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嘭!”

    一声巨响!

    江流石只看见自己的车前一下子血雾弥漫,那些贴在挡风玻璃上的丧尸瞬间消失。

    空气炮的威力,让江流石的车前多出了将近二十米的真空地带。

    更远处的丧尸也受伤,它们的身上一出现伤口,立刻被后方的丧尸撕扯啃食。

    “呼!”

    江流石吐出了一口气,调转方向,继续行驶了。

    制造出了这么大的动静,估计更远处的丧尸都会被吸引过来,它们很快就会到达。但那时候自己已经开远了,这些丧尸会被满地的丧尸尸体吸引得留下来,争夺抢食。

    这样一来,就能让江流减轻一点行驶的压力了。

    经过了这一段必须经过的主干道后,江流石拐入了小街道中。

    这些小街道平时都是很繁华的,现在却只有一些丧尸在游荡着。而这些丧尸的数量比起主干道上的,就差远了。

    “基地车外壳未受损,玻璃未受损……挡风玻璃已完成清洁?!币还汕逅佑晁⒗锱绯隼?,然后将中巴车挡风玻璃上的血迹都清洗干净了。

    而在中巴车行驶过的路面上,则留下了两条长长的血痕……

    ……

    跟着地图在金陵城的小街小道里钻了一天,江流石一直精神高度集中,早已经疲惫不堪,但是,当他看到一座小区的时候,他脸上的倦容却一下子一扫而光了。

    兰苑小区,江竹影告诉他的地址,正是这里。

    这小区就在江竹影就读的大学旁,仅仅隔了一条小巷子,是大学教师的公寓小区,而大学内又是一个丧尸密集的地方。

    这座小区内的丧尸,估计也不会少了。

    江流石开着中巴车,放缓了速度,慢慢地驶入了小区内。

    看到小区的门卫室鲜血一片,地上也有不少血迹和有人被拖拽过的痕迹,江流石的心中愈发紧张。

    其实这样的场景他这一路上都不知道看过多少次了,比这个更加血腥的也看到过很多,但都没有现在这么让他感觉到忐忑。

    小区内的情况和别的地方一样,都是经历了末世到来的洗礼,非常凄惨,里面静悄悄的,两旁的房屋全都是黑洞洞的窗口,没有半点生气,随处可以看到残骸和血迹。

    江流石的车开得很缓慢,没有发出什么声音,那些楼房看着很安静,但里面肯定是藏满了丧尸??斓浇裼安厣淼牡胤搅?,江流石不想引出这些丧尸来。

    “噗!”

    一只丧尸忽然从旁边的花坛里冲了出来,一下子就被江流石卷到了车轮下。

    车身轻微震动了一下,江流石继续行驶,同时警惕地看着两旁那些楼房,他的视线也在搜索着江竹影所说的那幢楼。

    “第17幢……第17……”江流石看着那些外墙上挂着的数字。

    17幢是比较靠近大门的,但又位置比较偏僻,这也是江流石特意嘱咐的结果。

    小区内的路况一般都比较复杂,而且道路狭窄,遇到有车辆挡道,光是清理障碍的声音就可能将整个小区的丧尸都引来。这时候不熟悉道路的江流石,可就要面临麻烦了。

    仅仅只是入口附近,还没有什么问题。

    江流石已经想好,要以最快的速度将江竹影接下来,然后开着基地车离开。

    很快,在江流石的视野中,远远地出现了17幢的影子。

    江流石转头看了一眼放在一旁的手机,手机界面上是一个音乐播放软件,音量已经调整到了一个比较小的数值。

    这是他提前就已经计算,并且准备好的。甚至在路上的时候,他还做过短暂的小实验。

    到了17幢楼下,江流石先摇下驾驶室车窗,按下了手机上的播放键,将这台手机丢到了单元楼的门口,然后开着基地车往后倒出了一段距离,脚踩在油门上,准备等那些丧尸出现后,便将油门踩到底。

    要接江竹影,江流石肯定要下车,但光是靠防弹背心,头盔,手枪这些,根本不足以保障他的安全,更不要说还要?;そ裼傲?。

    所以,江流石早就已经想好了将江竹影接下楼的办法。他要先将楼内的丧尸,都通过手机引出来解决掉。

    这手机调整的音量,刚好能让二十米左右范围内的丧尸听见。其实这音量,是非常小的,再按一下就变成静音,在这种开阔地方未必能被人听见,可是丧尸却可以。

    江流石等了十几秒,一个跌跌撞撞的人影,就出现在了楼道口。

    这丧尸从单元门里蹿出来,但却没有扑到手机上,它虽然被声音引出,但却只对活物感兴趣。

    看到这丧尸出现,江流石却没有急着踩下油门。

    而丧尸则发现了车内的江流石,它血红的眼睛一下子盯紧了江流石,然后就飞扑了过来,在江流石的车上抓挠着。

    江流石依然没有动。

    他在耐心地等待着……

    可是好一会儿过去了,这门口,依然还是只有这丧尸在江流是石的车前不停地试图攻击他,孤零零的。

    嗯?这楼内,只有这一只丧尸?或者是其他丧尸,都被锁在屋内,出不来?

    这可太好了。江流石耐着性子又等了一会儿,确定这楼内只有这丧尸能对自己造成威胁后,便一下子开车撞了过去。

    “嘭!”

    在车前面目狰狞的丧尸一下子被卷了下去,碾压而死了。

    江流石小心地将车横放到了单元门口,车门几乎紧贴在了单元门口,然后,他戴上了头盔,拿上了钳子,五四式手枪,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音乐声未必能将五六楼上的丧尸都引下来,江流石捡起手机,继续放着音乐走了进去。

    这样丧尸出现,他提前有所准备,而且还能退回到车内。

    楼道的电梯早就不能用了,江流石刚一靠近,就听到里面忽然传来了“嘭”的一声,有丧尸在里面拍打了一下电梯门。江流石吓了一跳,扶了一下头盔,小心翼翼地朝着楼梯走去。

    虽然暂时没有发现丧尸,但江流石秉承着小心为上的原则,还是非常谨慎。

    楼梯间内光线阴暗,走起来只有江流石轻轻的脚步声在他耳边回响。

    江竹影住在最顶层,江流石沿着楼梯慢慢地爬了上去。

    到达第四层的时候,江流石将手机往地上一放,然后又退回到了三楼上,拿着手枪紧张地对准着楼道。

    等了一会儿,没有丧尸出现,他才又回去了拿起了手机,关闭了音乐。

    这楼道内果然是没有丧尸了。

    当踏上顶层,走向江竹影的房间时,江流石感觉自己的心脏好像提到了嗓子眼,同时又有一种重要的事情即将完成的兴奋感。

    来到了门口,江流石深呼吸了一下,轻轻地敲了敲房门,然后轻声说道:“小影,是哥哥?!?br />
    里面没有声音。

    “嘭!”

    一声闷响,江流石感觉头皮骤然炸了一下,他转过头,发现是对面的那户人家传出来的声音。

    那丧尸的指甲在防盗门上抓挠着。

    “吓都被吓死了?!苯魇抻?,他回过头来,正要继续敲门,忽然发现,这门刚刚被他敲了两下后,似乎缓缓地,推开了一条缝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