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中巴车正停在那里加油,宇哥的怒火一下子就炸了。

    这小子,又是杀他的人,又是挑衅,现在,居然还敢在这里堂而皇之的,加他的汽油!

    宇哥直接飞扑向了基地车,他的身影像是飞奔的豹子一样,完全不是一般人可以达到的速度。

    江流石在加油站,宇哥不能在这里使用自制的燃烧瓶,也不能冒险使用枪支,他伸手从背后腰间拔出了一把三棱军刺。

    这三棱军刺,也是他在警察局内找到的,大概是作为违规管制刀具被缴获的,结果便宜了他。

    就在这时,加油枪忽然脱落,同时中巴车发出了一阵刺耳的摩擦声。

    这中巴车突然启动,然后猛地加速,仿佛一颗巨大的炮弹一般,倒退着朝着宇哥迎面撞来。

    江流石没有开启瞬间加速,但油箱升级后带来的各方面性能提升,已经让他的启动速度大大提升了。

    笨重的中巴车就像是一辆超跑一般,伴随着尖锐的摩擦声,用车屁股撞向了宇哥。

    宇哥之前虽然听了强子对这辆中巴车的描述,但在他的常识中,还是不认为中巴车能有多么厉害的。

    可是现在,中巴车一启动,就颠覆了他的认知。

    这哪里是中巴车,这完全就是一台灵活的跑车。

    而且司机还非常阴险,直到他冲得足够近了才突然发动中巴车。

    宇哥不得不停下了凶猛的前奔姿势,一下子扑向旁边躲避。

    “呜!”

    中巴车贴着宇哥冲了过去。

    在擦身而过的瞬间,宇哥一个转身,将一把破胎器丢到了中巴车的车轮后面。

    他的破胎器要比那些飞车党们用的自制破胎器好多了,这是从警察专用的便携破胎器上拆下来的,又做了一些改装,车轮胎一旦碾轧上破胎器,破胎器上锐利的尖物就会刺进车轮胎里,如果司机及时停车,轮胎可以保住,如果不停车继续行驶,20余米后,轮胎就会爆裂,无法继续行驶。

    但是中巴车从上面一下子碾过去,破胎器的尖锥根本就没能扎进轮胎里。

    宇哥也听说破胎器对这辆中巴车没用,他也只是顺手丢下试试,连结果都没去看。

    他的视线锁定着驾驶室的门把手,在中巴车以极快的速度和他错身而过时,他一下子跳了上去。

    这宇哥的速度,确实很快,江流石只通过后视屏幕看到宇哥躲开,接着就感觉到车身颠簸了一下,然后紧跟着,就听到车门“嘭”的一声,一张脸就贴到了自己的车窗上。

    这时,“呜呜”的声音传来,几台摩托车出现在了马路上。

    江流石已经退出了加油站,这些摩托车从马路上朝他包围而来,更多的摩托车接二连三从飞车党的据点中冲出。

    之前被江流石撞倒的那些摩托车,虽然让这些飞车党的行动迟缓了一步,但是并没有太大的影响。

    不过江流石现在没空去关注这些鬣狗一样的飞车党,因为宇哥就在他的车门上挂着。

    江流石转头,两人顿时来了个面对面。

    宇哥对着江流石露出了一丝狞笑,他的三棱军刺狠狠地扎向了车窗的缝隙中。

    这算是车窗的软肋了,有许多车为了安全起见都配备了撬窗器,落水后可以撬开车窗逃生,一些偷车贼也会使用撬棍作案,而三棱军刺虽然并不是撬棍,但凭借其的坚硬程度也能起到同样的作用。

    江流石也不会任由宇哥试图撬窗,虽然不一定能将车窗撬开,但毕竟宇哥是个异能者。而且,他的车才刚修好,怎么会让这飞车党头头随意破坏了?

    方向盘一下子打到底,中巴车的车轮在水泥路上发出了刺耳的摩擦声,地面上顿时留下了四道急速转弯的白痕。江流石用力踩住油门,中巴车彻底退出加油站的同时,以一个旁人看来近乎快要翻车的角度,转了个弯。

    这简直就是在漂移了,一辆中巴车居然也玩漂移?那些乌泱泱叫着的飞车党都傻眼了。

    这么急速的转弯,正准备将军刺扎下来的宇哥只是一只手抓着车门把手而已,他顿时就被用力地甩了出去。

    一般人被这么甩出,肯定是要受伤了,江流石立刻从窗外望去,却看见宇哥在落地的瞬间就非常灵巧地打了个滚,毫发无损。

    而且接着,江流石就看见宇哥的手上似乎多出了什么东西。

    宇哥的脸色不好看,他没想到这车的性能这么强,比强子说得还要厉害。

    不过这辆车现在已经出了加油站了,他也就不用再顾忌什么了。

    刚稳定住身体,宇哥就立刻将几枚自制燃烧瓶摸出来,砸向了江流石的中巴车。

    自制燃烧瓶一在中巴车上爆开,就立刻变成了熊熊的火焰,一下子将车身包裹住了。

    虽然中巴车的速度快,但是宇哥的动作更快,根本来不及躲闪就被砸中。

    “给我去死!”宇哥丢出燃烧瓶的瞬间,手上已经端起了从腰间拔出的五四式手枪,对准了火焰之中的驾驶室车窗,在那里,江流石的身影清晰可见。

    双方的距离不足十米,哪怕宇哥并非神枪手,但经过自末世以来这一段时间的“练习”后,他的枪法也够用了。

    在这个距离下,他要直接打爆江流石的肩膀。

    如果不小心偏移了一点,打中了江流石的脖子或者是脑袋,那就只能便宜江流石了。

    一般的警用手枪,以制止为目的,不以贯穿和杀伤为目的,主要是令犯人失去抵抗能力,而不是结束其生命,所以杀伤力很小。

    但是五四式手枪却不同。在整个警察局内,宇哥只找到了这一把五四式手枪,随身携带,寸步不离。

    五四式是军用手枪,外号黑星,注重杀伤力,贯穿力很强,近距离一枪穿两人毫无压力。在一定距离内,也可以击穿防弹衣,以及一定厚度的砖墙等障碍物。

    这种手枪,在国内警局服役了二十多年,后来因为杀伤力过大被淘汰,替换成了六四式手枪,只有一些地方还在使用。

    强子说他们各种砸击车窗,都没能在这中巴车的车窗上留下痕迹,但宇哥对此却并不是很在意。铁棍的力道,怎么能跟五四式手枪子弹的穿透力比?

    “去死吧!”宇哥毫不犹豫地扣下了扳机,从他落地到扔出燃烧瓶,再到开枪,所用时间仅仅一秒。

    江流石恐怕还在甩开他的高兴之中,就已经被击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