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陵城,20KM?!背酥?,还有个向前的箭头。

    抬头看了一眼这悬挂在头顶的路牌,江流石又看了看地图,然后忽然一拐弯,在一条岔道上开了几百米后,来到了一处花卉养殖基地。他直接撞开了大门,然后一口气开了进去。

    “嗷嗷!”

    十几只丧尸从那些养殖的花卉中间冲了出来,被江流石猛地一踩油门给撞死了。

    这花卉养殖基地到处都是鲜花和树木,其中不乏名贵品种,在以前是能卖出高昂价格的,现在却都被江流石随意地撞倒了。

    他一直开到了最深处,停在了一座大棚内。

    这是江流石在地图上找到的,距离金陵最近,周围又没有任何住宅区,也没有什么大型商店的偏僻地方,毫无被搜索的价值。幸存者就算从这里路过,也不会进来。

    江流石慢慢地将中巴车开到了一个隐蔽的角落里,按下了对应的按钮,咔嚓一声,拖挂的小油罐顿时就和中巴车脱离了。

    江流石的中巴车,带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那小厢货,看起来破破烂烂,就算引起注意,也不会引起兴趣,但是油罐车就太显眼了。

    之前江流石猜测,在金陵城内恐怕很难找到汽油,那这样的话,他拖着个油罐车,就相当于在兽群中投入了一块肥美的肉片一样。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还是小心为上。

    江流石将油箱加满后,才从花卉基地开了出来。

    重新回到了大路上,开出没多远后,江流石又看到了金陵城的提示路牌。

    他距离金陵,越来越近了。

    “小影,等着我啊?!?br />
    江流石在地图上切换了他早就收藏好的一个地址,这个地方,正是江竹影和他约定好的藏身之处。

    之后,江流石又试着给江竹影发了一条短信。

    末世到来后,他的手机在江北城内就没有了信号,之后又一直在山路上开,更是不可能出现信号。江流石期待着,金陵城也许会有信号。

    然而,看到消息发送失败,紧跟着,左上角也出现了“无服务”的显示,江流石顿时露出了一丝失望的神色。

    金陵城也没有信号。

    如果能够提前联系上江竹影的话,江流石就不用这么心急如焚了。

    他现在迫不及待地想快点找到江竹影。

    金陵城这个时候,幸存者肯定是敬而远之的,路上所有废弃的车辆,都是车头朝着城外,马路上只有江流石的这辆中巴车是朝着城内开去的。

    一开始,街道上的丧尸数量还不多,江流石基本都能赶在这些丧尸狂奔过来之前,就从它们眼前开过去。

    越往城内,丧尸的数量就越多。

    “嗷!”

    丧尸不断地出现,江流石必须保持着高度的警惕。

    他的中巴车不断被丧尸撞击,但因为利用了异变能量升级防御力,这些撞击并没有对基地车的外壳带来任何损伤。

    丧尸的数量太多了,那些被甩掉的也一直尾随着江流石的中巴车。

    江流石看向屏幕,感觉自己简直就是在尸海中前进。

    而前方的丧尸数量更多,这样下去,就算基地车动力强,防御力高,但陷入这么多丧尸的包围中,还是极度危险。

    蚂蚁多了都能咬死大象,何况这些是凶残的丧尸。

    “嗷嗷!”

    一只单脚上还踩着高跟鞋,丝袜已经破掉,身上手上,还有脸上全都是鲜血的女丧尸,正挂在江流石的车头上,隔着挡风玻璃直勾勾地盯着他,留着长指甲的双手拼命地在玻璃上抓挠着。

    她的长指甲这么折腾,按理说早就该断了,可是变异成丧尸之后,就连她的指甲都变得十分坚韧,杀伤力和动物的利爪差不多。

    江流石看了这女丧尸一眼,没去管她。这女丧尸变异前显然是个非常时尚的都市女孩,然而现在却成了只知道杀戮的怪物。

    油门踩到底,江流石猛地按下了喇叭。

    刺耳的喇叭声在这满是丧尸的街道上,如同水面上投下的一颗石子,顿时激起了轩然大波。

    江流石立刻就看着,远处那些还没有发现他的丧尸,一下子就转过了头来。

    这些丧尸,远远地看着江流石的中巴车,然后,没有任何征兆的,这些丧尸一下子就疯狂地狂奔了起来,朝着江流石冲来。

    前后左右,江流石估计起码有几百只丧尸,甚至是更多。

    看到这一幕,普通的幸存者早就已经绝望了,而江流石也感觉到,握着方向盘的手心里攥出了一些冷汗。

    “嘭嘭嘭!”

    前方的丧尸不断被高速行驶中的江流石撞飞,但挂到中巴车两侧,车门上,甚至正在往车顶上爬的丧尸却是越来越多了。

    眼看着江流石和他的基地车正在往丧尸群里越陷越深,车轮下的丧尸越来越多,即便油门踩到底,都有一种开着很费力的感觉了,江流石也没有停下来。

    他紧紧地盯着前方,没有理会那只还挂在自己挡风玻璃上张牙舞爪的女丧尸。

    “再一下……差不多了?!痹诨爻导负跻丫薹ㄔ偻翱那榭鱿?,江流石按下了瞬时加速的按钮。

    轰的一下,江流石周围的丧尸顿时被甩飞了出去,巨大的动力让基地车硬生生地又在丧尸群中挤开了一条路。

    经过之前的那一段,这条街的丧尸都聚拢到了江流石这里。

    在挤开一条路后,江流石暂时冲出了尸群,然而他并没有就此继续加速离开,而是猛地转了个弯。

    吱——!一声尖锐的摩擦声,基地车甚至有一个轮胎都已经悬空。在转弯完成后的第一时间,江流石就已经按下了空气炮的按钮。

    “十,九,八……”

    砰砰砰砰!

    丧尸接连不断地扑上来,很快江流石的面前就被挤得满满当当,全是一张张丧尸的狰狞面孔了。这些丧尸都在拼命地拍打着挡风玻璃,眼睛都死死地盯着江流石,迫不及待地想要将他撕碎。

    江流石坐在驾驶座上,感觉到车身都在晃动,他面色微微有些发白,嘴里则跟着星种念道:“三……二……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