石连忙问道。

    这些金属,其实大部分只是不好找而已,并没有特别稀缺,但是铱却是里面最不好找,数量也是最少的。

    铱这种东西,一般是用来做钢笔尖的,钢笔尖才有多大?

    一公斤的铱,已经不少了。

    “我要的可是一公斤的铱啊?!苯魇钩涞?。

    万一这个老头跟他说,让他上学校去拔钢笔尖,那他就无语了。

    老头戴着眼镜,听到江流石似乎有些质疑的样子,他说道:“一公斤啊……那是有的。我们学校的实验室,有几个铱坩埚?!?br />
    铱坩埚,是用来进行化学反应实验的,一般只有高等院校的国家重点实验室才有。

    这不是江流石的专业,他一开始,还真没有想到这点,如今听这老头一说,顿时恍然大悟。

    “你说的是金陵大学?”如果是金陵大学的话,那就在江竹影他们住处的旁边,离得很近。

    “是啊?!崩贤返阃返?。

    “谢谢!”江流石喜出望外,这样的话,他自己就可以搜集到这里面最难找到的材料了。

    “老人家,你能跟我说下这个实验室在哪儿吗?”江流石问道。金陵大学可是很大的,这个实验室,就算是江竹影也未必清楚在什么地方。

    这老头动了动嘴唇,然后将手在衣服上擦了两下,问道:“有纸笔吗?我给你画个简单的地图吧?!?br />
    “那当然好了!”江流石连忙问那名军人借了纸笔,这军人本来犹豫了一下,但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江竹影他们,他还是不太情愿地给了。

    看到那老头脏兮兮的手握住他的笔,这军人脸上顿时就露出了嫌弃的神色。

    “我给你画啊……”老头说话有点慢悠悠的,给人一种精神不太好的感觉,他的手也有些颤颤巍巍的,但是在他画图的时候,江流石却有些意外。

    这“简单地图”,画得也真是够标准的,线条流畅,非常地规整。

    老头画得非常认真,足足画了三四分钟,才将这路线图给画好,交给了江流石:“给。你从这条路直接进去,是最近的?!?br />
    “好的?!苯魇赝冀庸?,感谢道,“谢谢!对了老人家,你以前在金陵大学做什么的?”

    “教书的?!闭饫贤匪档?,“教授?!?br />
    教授……江流石愣了一下,这教授在军方,不应该是被关照的吗?看这老头,年纪大了,别的事情应该都做不了了,所以就被安排去了种地。

    他估计也是过得很不如意,所以才会在休息的间隙进来晃悠,而从桌子后那名军人对他毫不掩饰的嫌恶来看,他这种没什么作用的老人,应该是很不受待见的。

    “天文学的?!崩贤酚植钩涞?。

    原来如此……江流石明白了。

    如果是物理化学,或者是工科的教授,那自然是很受重视的,可是天文学在末世,却成了“没用”了。所有人都关注怎么活下去,谁还去关注头顶的那些知识。

    这老教授,也真是够倒霉的。

    “你小心着点去吧,唉,都这时候拿这种东西做什么……”这老头将笔在衣服上较为干净的地方擦了擦,放回到了桌上,然后就转身准备离开了。

    “等一下,老人家?!苯魇凶×怂?。

    老头疑惑地转头看着他,江流石看着他,感觉这老头走都不太能走得动了。这样下去,能活多久都是个问题。

    江流石想了想,从衣兜里摸出了一个袋子来,递给了老头:“这个你拿着吧?!?br />
    这是一袋变异兽肉的肉干,之前江竹影给他的,分量很足,比杨青青他们拿着吃的可要朵多了。

    不过对于又得到了一只变异犬的江流石来说,这肉干并不算什么。

    原本那军人已经对江流石和这老头之间的对话失去兴趣了,拿着一本书在翻看着,但他随意一瞥,就看到江流石这么随便地拿出了一袋变异兽肉来,而且,还要给这老头!

    老头低头看着肉干,眼睛里明显闪烁了一丝渴望的神色,不由自主地咽了一下口水。

    这营地里,如果不是特殊人才的话,那都是按劳分配食物的,他一个没用的老头子,分到的食物自然很少,而且吃得也不怎么样。

    他已经很久没吃过肉了。

    这个时候,那军人忍不住开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