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啦!

    一群飞车党作鸟兽散,向四面八方逃走,因为被江流石撞怕了,这群人很多钻进了小巷子,在狭窄的巷子里,基地车当然是追不了。

    可是……

    当几个小混混钻进小巷子后,突然从小巷子中窜出几个黑影,直接将摩托车扑倒了!

    是丧尸!

    几只丧尸扑在那些小混混身上,拼命的撕咬。

    这一下,叫声更为凄惨,这些叫声很快引来更多的丧尸,纷纷扑在这几个倒霉小混混的身上。

    这座小镇的丧尸的确被引走了许多,但也就是主干道上的丧尸少了,还是有大量的丧尸藏在民居、小巷之中,平时幸存者们都尽量避开这些狭窄的巷子,可是刚才几个小混混慌不择路的闯进去,正好碰上一波丧尸,很多人直接成了丧尸的口粮,死得更惨。

    看到这等情形,江流石皱了皱眉,他趁着那些丧尸撕咬小混混的时候,稍稍松开了油门,开着基地车退走了,他是不怕引来丧尸,可是那些幸存者就不行了。

    遇到一群丧尸冲进院子里的话,他们凶多吉少。

    江流石就这样悄悄的把基地车开了回去,整个小院子,十几个幸存者看到刚才的情形,都看傻了。

    他们为江流石座下的这辆中巴车而震惊不已,这辆看起来很破旧的中巴车,怎么这么生猛?

    压碎了破胎器不说,撞翻了这么多摩托车,它前脸都不带凹下去半点,甚至连车漆都没掉,这是怎么回事?

    而震惊之后,很多人又感到恐惧。

    撞死飞车党这么多人,他们可怎么办?

    之前只是有人不交粮食,打了飞车党的人,就被“宇哥”上门杀光,甚至分尸了。

    他们这群人,下场绝对会更惨!

    眼看着江流石慢吞吞的把车开回来,这群幸存者都面色惨白,心中害怕,这可怎么收场啊。

    之前端着米锅的老大爷,手都轻轻的发颤。

    “小璐,我们这……我们……”

    老头真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他一把老骨头,被打死也就算了,可是他还有个孙子要照顾,他要是一命归西,他这小孙子就得饿死了,末世之后,老头的儿女都死了,就剩这么一个小孙子,是他活下去的唯一动力。

    文璐一咬牙,说道:“王爷爷,先别想这么多了,已经撞了这群人,不行我们就躲起来,或者干脆跟他们拼了,总是有办法的?!?br />
    文璐跟文晓恬是姐妹,可是性格却比文晓恬强势很多,她早就受够了这些飞车党了。

    这次江流石开车把这一群人都撞了,还有几个小混混被丧尸吃了,她虽然也害怕“宇哥”的爆发,但是却看得非常过瘾,解气!

    “是啊,王大爷,这狗日的末世,吃一口饭都不容易,活了今天没明天的,我们还要受欺负,受压榨,要不是怕连累你们,我早就抄一根铁棍照着那黄毛脑袋上来一下了!”

    又有一个看起来二十多岁的热血青年说道。

    在这随时可能丧命的末世之中,面对“宇哥”的威胁,似乎也没那么恐怖了。

    丧尸也不见得比“宇哥”强多少。

    但更多的人,还是害怕,丧尸不会到处去找你,这宇哥寻仇可是非要把你找到的!

    这些人的谈话,江流石多少听到了一点,他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刚才说要撂倒黄毛的热血青年。

    他身材不高,皮肤白白的,看起来甚至有些斯文,想不到这么有血气。

    “小哥,帮个忙好不,把那半死不活的黄毛拖过来?!?br />
    江流石对白皮肤青年说着,直接从车窗递出一包巧克力豆来,“这个你拿去?!?br />
    对这白皮肤青年的血气,江流石很欣赏,而且在这种情况下,江流石也不想下车去拖拽那黄毛。

    那些丧尸,也不知道会不会被黄毛他们的哀嚎声引过来。

    留在车上,遇到有情况发生,江流石才能随时做出反应。

    另外,他有一整车的变异兽肉,这些多得塞满了储物间的干粮,对他来说已经不算什么了,只是拿出这么一包来,他根本一点都不会在意。

    但就是这样一包小小的巧克力,落在那些幸存者眼里,却是让他们一下子就双眼放光了。

    巧克力!

    这些幸存者,他们平时能够搜集到的食物,本来就很少,而且大多都是乱糟糟的,像是从垃圾堆里捡出来的。里面稍微好点的,还要交给黄毛青年他们。像巧克力这样高热量,而且味道很不错的食物,他们根本就没机会吃到。

    天天吃那些碎饼干,口味很差的便宜泡面,他们早就快吃吐了。

    关键是,这样高能量,难以搜集到的食物,江流石居然就这么轻易地拿出来了……

    那名白皮肤青年,也顿时眼前一亮,他犹豫了一下,吞了口唾沫,还是不舍地摇了摇头:“这不合适,我不能要,那黄毛天天欺压我们,能去把他拖回来,我高兴还来不及呢?!?br />
    白皮肤青年这样,更让江流石觉得自己的巧克力没有白拿出来,他直接扔了过去,笑道:“你就拿着吧,你去拖他过来,也有危险,不过他对我还有点用?!?br />
    这下白皮肤青年只能伸手接住了,在那些幸存者羡慕的眼神中,他很是不好意思地说道:“那……谢谢了!”

    接着,他就积极地跑了过去,一把扯住了黄毛的后衣领。

    黄毛仇恨地看着白皮肤青年,却被白皮肤青年一巴掌扇在了脸上:“你看我干什么?你还不服??!”

    然后白皮肤青年就毫不客气地拖动了黄毛,将他硬生生地拖向了中巴车。

    断腿被拖动,黄毛发出了一阵惨叫声,却又被白皮肤青年啪啪连扇了两巴掌:“叫什么叫!要是把丧尸引过来了,我就把你挂在电线杆上,让你从脚底开始被一点点吃干净!”

    拿了江流石的巧克力,白皮肤青年做起事来简直尽心尽力。

    黄毛头皮一紧,这白皮肤青年下手极狠,明显是在公报私仇,连续三巴掌下来,他嘴里都出血了,脸也肿了,要叫也叫不出来了,只能口齿不清地哼唧。

    其实,没有医疗条件,黄毛这腿等于废了,不说组织坏死,感染之类足以要命的病症,就算他挺过来,可是在末世中废一条腿,也只有等死的份儿。

    所以,他才会表情那样怨毒,而且也没有求饶。

    可是现在,白皮肤青年的威胁,却让他意识到,死定了,和受尽折磨去死之间,还是有着很大差别的。

    江流石在车上看得“啧啧”了两声,这白皮肤青年还挺会吓唬人的。也好,有了白皮肤青年这一番吓唬,倒省了他的事了。

    黄毛很快就被拖到了江流石的车头前,在地面上留下了一条长长的血痕?;泼淙恍暮菔掷?,可是他自己却没有过这样凄惨的遭遇,被白皮肤青年扔到车前后,抬头看着驾驶座上的江流石,不由得浑身发凉。

    不要说用他喂丧尸了,就算是这恐怖的中巴车来回碾压上几下,也能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白皮肤青年只是嘴上放狠话,而这江流石看着只是个普通青年,踩起油门来,才是真的不带半点犹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