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晓恬也看着老头的举动,她紧握着双手,心急如焚。

    此刻文晓恬的心理很矛盾,她从这些幸存者,还有妹妹文璐这里,听了许多关于宇哥的凶残事迹。对江流石的安危,她很担心。

    多亏了江流石,文晓恬才能够回来和妹妹团聚,这在末世,是很多人根本不敢奢望的事情。

    所以文晓恬一方面希望,江流石能够以自己的安全为重,就算不解决掉宇哥和那些飞车党,也没有什么关系。

    但是另一方面,她也知道,如果江流石不能将宇哥他们的问题解决掉,那么之后他们马上就将面临着报复了。到那时候,她和妹妹该怎么办,还是个完全未知的问题。

    也许未知,是因为想不到该怎么反抗,?;ぷ约?,只能在仓惶中等待着绝望的来临……

    文璐则将手放在衣兜里,偷偷地握着一把匕首。她知道宇哥是怎样对待那些敢于反抗他的人的,文璐不会给那些飞车党折磨自己的机会。心中这样想着的同时,文璐感觉自己握刀的手在微微颤抖。

    答案,应该很快就会揭晓了,只是此时此刻对于她还有这些幸存者来说,每一秒都十分漫长……

    “呜!”

    忽然,引擎的轰鸣声传来,所有的幸存者,包括文璐和文晓恬,都是浑身一震。

    像是等待宣判一样,他们都移动到了窗前,然后身体僵硬的,一点点向外望去。

    文璐握紧了匕首,而文晓恬则紧紧地将双手握成了拳头。

    每个人的心脏都提到了嗓子眼……

    “是江哥!”文璐忽然惊喜地叫了起来。

    院外,那辆中巴车拖着一个小油罐,车顶上绑着许多口袋,正缓缓地驶到院门口,然后停了下来。

    文璐一下子将匕首拿出来丢到了一边,然后飞也似地朝门外跑去。

    她迫不及待地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文晓恬则呆呆地看着中巴车,她之前,还在为难和纠结,没想到转眼间,江流石就开着中巴车回来了。

    这种感觉,就跟遇到变异野猪后,她被撞晕过去,然后一醒来就看到野猪尸体时是一样的。

    都像是在做梦一样。

    那些幸存者,个个呆滞,直到文璐已经跑出了院门,他们才反应过来。

    “去看看!”

    “看下发生了什么事?!?br />
    中巴车出现在这里,又没有飞车党跟随,而且,车后还拖了一辆油罐车。发生了什么事,已经是显而易见了。只是,哪怕事实就这样摆在眼前,但这些幸存者还是有一种不敢相信的感觉。

    很快,他们都来到了驾驶室旁,看到了车内的江流石,然后,听江流石说了来龙去脉,甚至江流石还告诉他们,可以让他们前去接手飞车党的据点,而且,那里还有一些剩下的物资。

    他们完全不敢相信江流石是怎么做到的,在宇哥面前,他们都感觉到绝望,那么多人,都无法反抗,而试图反抗的,都落到了十分凄惨的下场??墒墙魇?,却靠着一人一车,也没有去多么长的时间,就将他们头顶笼罩的阴云给解决了。

    看江流石轻描淡写的语气,好像这一切都不过是顺手为之一样。他们难以置信地看着这辆中巴车,挡风玻璃上,好几个弹孔都是清晰可见,可是子弹并没有穿透玻璃。

    他们看着江流石,江流石的身上,更是毫发无损。他们终于确信了,江流石说的,的确是真的,他们从宇哥的魔掌之下,解脱了。

    这些幸存者,都有种重获新生的感觉。那名老头,他从屋内出来,站在人群后,听着江流石的话语,双手都在微微颤抖,忍不住老泪纵横。

    也难怪他要流泪,他一直为自己的孙子担惊受怕,甚至今天,他已经做好了要死的话,就带走孙子,不让他留在这世上吃苦头的心理准备。

    但是现在,一切却柳暗花明了,不仅不用带着孙子一起赴死,而且,还能够住到更安全的地方,吃上饱饭。

    今后,他们再也不用受宇哥的欺压和那些飞车党的凌辱了。

    这些幸存者从惊喜中回过神来,都不住地向江流石道谢。

    但这个时候,江流石却已经提出,他马上就要离开了。

    汽油加满,万事俱备,江流石迫不及待地要去金陵了。

    文晓恬和文璐都已经团聚,而他心里还担心着江竹影。

    这座小镇,距离金陵已经不是很远,江流石只想尽快赶路。

    听到江流石这就要走了,这些幸存者都是一愣。

    “你帮了我们这么多,怎么能就这么走了?”文璐心直口快,一把就拉住了车门,好像这样一来,江流石就不能将车开走了似的。

    文璐很想报答江流石什么,文晓恬更是如此。而那些幸存者,也同样如此。

    虽然不一定能给江流石什么需要的东西,但至少,为他做上几顿饭菜什么的……

    “不用了?!苯魇档?。他觉得万事俱备,距离也不远了,不能再耽搁时间。至于救这些人,其实他的目标,是为了取得汽油,救这些人,并不是他的初衷,只是顺便而已。

    “你们自己小心一点,走到加油站那边没有问题。对了?!苯魇鋈幌肫鹆耸裁?,将小柔那些女孩子的情况,告诉了他们。

    文璐立刻就表示,这完全没有问题,对于那些女孩子,她早就听说过她们的情况,而且一直都很同情。

    但江流石坚持要离开,只不过在地图上,他将这个地方,给标记了起来,那个加油站,他以后如果找不到汽油的时候,也许还可以回来。

    金陵的汽油,也许被军方都拿走了,他到了那里,可能会面临缺油的局面,虽然,他已经尽可能地携带了很多的汽油……

    这小镇位置隐蔽,这些幸存者搬到加油站旁后,也可以帮他看守着加油站。

    看到文晓恬姐妹,还有这些幸存者,都迫切地想要报答自己,江流石便将这个要求提了出来。

    这些幸存者,立刻满口答应,能够帮上江流石一点微不足道的小忙,他们都觉得很高兴。

    文晓恬姐妹,不停地对江流石的车招着手,虽然相处的时间不长,但看到江流石开着那辆拖挂了油罐和厢货,车顶还堆满了物资的中巴车走远时,文晓恬还是有种舍不得的感觉。

    而江流石坐在车上,伸手打开了到金陵的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