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型卡车这种庞然大物,发生这种撞击的时候,带来的视觉冲突也是极为强烈的。尤其是近距离观看,虽然明知道这车不会撞到自己身上,但那些飞车党们还是忍不住大叫着往后退去。

    太惊人了,几乎只是一瞬间,车头就被完全压扁变形。

    宇哥设想的即将发生在江流石身上的惨状,以更加惨烈的方式落到了他的身上。

    而那些飞车党们,他们完全没有看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们本来以为,重型卡车撞上中巴车,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肯定是毫无悬念了。

    但是没想到,两辆车眼看着即将撞在一起了,重型卡车的车头却忽然掀翻,他们眼睁睁看着车头变形。宇哥的速度很快,可是这次,他却没有来得及逃出,就连着车头一起被压扁了。

    车厢尾部随着惯性横向甩出,在马路上发出了刺耳的摩擦声,然后轰然翻车倒地。

    这整个过程,让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巨大的动静,震得他们所有人的耳朵都在嗡嗡作响,简直就像是大爆炸了。

    江流石看到一些碎片都溅射到了自己的挡风玻璃上,发出了一阵密集的爆响声。不过这种程度的溅射,对防弹玻璃不会造成任何损伤。

    坐在车内的江流石,也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重型卡车的下场,江流石毫不意外。但等到亲眼看到时,还是觉得震撼。

    空气炮的威力,他已经见识过了,而且为了保险起见,他还特意等到了两辆车的距离达到最短的时候。

    如果距离再继续缩短,那重型卡车被空气炮轰中的时候,基地车也会受到一些波及。

    江流石是将空气炮口,直接对准了重型卡车的驾驶室,所以不用确认也知道,宇哥肯定是死得不能再死了。

    宇哥虽然是一名异能者,但毕竟还是血肉之躯,在这样的威力下,根本没有存活的机会。

    江流石轻轻呼出了一口气,刚刚他全神贯注地听着星种提示的距离,所有的心神都集中在开炮的那一瞬间,对他的消耗也不小。

    “检测到有能量逸散中,是否吸收?”

    星种忽然提示了一句。

    江流石一愣,能量逸散?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江流石还是立刻在脑海中说道:“是,进行吸收?!?br />
    “吸收中……”

    “已吸收到异变能量,能量已储存。新能量等级不足一级,无法用于升级??裳≡窦绦娲?,也可用于提升基地车外壳装甲防御力?!?br />
    “异变能量?”江流石有些不解,他看着翻倒的重型卡车,忽然就明白了。

    这异变能量,恐怕就是宇哥的异能者能量。只是,

    江流石对这种新出现的能量不了解,星种很快就进行了说明。

    宇哥死了之后,身上的能量就逸散出来了,而这种能量,基地车也能够进行吸收。

    这跟变异野猪的晶核,并不相同。这种异变能量,储存在宇哥的身体内,当宇哥使用自己的异能时,就会消耗这种能量,同时,也会有极少一部分逸散出来。

    只是,逸散出来的这部分,实在是太少了,基地车不会检测到,也不会进行吸收。

    宇哥死后,这些能量全部逸散出来,基地车就立刻检测到了。

    而宇哥的异能者等级,太低,连一级都没有达到,他所逸散初来的能量,自然也不足一级。

    “这能量居然可以提升外壳防御力……”江流石对基地车的防御力已经感觉有些不太够了,变异野猪那种恐怖的撞击也就算了,就连飞车党丢的自制燃烧瓶也能对外壳造成一些损伤。

    之后他还要去金陵,在这种光是常住人口就达到八百万以上的东部中心城市,基地车的外壳防御力只会更加不够看,能够提升一点,对江流石来说都意味着生存率的进一步提高。

    毕竟,现在的金陵到底是什么情况,江流石完全不知道。

    他之前以为,末世到来后,网络什么的并不会那么快中断,可是似乎因为爆炸和火灾的影响,江流石根本就没有连上过网络。

    否则,说不定还有幸存者,会通过网络求救,交流一些信息,这样,他也能询问得知一点金陵的事情了。

    不过,就算什么都不知道,但至少有一点,江流石还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当初人口越密集,越是繁华的地方,现在,就越是生命的禁区。

    一边想着,江流石一边就已经在脑海中进行了确认。

    这种连一级都不到的能量,比起之前的变异野猪要弱。

    变异野猪被评定为一级晶核,正好让基地车进行一次进化,估计这异能者的能量积攒起来,也能让基地车进化一次,但比起储存,其实提升外壳防御力,才是江流石现目前最需要的。

    外壳防御力的升级,并不影响江流石继续行驶基地车,甚至这升级的速度,也是基地车到目前为止改装升级过的项目中,完成得最快的。

    只需要十五分钟后,外壳就能够升级完毕。

    这时,江流石又将视线,投向了那些还在傻愣愣看着重型卡车,满脸难以置信的飞车党们。

    这些飞车党,一直以宇哥为中心,对宇哥的战斗力,完全跪服,而且,相当地惧怕宇哥。现在,宇哥却死在了他们面前。

    等这些飞车党回过神来,他们自然会想到,没有了宇哥,他们这些人聚集在一起,依然可以作威作福,因为原本的底子,宇哥都已经给他们打好了。

    不过这样的想法,刚刚钻出个苗头,他们就忽然浑身打了个了冷战,看向了那辆中巴车。

    中巴车内,江流石也正看着他们。双方的视线一交汇,江流石就猛地踩下了油门。

    看到中巴车动了,并且是朝着他们冲来的,这些飞车党顿时魂飞魄散。他们一个个发动摩托车,连忙开始逃窜。

    对这些人,江流石才不会放虎归山。他们这些飞车党,不知道作下了多少恶事,对他,也是两次想要动手。

    江流石可不是什么宽容大度的人,这些人对他动手,那他也不会客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