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小镇到金陵的距离,并不远,江流石一路保持着匀速前进。

    越接近金陵,路面上废弃的车辆就越多了起来。

    江流石将一辆挡住去路的小轿车撞到了一边,看着从车窗里伸出一半身体,被啃食的面目全非的司机残骸随着小轿车的甩动而摇晃。

    这些废弃的车辆里面和外面,随处都能看到尸体和大片的棕褐色的血迹,一股难闻的腐烂气味在马路上弥漫着。

    虽然已经见过了不少尸体,但是看到这种荒凉肃杀的场景,江流石还是觉得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他之前看到的,其实大多都是末世爆发时的恐怖情形,而现在才真的有一种,末世已经完全降临,人类只能艰难求存的感觉。

    让江流石感觉心情有些沉重的是,这些车的车头基本都是朝着小镇方向的,他们都是从金陵城逃出来的车辆,然而他们哪怕逃到了这个地方,还是被丧尸从车内拖出来了。

    这么多车辆都落到同一个下场,这不是少数丧尸能办到的,肯定是具有一定规模的丧尸群。

    这说明,前方的情况肯定不容乐观。

    江流石原本以为,等到他进城的时候,才会受到金陵城的考验,没想到距离金陵城还有一段距离时,他就需要提高警惕,全神贯注了。

    外面的情形都这么严峻,江流石对金陵城的情况更加不抱希望了。

    中巴车不断将停在路中央的车辆撞开,寂静的马路上,只有这撞击声偶尔响起,每次响起都让人有种心中一颤的感觉。

    很快,江流石发现马路旁出现了一些房屋,他一边警惕地看着这些房屋,一边继续慢慢前行着。

    这些临街的铺面也都是破败荒凉,橱窗碎裂,鲜血随处可见,一间小饭店的房门还在来回晃动着,嘎吱嘎吱的。

    不过并没有丧尸出现。

    很快,江流石的视野中出现了一个火车站。

    这是一个小站点,火车站不大,而且一眼就能看见桥梁上停着一列高铁,不远处,另一辆部分出轨的列车,则悬挂在桥梁上,另一端已经撞在了下方的路面上。

    这两辆列车的车厢上,一眼望过去,全是坦克,后面拖挂的那种板装车厢上,则是一辆辆的军用卡车。这完全就是军列。

    这种列车,江流石以前只在新闻上见到过,没想到在这里,一眼就看到了两辆。

    联想到末日前,江竹影无法购买到火车票的情况,江流石顿时就明白了。这些列车,都被用于运输军用物资了,为了应对即将爆发的末日。

    公路、飞机,恐怕也是同样的情况。

    在那种时候,哪怕会引起一些民众的猜疑、不满,也没有什么关系了。只要末日的消息不扩散开,这些不满能够引起的骚乱,并不足以影响什么。

    而这两辆列车,恐怕在运输过程中就遇到了末日爆发,然后便停在了这里,成为了这末日场景的一部分。

    江流石一边开车,一边看着这军列上冰冷的坦克和军用卡车。

    这都是好钢材,还有各种材料??!

    看着这些东西,江流石真是眼馋。他这辆基地车,就是一张吞噬好材料的大嘴,喂得越多,它就成长得越快,而用在坦克和军用卡车上的军用材料,无疑都是质量非常过硬的,甚至可能是国内最好的。

    然而这些钢材,江流石都拆不下来,只能眼看着。

    就在这时,江流石忽然听见,从车厢内传来了“嘭”的一声。

    这整片地区,包括这火车站,都是安静得要死。忽然传出这个声音,顿时就让人一下子紧张了起来。

    江流石的注意力顿时从那些坦克和卡车上收了回来,双眼紧紧地盯着那传来响动的车厢。

    “嘭!”

    又是一声。

    随后突然一下,一张脸紧贴到了车窗上,一双泛红的眼睛疯狂地盯着这辆中巴车。

    这丧尸穿着一身军装,应该是这军列上运送的士兵,或者是负责押运一类的。

    “嗷嗷嗷!”

    大量的丧尸仿佛潮水一般,猛地从车门涌了出来。这些丧尸争相恐后,从桥梁上直接跳了下来,然后停也不停地朝着中巴车疯狂扑来。

    看着黑压压的丧尸群迅速逼近,江流石也不由得头皮一麻。

    他之前还在想,那些将逃到路上的人都吃掉的丧尸群在哪里,没想到会是在这车厢里藏匿着,而且数量这么多。

    光是这一波涌出来,江流石就估计得有几百只。

    他倒不担心这些丧尸能冲到车内来,但是他车顶上,还有后面拖着的都是食物和汽油,如果被这些丧尸给破坏了,那他真是能心疼死。

    所以没等这些丧尸冲到跟前,江流石就猛地踩下了油门。

    呜的一声,中巴车一下子提速,以不符合它块头的敏捷一下子蹿了出去。

    这时冲在最前面的丧尸,已经一跃几米远,凶猛地扑向了中巴车,却被突然提速的中巴车直接撞飞了出去。

    车身的一侧顿时就传来了一连串“嘭嘭嘭”的撞击声。

    丧尸不断地从车厢中涌出来,江流石一开始甩开了一部分,到后面只能狠狠踩住油门撞上去了。整条街道上,只有他这辆车在行驶着,而他前后则都是蜂拥的丧尸群。

    这辆中巴车无数次眼看着要淹没在丧尸群中,然而江流石一直紧踩着油门,不管前面是丧尸还是有车挡着,他都没有停顿。

    直到一口气开出了一千多米后,江流石才终于冲出了丧尸群,那些丧尸还不甘心地追在他后面,然而这个距离下对他已经没有威胁了。

    江流石从后视镜看了一眼,这么多丧尸,就算他有将那些钢材拆下来的办法,也不可能安稳地拿到手?;购盟皇窃诔瞪峡?,没有要下去搜索的意思……

    这种公共场合,以后如果不是必要,要尽量远离,简直都是大型的丧尸窝。

    通过这次,江流石发现,这些丧尸似乎都有藏匿起来的倾向,虽然也有不少丧尸在街上游荡,可是也有许多丧尸是藏在看不见的角落里的,人一旦进入这些建筑物、封闭的环境,就会发现自己落到了丧尸群中。

    他顿时更加担心江竹影,江竹影躲在房屋内,未必就能远离丧尸,很可能一个躲在屋内,而丧尸就在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