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这傻@逼拖过来了,还有什么要我做的,尽管说话?!卑灼し羟嗄旮糇诺卜绮A?,对江流石说道。

    说完之后,他还冷笑着看了黄毛一眼。他刚刚那句话所含的意味,不言而喻。

    黄毛对这白皮肤青年真是恨得牙痒痒,之前没有江流石的时候,这白皮肤青年哪敢这么嚣张,还不是窝囊得要死,在他面前装孙子。

    原本黄毛对这些幸存者的长相一点都不关注,毕竟又没有什么娇滴滴的漂亮妹子,像文璐她们,从头到脚都是脏兮兮的,连头发上都是泥巴,黄毛才懒得多看一眼。

    所以一开始看到江流石的时候,他完全没想到这是个没见过的生面孔。

    但现在他知道了,如果之前江流石就在的话,哪还能忍到今天?这辆牛逼哄哄的中巴车,肯定也是这人从其他地方开过来的。

    黄毛又恨又怕地看着江流石,腿部传来的剧痛让他不断地发出痛哼声。

    “我有几个问题要问你。我问一句,你答一句,如果我觉得你在胡说八道,或者是你拒不回答的话……”江流石看了那白皮肤青年一眼。

    白皮肤青年立刻配合地“嘿嘿”一笑,然后就抬起一只脚在黄毛的断腿上比划了两下:“听到没有?你要是耍什么幺蛾子,我就……你懂得?!?br />
    黄毛的脸都绿了,这白皮肤青年!

    他感到屈辱无比,但又惧怕受到折磨,只能开口说道:“你问吧?!?br />
    “那个‘宇哥’,是什么人?他是怎么把丧尸引走的?你详细地说?!苯魇实?。

    他现在已经将那“宇哥”得罪死了,既然那“宇哥”被传得那么厉害,那他自然要提前了解一下,这样才能有所准备。

    “宇哥?呵呵?!被泼私魇奈侍?,顿时咧开嘴角笑了。这个小子,看来也知道“宇哥”的事迹,他这么问,肯定也是因为害怕。

    既然害怕,那一开始就应该老老实实的。现在才想起来害怕?晚了!

    “说出来不怕吓到你,宇哥可不是一般人,他比一般的丧尸,那可要厉害多了!当时,宇哥就是靠着一辆摩托车,就把这一片的丧尸,全部都引走了,一个人,在几千上万的丧尸群里,杀了个来回!毫发无损!”

    黄毛说着,仔细观察了一下江流石的反应。结果让他有点失望,江流石的脸上,并没有出现恐慌的神情,还是跟之前没什么太大区别,只是好像在若有所思一样。

    这样的情况,在黄毛在心里扭曲地想道:“你想个屁,想就能打过宇哥了?”他觉得,江流石只是在硬撑罢了,要不就是,他根本就没理解,宇哥引走丧尸的这一壮举,到底是什么概念。

    “而且,不服宇哥的人有过不少,不过他们都是一个下场。宇哥这个人,脾气不怎么好,对付反抗他的人,不光会找上门去,通通杀死,还会让他们死得很难看?!被泼绦档?,他描述的时候,面色狰狞,表情兴奋扭曲,就是为了让江流石感到惧怕。

    “分尸是吧?我听说过了?!苯魇厮档?。

    江流石的反应,让黄毛大失所望,同时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这个人,表现得这么平静,难不成他真的觉得,自己可以和宇哥硬刚?

    不是黄毛瞧不起江流石,而是黄毛坚定不移地认为,宇哥其实已经不能算作一般人了,普通的人类,和宇哥根本就不在一个水平面上。

    层次都差一截,怎么打?

    “宇哥引走丧尸,就算摩托车没有了,靠他本身也可以。丧尸根本就追不上宇哥,那些什么百米世界冠军,我看在宇哥面前,也是渣渣。他的速度,可以跟摩托车赛跑,就跟玩似的?!被泼幼潘档?。

    他在江流石面前毫无反抗之力,说起宇哥的强大之处,他却有一种莫名的自豪感,好像强大的是他自己一样。这是因为他已经无力报复江流石了,就想看到宇哥让江流石倒霉。

    “他速度很快?”江流石懂了。

    速度够快,的确可以吊打普通人了。

    在他面前,反应速度都跟不上,怎么跟他打?

    双方面对面的时候,等意识到宇哥已经出手了,恐怕都是在看到自己身上伤口之时了。

    能跟摩托车赛跑,这速度当然恐怖。

    江流石知道黄毛没有撒谎,不是有这样的速度,也不可能一个人将丧尸都引走。

    而且不仅如此,江流石刚刚之所以在思索,就是因为他想到了星种曾经所提供的,关于病毒的那些信息。

    黄毛所说的,“宇哥”不是一般人,这句话,的确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实际上,“宇哥”和那变异野猪,属于同一种情况。他们在病毒发作的时候,也经历了病毒变异。只不过,病毒变异后,没有将他们变成丧尸,反而,让他们的躯体,发生了极大的变化,成为了变异人,或者干脆可以说,他们变成了异能者!

    这种情况,并不多见,他们和丧尸之间,可以说是一步天堂,一步地狱。从那变异野猪的恐怖就能看出来了,异能者的实力,也是非??膳碌?,他们在这个末世中,才具有更高的生存率,一般的丧尸,都威胁不到他们。

    这“宇哥”,就是这样的一个异能者,他的异能,应该就是速度。

    依靠自己的异能,“宇哥”在这个小镇上,完全成了一个霸王。

    “除了速度,他还有别的特点没有?”江流石又问道。

    黄毛又强调了一下“宇哥”的凶狠。

    这些对江流石来说完全没什么意义,他又问了几个问题,发现从黄毛这里再也挖不到什么有用的情报后,就对那白皮肤青年招了招手。

    那白皮肤青年正插着兜站在一旁,看到江流石的动作,立刻屁颠屁颠地跑了过来。

    黄毛见状,顿时忍不住有些慌了,他不知道江流石准备怎么处置他。

    而江流石则从挡风玻璃后注视着黄毛,一副在思考着什么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