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夹克黄毛一巴掌举起来,旁边的人连忙将这老头拉开了,忙不迭地跟皮夹克黄毛道歉。

    看到这些人都跟孙子一样的表现,这皮夹克黄毛才满意地哼了一声,眼神轻蔑地看着这些人。

    这些人里面,有不少,在末世前估计都不会多看他这种人一样,但现在,不也得点头哈腰吗?

    而这时,皮夹克黄毛不经意的一个回头,一下子看到了坐在中巴车上的江流石。

    原来皮夹克黄毛只是看到了这辆破破烂烂的中巴车,因为车子两侧车窗不透光,他不知道车上还有人。

    可是在前挡风玻璃,却能看到人了。

    顿时,皮夹克黄毛火了。

    “你他妈的没听到老子的话啊,你是聋了还是死了?老子来这里收东西,你居然还他妈的敢坐在车上,你活腻了么?给老子滚下来!”

    皮夹克黄毛对着江流石大骂起来。

    他末世前活得很憋屈,末世降临后他翻身当主人,最不爽有人敢对他不敬,越是他这样的小人得势,越是如此。

    江流石漠然的看了一眼这黄毛青年,以他的脾气,早就想教训这傻@逼了。

    只是之前考虑自己很快要离开这小镇,得罪了那个“宇哥”,他自己没事,这群幸存者怕是要惨了,才没有出手。

    可现在,他自己被这群人盯上了。

    江流石双手按着方向盘,一动没动,皮夹克黄毛顿时火冒三丈。

    “开门!开门!干你丫的!”

    黄毛看江流石不动,抡起铁棍,一下子就甩在中巴车前脸上了!

    “咣当!”

    一声巨响,这一砸,中巴车什么事都没有,黄毛却怪叫一声,铁棍差点脱手,震得虎口发麻。

    这车……黄毛愣了一下,一般中巴车前脸铁皮很薄,被铁棍砸那么一下,都会凹进去一大块,这样他的手也不至于被反震这么厉害,可是这中巴车,前脸不知道是垫了什么钢板,震的他手骨都要裂了。

    这一下子,黄毛火了!

    “他妈的,兄弟们把这车给我砸了,把那傻@逼司机拖下来,打断腿,再给我搜搜这辆车上有没有存货!”

    黄毛说着,他的小弟呼啦一下子,从院子里涌出来,一个小弟还端着刚淘好,还没蒸熟的米锅。

    刚才差点摔倒的老头,看着这米锅心都在滴血,这些人连他们已经做上的米饭,都要劫走?

    而其他幸存者,尤其文璐,这时候担心的是江流石。

    “江先生!”

    文璐不敢出声,她在那些飞车党的背后一直给江流石打手势,示意他赶紧开车逃走,要不然被这群人拖下来就完了。

    眼看着那群小弟冲过来,江流石一键解开后面小箱货的挂钩,挂上倒退档,右打方向盘,一踩油门,基地车开始向后退。

    “这小子想逃,兄弟们追!”

    黄毛跳上摩托车,一群飞车党发动车子,右手狂扭油门,一辆辆摩托车像是打了鸡血一样蹿了出去,直追江流石。

    不得不说,这些飞车党的车技很好,摩托车开起来就像是一群奔跑起来的饿狼,从各个方向逼向中巴车。

    “兄弟们,给这破车放个气!”

    黄毛一声吆喝,诸多飞车党们,纷纷从背包里拿出一堆焊在一起的铁钉子,直接往中巴车车胎底下扔。

    这是他们自制的破胎器,几个钉子加铁片就可以焊成,往路上一撒,重型卡车都得抛锚。

    眼看着这些人的所作所为,江流石嘴角泛起一丝冷笑,他挂倒退档只是不想误伤那些幸存者罢了,现在江流石已经退出了一百来米,来到了一片狭窄的柏油路上,说狭窄,是因为这条柏油路的一侧堆满了汽车,只能供一辆车通过,江流石一踩刹车,后退档换成前进档,再一脚油门。

    嗡——

    中巴车发出跑车一般的轰鸣,如同野兽一般冲了出去,对着那些摩托车冲撞而来,破胎器直接碾碎,粗糙的焊接点在重压之下直接崩裂,轮胎却毫发无伤。

    “啥???”

    黄毛一下子懵了。

    他没搞明白这辆看起来破破烂烂的中巴车为什么碾过破胎器都没事,而就在这时,中巴车已经直直的向黄毛冲撞而来。

    速度飙升,江流石油门踩到底,黄毛吓得魂飞魄散.

    中巴车的加速太快了,从倒车、刹车,到加速前冲,也就是几秒钟的事儿,而这中巴车的加速,竟然比摩托车还快。

    说时迟,那时快,这些飞车党根本反应不过来,只听“轰”的一声巨响,中巴车结结实实的撞在黄毛骑乘的摩托车上。

    “??!”

    一声惨叫,黄毛连人带车就像是被全垒打的棒球一般飞了出去。

    轰轰轰!

    摩托车重重的摔在柏油路上,滑出去十几米远,整个前轮全被撞散了,黄毛全身是血,躺在地上哀嚎着。

    他一条腿被压在摩托车下面,看起来是骨折了,

    “操!操你大爷!”

    黄毛狂叫着,江流石神色冷漠,被车撞出去十几米,轧断了腿,身上多处骨折,鲜血直流,在这末世中,就等于宣判了死刑。

    对这些和平时期就胡作非为,末世降临后杀人放火的人渣,江流石没有任何怜悯之心,这些人活着就是祸害,不知糟蹋多少少女,害死多少平民。

    反正已经开杀了,江流石暂时也不去考虑是否连累这些幸存者了,撞死一个是不死不休,撞死一群也是不死不休。

    基地车开足了马力,江流石一直踩着油门没松,方向盘一打,又撞飞了两辆摩托车。

    “?。?!”

    惨叫声再度响起,这样激烈的撞击,基本上只要被撞上了,人就算现在不死,之后也可能死于伤病感染。

    一群飞车党吓得面如土色,他们之前也抢劫过一些过往车辆,或者是想要从镇子逃走去找什么军方的车辆,那些破胎器扔出去无往不利,可是现在,怎么破胎器全压碎了,轮胎一点事没有?

    这他妈是装甲车吗?

    “快跑!”

    这一群飞车党,也不管地上的黄毛和同伴了,这些人有酒有肉有美女可以一起享受,遇到麻烦了都是各自顾各自的,谁拿命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