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流石开着中巴车撞了一通,直到车上的火熄灭了,那些飞车党也都逃到中巴车开不进的地方去了,他这才慢慢地停了下来。

    江流石这辆中巴车暂停在路中间,留下了一地明显的轮胎印,上面叠加了燃烧瓶的黑色烧灼痕迹,显得更加醒目刺眼。

    地上,到处都是被撞倒的摩托车,以及地上的飞车党尸体,还有那些依然还在哀嚎着求救的受伤的飞车党。

    “嘀嘀!”

    江流石使劲地按了两下喇叭。

    刺耳的喇叭声响起,却没有任何一个飞车党敢出现。

    他们都被刚刚江流石疯狂的撞击给震慑住了。

    就在这时,一阵尖锐的轮胎摩擦声突然传来。

    紧跟着,从旁边的人行道上,忽然转出来一辆卡车。

    这是一辆重型卡车,载重量恐怕有好几十吨,出现在马路上,就是一台庞然大物。普通的小轿车被这重型卡车一撞,很可能会被直接压成碎片,就算是江流石的中巴车,在这辆中巴车面前也如同孩童面对成人一般。

    这重型卡车来到了马路上,远远地正对着江流石的中巴车。

    在足足有一人高的驾驶室内,江流石看到了宇哥的身影,他正抓着方向盘,眼神狠厉地盯着中巴车,一副疯狂的样子。

    江流石的这一番撞击,实在是将宇哥彻底惹怒了。

    他一个老大,就站在这里,却眼睁睁地看着这辆中巴车在自己面前绕了好几个来回,大肆地撞击着他的小弟们。

    那些受伤倒在地上的飞车党,不停地哀嚎求救,这声音听在宇哥耳朵里,简直就是刺耳到了极点。

    自从末世来临,宇哥发现自己拥有了变异能力后,他就一直是无敌的状态。小镇的丧尸数量不多,引走之后,就没有什么能奈何得了他了。那些幸存者,在他面前就跟蝼蚁一样,任意揉捏。所有的飞车党小弟,对他也是又敬又怕。

    宇哥原本只是一个小混混,他虽然心性凶残,可是却没有那种真的不要命的胆子。所以就算是当混混,他也当得很不如意,不光被老大肆意打骂,就连同样是混混的那些人,也对他没什么尊重可言,时常在他面前自称是“哥”,一副要罩着他的语气,却让他感觉到了被瞧不起。

    所以,对于末世之后的这种生活,宇哥反而很满意!他感觉,这末世就是为他准备的,以前他活得很憋屈,现在反倒如鱼得水了!

    可是正当他春风得意的时候,他居然被一辆中巴车,当着这么多小弟的面,在脸上狠狠地碾压了好几遍!宇哥感觉到,自己的脸上,仿佛也全是肮脏的轮胎印了。

    不杀掉江流石,宇哥感觉自己今后就抬不起来头了。

    所以,在江流石还在开着中巴车撞得高兴的时候,宇哥就跑去,将原本停在加油站加油,末世一来就被丢下,后来又被飞车党开走的这辆重型卡车,给开了过来。

    这中巴车不是能撞吗?那他就撞死江流石!中巴车再牛,他就不信,还能撞过这辆重型卡车!

    轰轰轰!

    宇哥踩下了油门。

    看到宇哥开着这辆重型卡车朝自己冲来,江流石顿时也是心头一跳。这重型卡车,真是钢铁怪兽,这样全速朝着一个目标撞击而来,给人带来的视觉冲击太强烈了。

    这样的重型卡车,真的撞上来,撞死肯定不会,但是基地车却肯定会受损严重。

    不过宇哥想靠重型卡车撞到他,却未免想得太简单了。江流石的基地车,还有瞬间加速这个功能,完全足够他开车逃走。不管是躲避,还是调转方向,都没有问题。

    但是,江流石却没有按下瞬时加速的按钮。

    逃走容易,可那样一来,他来这里的目的就实现不了了。

    相反,江流石紧盯着撞击而来的重型卡车,也狠狠地踩下了油门。

    事实上,这个时刻虽然危险,但对他来说,也同样是机遇!一个杀死宇哥的好机会!

    江流石紧紧地盯着飞速靠近的重型卡车,星种不断提示着双方的距离变化。

    看到中巴车不仅不跑,反而朝自己冲了过来,车内的宇哥顿时发出了一声冷笑:“哈哈,这个人,真是嚣张过头了!我这就撞死你!撞死你!”

    他已经迫不及待要将江流石挤成肉泥了,一想到中巴车车头变形,江流石像是被丢进绞肉机里,鲜血不停地从车缝里流出的场景,宇哥就觉得兴奋异常,浑身都有种发麻的感觉。

    油门已经被他踩到底了,他在车内发出了一阵大笑。

    那些飞车党们,也都看着这一幕,他们都觉得,这辆中巴车是彻底疯了,这根本就是在以卵击石。

    很可能,是江流石做下了这么张狂的事情,知道自己不可能活着离开了,所以,才采取了这种自杀式的方式。

    而在中巴车内,江流石的表情始终都很冷静。他一边听着星种的提示,一边在脑海中飞速地计算着。

    “就是现在!”

    江流石猛地按下了一个按钮。

    十!九!八!

    双方的距离,已经近到可以清楚地看见彼此脸上的表情了。

    江流石看到宇哥脸上露出狞笑,对着自己大笑着喊了句什么??纯谛?,应该是:“去死吧!”

    而江流石什么都没有说,他脑海里传来星种的倒计时声:“三!二!一!”

    两辆车的距离,已经仅有十米。

    “嘭!”

    伴随着一声巨大的响声,宇哥脸上那扭曲兴奋的表情,顿时凝固了。

    江流石几乎是看着这辆重型卡车的前冲之势戛然而止,空气炮的恐怖威力,在气流接触车头的瞬间,就让重型卡车的挡风玻璃全部爆裂。

    碎裂的玻璃,如同雪花碎片一般,一下子将宇哥席卷。

    接着,车头开始变形,并且向后猛地掀起。而后面拖挂的车厢,则因为自重太大,还在依照惯性向前冲来。

    车头和车厢,顿时互相以一股恐怖的力量,挤压到了一起。

    “嘭嘭嘭!”

    一连串如同爆炸般的响声,轰然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