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嗷!”变异犬彻底暴怒了,可是江流石根本不等它给予反击的机会,撞击之后就立刻后退拉开了距离。

    被这变异犬来上几爪子,中巴车也不会好受。

    这变异犬连续两次被这中巴车给撞了,对这中巴车,以及车内的江流石,都是恨不得立刻撕碎吞吃了。它看到中巴车后退,直接忽略了冰柜车上那名异能者对它的偷袭,猛然一跃,就冲向了中巴车。

    它和中巴车之间的距离本来就很近,以它的速度只需要一扑之后就能追上中巴车了。变异犬已经狰狞地张开了血盆大口,露出了满嘴的尖牙。它要将这车给咬碎了,将里面那个人类给拖出来。

    然而就在这时,中巴车的车窗处,江竹影的身影出现了。

    眼看着这变异犬疯狂冲来,她将铁棍用力一挥。

    “嗤!”几股蓝白色的电流在铁棍上闪过,就仿佛闪电一样,电流准确地打在了变异犬的身上。

    变异犬的体型庞大,这股电流对它来说,虽然还不足以致命,但却让它的身体,立刻出现了僵直了!而在它僵直的瞬间,中巴车突然加速,又一次撞了上去!

    这配合,天衣无缝了!

    江竹影一出现,就表现得强横无比,在这变异犬面前,她俏丽的脸上没有恐惧,眼神十分冷静。这样,才抓住了攻击的机会!

    而且,只有她的攻击,才让这变异犬出现了真正的停顿。如果反复攻击几次,这变异犬的身体也会吃不消。

    刚刚中巴车那一下撞击,结结实实,力道比之前都要更狠。

    “动手!”江竹影喊了一声。

    而这时,中巴车又一下退开并猛然拐弯甩到了一边。

    “哒哒哒!”枪声突然响起,大量的子弹疯狂地倾泻向了刚刚被撞击到的变异犬。

    那名肌肉壮汉一边开枪,一边大喊:“都帮忙??!杨青青!”

    无论是张?;故羌∪庾澈?,都看出这时候应该掩护江流石,这辆中巴车的抗撞击能力,以及性能,还有江流石的操作和反应,都太牛逼了。

    刚才他们和变异犬的战斗,也说明了,如果这时候不帮助这辆中巴车战斗,那之后当他们再次面对这变异犬时,可就没有刚刚那么幸运了。

    不说必死无疑,但肯定要付出很大的代价。

    所以他们都十分默契的,就开始了对江流石的掩护。

    而这个时候,杨青青还不动,就说不过去了。

    她即便对这变异犬感觉到害怕,但也不得不硬着头皮叫越野车靠了上去。

    “嘭!”中巴车抓住变异犬被子弹逼得躲闪的瞬间,从倒退状态猛地改为前冲,居然又撞了一次。

    肌肉壮汉连忙停止了射击,心想这江流石也是够疯狂的,居然迎着子弹就上了。

    还好没有打中。

    不过很快,肌肉壮汉就发现,子弹并不是没有打中中巴车,在中巴车的车窗上,留下了一个蜘蛛网一样的裂纹。

    也就是说,子弹虽然打中了,可是却并没有穿透中巴车的车窗。这中巴车用的,居然特么的是防弹玻璃!

    肌肉大汉真是彻底惊了,这车改装得,也太牛了吧!一些国家元首的座驾,可能也就是这个水准。

    不过他如果知道,江流石的车光储油量就有一吨,还有空气炮这种范围性杀伤性极大的武器时,还会不会这么想。

    “嗷!”

    变异犬还没有被撞死,它这次被中巴车直接撞进了路边的店铺,可是很快,它就从店铺内冲了出来。

    中巴车的连续撞击没导致变异犬受到多少外伤,但是站立却都已经摇摇晃晃了,它出来后,使劲地甩了下脑袋,这时,杨青青忽然靠近,但刚一落在变异犬身旁,这变异犬就怒吼了一声,吓得杨青青没动手,就立刻弹跳回去了。

    这变异犬不是冲着杨青青怒吼的,它此时眼里,只剩下了那辆中巴车。

    杨青青脸色苍白,这变异犬,哪怕受伤了还是很恐怖!

    和江竹影那恐怖的杀伤力比起来,她根本连动手的机会都没有。另外两个人,一个是靠长矛的,而且其实根本刺不中,另一个则是靠枪,他们加起来的作用,也不如江竹影大。他们对付普通丧尸,或者比较弱的变异兽时还行,但是此时,却只能起到牵制作用。

    有江竹影在,还有张海他们三辆车的不断干扰,这变异犬虽然敏捷异常,可是却一次次地被中巴车找到了撞击的机会。

    它再怎么强大,但毕竟还是血肉之躯,被中巴车连续地疯狂撞击后,动作逐渐开始了迟缓,身体表面也出现了伤口,鼻子和嘴巴里也涌出了鲜血。

    见到这一幕,那些幸存者都兴奋了起来,更加拼命地主动配合着江流石,展开了更猛烈的攻击。

    原本他们都是被这变异犬殴打的,现在情况却是反过来了。

    尤其是江竹影和江流石的中巴车这对组合,真的是将这变异犬狠狠地压着打。

    而且他们两人都是完全地躲在车内,这安全系数,也是不言而喻。

    “嘭嘭嘭!”

    江流石都不知道是第几次撞击了,这次的撞击,他将这变异犬,直接给撞到了一幢楼的外墙上,巨大的力量,让这幢楼的玻璃都轰然碎裂,玻璃碎渣从天而降,噼里啪啦地洒落了无数。

    将这变异犬撞到墙上后,江流石还没有罢休,他狠狠地踩着油门,将这变异犬继续挤压。

    如果这时候来一发空气炮,这面墙还有这变异犬,估计都能被轰得粉碎。

    “轰轰轰!”

    中巴车的发动机发出阵阵轰鸣声,轮胎在地上疯狂旋转摩擦着,地面上被激起了大片的尘土,留下了摩擦的轮胎痕。

    看到江流石和这中巴车这么猛,那些幸存者都是咋舌不已。

    他们透过缝隙,还能看到变异犬庞大的身躯,以及从车下流出来的大量鲜血。

    终于,中巴车的轰鸣声消失了,并缓缓地向后退去。

    死了吗?每个人都紧张地盯着变异犬所在的位置。

    随着中巴车退远,变异犬的模样也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它庞大的身躯,几乎都被挤压变形了,眼口耳鼻都是鲜血,身上都是被电流烧焦的痕迹,一些地方甚至还在冒着烟……

    变异犬的身体下方,更是一大滩的鲜血。这些粘稠的血液,也都粘在了中巴车的前脸上,正在大滴大滴地往下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