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流石小心地将门推开,他一眼就看见,这门是在未关闭状态下,从里面反锁的,这样不管是吹风,还是被丧尸侵入,都不会导致房门关闭。

    也就是说,门是故意虚掩着的。

    这让江流石的心中,顿时“咯噔”了一下,他急急忙忙朝屋内走去:“江竹影!”

    屋内空空荡荡的,几乎所有家具都被推到了一边,留下了中间的空地。加上一些食品包装箱,可以看出这里曾经是堆满了物资的。

    江流石几乎是直接将那些房间门踹开的,在一间卧室里,他发现了江竹影的衣服。这是一件T恤,对这T恤,江流石印象很深刻,因为正面画的是一个非常傻的手绘图案,内容是卡通版的他被同样是卡通版的江竹影一拳打飞。

    这还是江竹影几年前送给他的生日礼物,而他以图案太傻@逼为由拒绝穿着,结果江竹影自己倒喜滋滋地穿在了身上,而且一穿就是好几年,期间对江流石的白眼始终无视。

    这时候看到这件让他无数次感觉到无语的T恤,江流石却有一种心脏一下子被牵动的感觉。他一把将这T恤抓起,刚拿到手里,江流石就在T恤背后发现了一行字。

    “哥,等我?!?br />
    江流石愣了一下,然后将这件T恤里外翻了个遍。

    “什么鬼!”江流石一把将T恤紧紧地攥在了手里,这江竹影,既然都留字了,怎么就不能多留几句话!

    光是这三个字,简直没头没尾!

    江流石当然不是真的在抱怨江竹影,他是担心和焦虑。

    这屋内,物资都没有了,而江竹影应该不会轻易违背和他的约定,出门才对。

    至少江竹影知道,他会来到这里,这样的话,在一段时间内,如果不是发生了什么特别的事情,她都会在这里等着才对。

    可是她有种种必须要留下来的理由,却偏偏留下了这么简单的三个字,然后就消失了。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江流石太担忧了,他在屋内又转了一圈,没有再发现江竹影留下的任何留言信息。

    他只能拿着这件T恤下了楼,回到了基地车内。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只被碾死的丧尸散发出的血腥味,江流石从楼内出来的时候,已经从其他的楼房内游荡出来了一些丧尸,这些丧尸就围着基地车打转。

    江流石小心翼翼地上了车,然后进入到了车厢内。

    没找到江竹影,而江竹影除了让他等以外,也没有留下其他的信息。

    江流石打算在这个地方等上一段时间,即使焦急,但金陵城这么大,他也不能贸然去寻找。

    如果几天后,江竹影还没有出现,那他就准备到周边去找找了。

    碾死这些丧尸,可能会引来更多的丧尸,江流石便索性不去管它们。他将车厢和驾驶室之间的门关上了,整个车厢灯光亮起,顿时成了一个封闭温暖的小房间。

    外面丧尸在游荡,但在这房间内,江流石完全可以做菜吃饭,看剧休息。只要不发出大的声音,这些丧尸根本就不会发现他,就算听到了一些声音,也顶多在车外面拍打几下,没有发现人,也就算了。

    之前那丧尸对待手机的方式,让江流石确认了这一点。

    而中巴车根本不怕这些少量丧尸的拍打,江流石在里面,可以说是完全没有安全上的顾虑。

    他唯一感到担心的,还是江竹影。以及江竹影如果不出现,他应该是何种方式找到她。挨着去搜索肯定不可能了,也许是找到一些幸存者询问,甚至可能需要录一段音,拿到某个地方去放……

    江流石思索着各种对策,眼睛则看着放在沙发上的那件T恤。对于自己妹妹的性格,江流石还是很了解的,她在外虽然很跳脱,但是在家还是很懂事的。

    因为一直都是自己在照顾她,所以江竹影对他这个哥哥的话都是非常重视的,有什么烦心的事情,也都会第一时间找到他说。

    而这次这么大的事情,江竹影却怎么偏偏不听话了?江流石想到了之前遇到的宇哥和飞车党那伙人,金陵城这么大,幸存者肯定不会少,江竹影难道也和文璐她们的遭遇一样吗?

    江流石越想越觉得心急,他没法干等了。将地图拿出来后,江流石就开始研究起这周边的地图来。虽然网络不能用了,但是他下载的金陵城地图非常详细,就连路边有哪些小店都能清楚地展现在地图上。

    之前走山路没法用,是因为那不是高速,也不是国道,而是非常偏僻的土路,在江流石的地图上,没有下载到那样的道路。

    转眼间,几个小时过去了,眼看着天色渐晚,江流石正准备做点饭吃,忽然听见窗外传来了几声丧尸的嘶吼。江流石一愣,正准备拉开窗帘一角看一看什么情况,却又接连听到了一阵“嗤嗤”的响声,中间还夹杂着重物“噗通”落地的声音。

    江流石立刻走到了窗前,正好听到了外面传来的说话声。

    “感觉老大你又强了不少啊,这实力,啧啧。杀丧尸就跟踩死一只蚂蚁似的,看这尸体,外焦里嫩,细细一闻,还有一股奇异的味道传来……”一个男性的声音传来。

    然后一个有些甜腻的女声说道:“你烦不烦,要拍老大马屁也不要说得这么恶心吧?!?br />
    “我这怎么能是拍马屁,我说的都是实话?!?br />
    “这什么时候多了辆车???”那甜腻女声似乎是懒得理会那男人了,她的注意力转到了这辆中巴车上。

    这车摆在这里,就算瞎子都能发现,江流石对着女声所说的话一点都不感到意外。只是,他还不知道这些是什么人。但是听这女声的说法,显然之前是来过这里的,也许,他们就跟江竹影的离开有关系。

    江流石摸了摸腰间的手枪,同时慢慢地朝驾驶室走去。这些人能够轻松地杀死那些丧尸,实力肯定不会弱了,江流石不知道他们是不是敌人,但刚要接触的时候,还是做好一切攻击的准备为好。

    尤其,是他们口中的那个老大……

    而这个时候,江流石听到那男声又开口说道:“这地方也不会有幸存者吃撑了跑来啊,什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