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嘭!”

    枪声响起!

    宇哥的速度确实快,江流石刚看到他落地,下一刻就看见中巴车被火焰包围了,再接着,就听到了枪声。

    而比枪声更快的,是江流石旁边的驾驶车窗上,传来的一声爆响。

    江流石本能地闪避了一下,同时脑海中就已经传来了星种的声音:“基地车表面受损,受损程度10%,车窗受损,受损程度1%,基地车外壳未受损……”

    你大爷!虽然受损程度很低,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是一想到找材料修车的麻烦程度,江流石就想骂娘。

    他转头一看,车窗上,出现了一个蜘蛛网一般的弹头凹陷痕迹,十分清楚。

    五四式手枪的子弹,可以打穿砖墙等障碍,但也是有一定厚度限制的,更何况,江流石的基地车所装备的,是防弹玻璃!

    防弹玻璃,是一种夹层的安全玻璃,有三层结构,第一层是承力层,可以破坏弹头,改变弹头的形成,使得子弹失去继续前进的能力。第二层,是用有机胶合材料制成的过渡层,粘接力很强,能吸收子弹的冲击能。

    子弹可以很轻松地击穿第一层玻璃,但是却会在第二层内停止运动。所以,江流石的车窗上,才会留下这样的一个弹头凹陷痕迹。

    看到这痕迹,江流石真是怒了。

    他才刚刚把车修好!

    一枪击出后,宇哥脸上露出冷笑。他已经听到子弹打在玻璃上的声音了。

    宇哥站起身来,准备等火一灭就让那些小弟上前去,将江流石拖出来。

    希望江流石到时候还活着,不然的话,就可惜了。

    然而就在这时,他忽然又听到了“呜呜呜”的声音。这声音,正是面前的中巴车发出来的。

    宇哥有些愣住了,他确定自己肯定是击中了,难道江流石伤得不够重?

    就在这时,中巴车的车头猛地一甩,车身表面还裹着熊熊火焰的中巴车,仿佛一辆沐浴着烈火的战车一般,朝着宇哥撞了过来!

    透过挡风玻璃,宇哥清楚地看见了车内,正愤怒地盯着他的江流石!

    江流石身上,根本就看不见哪怕一丝一毫的伤口,更不用说,血肉模糊,模样凄惨什么的了,宇哥预想中,江流石中弹后的下场,完全就没有出现。

    宇哥握着五四式手枪,愣了。

    这是怎么回事?

    眼看着中巴车撞来,宇哥的脸上露出狰狞神色,又抬起枪口来,对准江流石,砰砰砰地连开了好几枪!

    子弹全部都倾泻在了挡风玻璃上,然后,全都都被挡住了!

    一个个的弹孔清晰可见,可是,玻璃后面的江流石,却依然还是那副样子,连表情都没有变!

    轰!

    中巴车冲到了跟前,江流石从旁边的窗户往外望去,看到宇哥的身影已经冲到了中巴车侧面,并没有被撞到。

    宇哥躲开了中巴车的撞击,但心中,却是快要抓狂了。

    这破中巴,居然装备的,是防弹玻璃!

    这不是花几十万改装QQ车的即视感吗!

    这司机,到底是什么人,居然会开着这样一辆中巴车!

    而这时,宇哥发现,这辆中巴车似乎是放弃了,它调转了方向,然后朝着最为密集的那七八辆摩托车冲了过去。

    这些飞车党骑着摩托车接近以后,就围绕着中巴车附近打转。在宇哥开枪射击的时候,他们也在车屁股后面丢燃烧瓶。

    原本,这些飞车党都以为,宇哥都亲自出手了,那他们只需要在周围做一些掩护和支援就可以了,这完全是一件毫无难度,也没有半点危险性的事情。

    可是谁知道,枪声过后,这辆车不仅没有就此嗝屁,反而更加狂暴了。而宇哥也没能将这辆狂暴的中巴车挡住。这中巴车,没有奈何得了宇哥,就将目标,转向了他们!

    这些飞车党,个个都感觉到头皮炸了。

    面对火焰之中的中巴车,他们疯狂地拧动着油门。

    可是,这中巴车不仅转向灵活得不像一辆中巴车,加速时的速度也很恐怖!

    这些飞车党虽然都第一时间开逃了,可还是很快就被中巴车追上!

    一些飞车党,连忙冲向道路两旁,其中一辆在转弯时打滑,直接“嘭”一下撞在了花坛上,人都被丢出了十几米远。

    而另一些,则来不及反应,被中巴车狠狠撞上。

    他们被抛飞后,还有人没死,可是身上却沾上了火焰,在惨嚎中不停打滚。

    看到这一幕,宇哥的肺都快气炸了!

    江流石连续撞了两次,都没有撞到宇哥,他发现,宇哥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特别是短距离下,更是无比灵活。

    他第二次撞向宇哥的时候,原本是想利用空气炮,来攻击宇哥的??墒怯罡绲姆从λ俣?,实在是敏捷,这样一来,即便是开炮了,也只能放个空。

    而且,空气炮开炮,是需要蓄力时间的,这个时间,足够宇哥躲开十几次了。

    但是对付这些飞车党,却不需要什么空气炮,只需要最简单粗暴的撞击就行了。这些飞车党,不停地绕着他的车丢燃烧瓶,导致基地车的受损率不停上升,看得江流石火冒三丈。

    江流石也不想任由着他们继续在后面像苍蝇似的乱转,所以就索性地,先把宇哥丢到一旁不管了。

    他对这些人,也不会手下留情,宇哥残暴,这些人也好不到哪儿去,都是些作恶多端的人。

    撞飞了好几辆摩托车后,江流石还没有罢休,他刚刚加了油,完全就无所谓这点消耗。一个突然转弯调头后,中巴车又像是一头钢铁怪兽一样,朝着另一个方向的飞车党冲去。

    这些飞车党,顿时魂飞魄散,这中巴车,真的是太野了!

    他们也一个个连忙逃跑,中巴车从宇哥身边直接冲过,车内的江流石只是转头看了宇哥一眼。

    这一眼,看得宇哥一下子就将牙齿咬紧了。

    被人打上门,还看着这个人开着车,把他的小弟们撵得满街乱窜,逃得逃,死得死,还有比这更憋屈的事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