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流石听到这男声已经很近了,显然是凑到了车前,正在疑惑地打量着这辆中巴车。

    “什么都看不见啊,驾驶室没人,不知道去哪儿了?!蹦猩幼潘档?。

    这时,那甜腻女声不耐烦地说道:“你管那些人去哪儿了,说不定被刚刚那些丧尸给吃了?!?br />
    “我这不是好奇吗,谁会开这么大一辆车到处走?!蹦猩档?。

    “反正是辆破车,有什么好好奇的?!碧鹉迮窒悠?,虽然她这么说话很大程度上应该是为了呛那个男人,但其实她对中巴车的看法也是很准确的。

    江流石这车,确实很破……

    外观就不说了,还拖着一辆破破烂烂的小厢货,车顶还有那么多具有某种特色感的蛇皮口袋。

    如果是末世之前,看到这种车也不会有什么特别的感觉,但是现在这个环境下,这样的车给人的感觉就更加残破了,似乎只要丧尸一拥而上,顿时就能被拆个稀烂。

    “这车牌号哪里的?”那男声似乎并没有被甜腻女声的话所影响,他依然还是在好奇地观察当中。

    “好像是江北的?”男声自问自答了一句后,忽然说道,“你说那小厢货,还有这车顶上的蛇皮袋都装的什么?打开看看?”

    “还能有什么,肯定都是些破烂呗?!碧鹉迮荒头沉?。

    “先看看嘛,万一能找到一些有用的呢?!蹦猩档?。

    一听到这些人要动自己的小厢货了,江流石不能再听下去了。

    他在准备拉开车厢门的瞬间,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还真是江北的车牌!”

    这声音,带着一丝惊喜。

    而江流石听到这声音,也是一怔。

    他一把拉开了车厢门,冲到了驾驶室的挡风玻璃处,望向了外面。

    车外,一共站了五六个人。

    而在其中,江流石一眼就看到了江竹影的身影。

    江竹影穿了一条简单的牛仔短裤,上身是一件大大的牛仔外套,里面穿着纯白色的短T恤,扎着马尾,看上去十分清爽,青春靓丽。

    她手上提着一根铁棍,此时正紧盯着这辆车。

    和江流石四目相对的瞬间,江竹影的眼睛一下子睁大了。

    她的眼睛本来就很大,嘴唇则张开形成了一个O型。

    接着,她喊了一声:“我哥!”

    那些在江流石出现瞬间,就用一种略带惊讶的审视目光看着他的人,顿时露出了更加震惊的神情。

    江竹影的哥哥?!

    这些人震惊,江流石的惊讶也不小。

    他没想到,江竹影竟然就在这群人当中。

    但是更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在江竹影喊出了一声“哥”之后,之前那个男声又响起了:“不是吧老大,这是你哥哥??!”

    那男声,是个二十来岁的男青年,留着平头,穿着休闲服,提着一把长刀,肩膀上还绑了一个奇怪的袖章,看起来有些中二的样子,他的表情也很夸张,看着江流石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

    江流石就更难以置信了,他刚刚还在想着,要小心这“老大”,结果转眼就被告知,这老大,竟然是他妹妹……

    隔着挡风玻璃,江流石不可思议地看着江竹影,而江竹影睁着大大的眼睛,也很不敢相信地看着江流石……

    ……

    “老大的哥哥居然一个人从江北过来了啊,就靠这个车?!蹦翘嶙懦さ兜哪星嗄?,和其余的人都留在了外面。

    人家兄妹相见,自然是到中巴车里面叙旧去了。

    这男青年,满脸的惊叹。

    那几个人中,一名卷发女孩很无语地瞪了男青年一眼,小声说道:“你要死??!这么大声,生怕竹影听不见??!”

    “有什么啊?!蹦星嗄曷辉诤?,依然惊奇地打量着这辆中巴车。

    那卷发女孩的脸色,则有些不好看,她之前将这车讽刺了一通,都被江竹影听清楚了,还有江竹影的哥哥,估计也都听去了。

    现在这男青年,偏偏还不顾忌着点,这么惊叹,不还是在说这车破吗?而且,还有点,没想到江流石真的能到来的意思。

    虽然,之前他们都觉得,江竹影的哥哥几乎是不可能从江北来到金陵的。实际上,江竹影也的确在准备着要找机会回到江北去。

    但是没想到,开着这么一辆破车,江流石居然真的到金陵了。

    “这车好像经过了一些改装啊。真机智!”男青年啧啧夸奖道。刚才这里围了一些丧尸,而江流石则躲在那车厢门内,男青年是将江流石的车厢门,当做他专门用来挡住丧尸视线的了。

    至于那只被江流石撞死的丧尸,早已经被之前那些围在这里的丧尸给啃食干净了,他们虽然看到残骸,但是也没有往那方面联想。

    卷发女孩翻了个白眼,她对这男青年,一直是各种看不惯。不过其实男青年说的这些,她也在观察。

    之前对这辆破车,她没有任何好奇,但是知道这是江竹影哥哥开的车后,她就有兴趣了。不过她看来看去,也没看出什么值得看的东西来,反而对江流石本人,她更感兴趣。

    “说不定,竹影的哥哥也很厉害呢?!本矸⑴⒑鋈凰档?。

    男青年,还有另外几人,也都觉得卷发女孩说的有道理,他们其实也在揣测着。

    “那真是厉害了?!蹦星嗄暧挚几锌?。

    江竹影能成为他们的老大,那肯定是很厉害的。

    在这群人中,江流石还看到了一个身材高大的肌肉男,提着一把斧子,看起来很凶狠的样子。

    “这种人都对你服服帖帖的?!苯魇映荡按ψ防?,看向了江竹影。

    他们已经说了十多分钟的话了,这十多分钟内,两人都在互相提问,不过大部分时候,都是江流石在让江竹影说。

    对于妹妹的情况,江流石太惊讶了。星种只告诉他,江竹影不会变异成丧尸,但这并不是预测江竹影的未来。

    现在看来,江竹影的发展,和他预想的完全不同。

    江竹影,竟然是个异能者。

    在发现自己拥有异能后,江竹影便开始了练习。

    不过一段时间后,江竹影就发现,自己不得不离开躲藏的地方了。

    之后,她身边就开始聚拢了这些幸存者,而她则成为了这些幸存者中的首领。至于“老大”这么朴实直白的称呼,则是江竹影的个人爱好。

    看到她这么个标准的“萌妹”,却喜欢这种喊打喊杀的事情,江流石也是很无语的。

    一般人不了解江竹影的,肯定会被江竹影带着一点婴儿肥的可爱长相所欺骗。

    “什么叫不得不离开?这是什么原因?”江流石问道。

    江竹影嘟着嘴想了想,然后说道:“好难解释,哥哥你以后就会知道了?!?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