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流石来来回回地,一共跑了十来趟。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段时间,吃了一些变异兽肉的原因,江流石并没有感觉到有多累。这搬运工作,他做得还算比较轻松。

    很快整辆基地车,都被物资塞得满满当当??吹绞翟诿坏胤椒帕?,江流石索性将剩下的蛇皮口袋,都固定在了车顶的行李架上。

    这样一来,他这辆中巴车,看起来就更加破旧了,车顶上堆满了蛇皮口袋,完全有一种农民工进城的即视感。

    到最后,能放物资的地方,都被江流石利用上了,最后还剩下一部分物资,他实在是带不走了。

    江流石只能从剩下的物资中,挑选一些巧克力之类的高热量小体积食物随身携带。他往这储藏室可惜地看了一眼,然后便走了出来。

    看到江流石这次两手空空,没有再提着装得鼓鼓胀胀的蛇皮口袋,这些女孩的眼神,都不由自主地往储藏室的方向瞥去。

    都带走了?小柔捏着自己的衣角,感觉内心都点绝望。

    宇哥在的时候,她们根本就不敢靠近储藏室。甚至不要说她们了,就算是那些飞车党,也不被允许接近储藏室。只有他的那几个亲信,才有机会进入。

    所以储藏室里究竟有多少物资,她们根本不知道。但是看到江流石一门心思地都在物资上,她们感觉,江流石应该是将物资都带走了。

    没有了粮食,她们也不知道要怎么活下去。

    而江流石从储藏室出来后,又在客厅和宇哥的卧室搜索了一番,见没有搜到什么有用的东西,便径直朝门口走去了。

    这时,小柔咬了下嘴唇,鼓起勇气开口叫住了江流石:“请,请等一下!”

    江流石转过头去,看了小柔一眼。

    这时候屋子里的这些女孩,都显得很忐忑。

    小柔看着江流石,一时间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她们都知道,江流石本来就没有理由留给她们食物,但是没了食物,就意味着,她们将要活活饿死了。

    而提出让江流石留下一丁点给她们,这个要求,又太过分了,江流石就算一口拒绝,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我……我们……”

    见小柔说话吞吞吐吐的,江流石也没有了耐性。

    他跨出了门外,刚要下楼,又转了回来。

    原本看到江流石出门,小柔等人的心一下子就凉了,现在看到他又回来了,顿时都露出了希冀的神色。

    一些女孩甚至忍不住想要说出,能否追随江流石的话语,平心而论,江流石又年轻又长相不错,能跟随江流石,有一口饭吃,她们当中大多数女孩是愿意的。

    但是……她们没办法开口,她们隐隐的感到,江流石对她们根本不感兴趣,提出来多半要被拒绝,那真的太丢人了。而且她们也没什么能力,就是个累赘。

    就在这时,江流石开口了:“你们如果想要加入幸存者队伍的话,我有一支合适的队伍可以推荐给你们,不过在那里每个人都要搜集食物。一会儿,我就会让那支队伍过来,要不要加入他们,决定权在你们。当然,你们也可以选择离开,那房间里还剩下了一些物资,你们可以挑选一些带走?!?br />
    他感觉,这些物资都留在这里,也是可惜了。如果这些女孩继续住在这里,她们也守不住这些物资,恐怕很快就会被人盯上。而文晓恬姐妹所在的幸存者队伍,正好急切需要这些物资。

    当然,如果这些女孩不愿意加入文晓恬他们的队伍,江流石也不会勉强,这都是她们自己的选择而已。

    听了江流石的话,这些女孩顿时都互相看了一眼。

    她们感到不可思议,不用她们哀求,江流石竟然就已经主动地留下了食物。而他刚刚离开的时候,她们的心中还生出了绝望的情绪,以为她们肯定是要饿死了。

    至于江流石所说的那支幸存者队伍,估计是跟他有些关系,但他自己应该不在其中,不然的话,他也不用这样说了,直接叫他的人过来就行了。

    这些女孩都毫不怀疑,如果江流石带领着一支幸存者队伍,那他肯定是这支队伍的头头了。

    “你们怎么???”江流石问道。

    看到江流石似乎又有些耐心不足的样子,小柔和这些女孩低声说了两句,然后她看向江流石,语气坚定地说道:“我们愿意加入这支幸存者队伍,该我们做的事情,我们都会拼命去做的?!?br />
    比起被人蹂躏,换取粮食,小柔其实更愿意自力更生,只是,她们这些女孩子,没有单独生存的能力罢了。现在,江流石给了她们这样一个机会,小柔对江流石,实际上是非常感激的。

    “嗯,那你们就在这里等着吧?!苯魇档?。

    这个地方,位置非常不错,江流石觉得,这里更适合作为文晓恬他们的营地。

    他也不担心,这些女孩子会拿着物资跑了,她们就算拿,也拿不了多少,而且凭她们自己,也根本无法生存。

    眼看江流石要走,小柔忽然在背后又叫了一声:“请等一下!”

    又怎么了?江流石真是晕了。

    他转头,看到小柔的双眼有些发红,含着泪水说道:“谢谢你?!?br />
    “呃……不客气?!苯魇醯?,他其实并没有做什么事情。

    末世到来,江流石自认为也不算是什么好人,只是,他也不会去主动作恶罢了,他所做的事情,都是为了生存,为了顺利地达到金陵城。

    在保障了这些的前提下,顺手拉别人一把的事情,江流石也不会拒绝,他也不是什么铁石心肠的人。

    而在文家,文晓恬和文璐,以及那些幸存者,都在窗口眼巴巴地等着江流石回来,他们的内心,都是担忧,而那些幸存者,他们还有着不安和忐忑。

    虽然江流石走之前,告诉他们不必担心,就留在家里就好,可是这些人站在这里,心中却是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如坐针毡。

    但是他们也知道,就算他们躲藏到别的地方去,如果江流石失败的话,他们还是会被宇哥以及那些飞车党找出来,以非常凄惨的方式死去。

    他们都是普通人,让他们逃离这座小镇,难度也是非常地大。没有汽油,又没有食物,就算逃出去,不是被追上,就是活活饿死。

    所以,他们都在心中默默期望着会有奇迹发生。

    那名老头,到院子里将打翻的米锅又捡了起来。之前黄毛他们和江流石发生冲突的时候,这米锅,就被黄毛的小弟直接丢到地上了。

    米锅里的米,已经半熟了,有一大半,都倾洒了出来,在地上沾满了灰。

    老头将这些米又用手捧回了锅里,一粒都没有浪费。这些米,洗洗还能够再吃。

    其余的幸存者,默默地看着老头将米锅又重新煮上,然后,他又到那些飞车党的尸体间,将被这些飞车党拿走的物资,又一件件地拿了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