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江流石一愣,加油站去不了了?

    听文璐解释之后,江流石才明白原因。

    那名飞车党的老大,将整个镇子的资源都几乎全占了,其中就包括汽油。

    他们出行都用摩托车,汽油对他们来说是很重要的资源。

    甚至他将自己的大本营,直接就放在了加油站附近。

    文璐劝江流石不要接近,凡是这镇子内的幸存者,都会被这些人搜刮,运气不好的,试图反抗的,就直接被害死了,对方实力强了,根本不是对手。

    像是他们这样的幸存者小队,还可以在他们的控制下勉强存活,但也绝对不会主动跑去接近加油站那片地方。

    而江流石,他不光反抗了,还撞死了飞车党的人,肯定被盯上了。

    江流石沉吟了一下,问道:“那个老大叫什么?”

    “只知道叫宇哥?!蔽蔫此档?。

    她看江流石听完后似乎也没有多大反应,也不知道江流石在想什么。

    “你需要油的话,一些小轿车的油箱里应该还可以找到,不过我们镇子小,车也不是很多,那些大货车的油箱早就抽空了,小汽车他们暂时懒得抽,还是能剩一些的?!蔽蔫此档?,这样虽然会耽搁不少时间,但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末世里,无奈的事情太多了。

    “你装满油也就一百来升吧,我帮着你找,可能三四天能搜集到吧?!蔽蔫此档?。

    江流石听着,心中摇了摇头。

    一百来升,不过才是他油箱储油量的零头而已,哪里够。

    这时,一阵引擎声忽然传来,文璐顿时脸色一变:“那伙人来了?!?br />
    江流石随着她的视线转头一看,几辆摩托车出现在了视野范围内。

    他不动声色地将手指放在了仪表盘旁的按钮上,星种则在他脑海中浮现着基地车的各项性能数据。

    基地车处于随时启动状态。

    这些摩托车快速接近过来,江流石看着这些人,发现都是生面孔??此堑谋砬?,并不认识自己的车。

    这些人跟之前来抢自己的,是同一伙的两批人。

    江流石将手指松开了,但基地车还是在“待启动”中。

    看到这些人似乎对这辆车没反应,紧张的文璐也顿时松了口气。

    “江哥,你就在车上,我先下去了?!蔽蔫葱∩档?,然后偷偷下车了,直接走回了院内,这时候屋内的幸存者们也都听到了动静,纷纷走了出来,站在门口张望,脸上都带着一种惧怕的神色。

    那几辆摩托车在经过中巴车时,都诧异地抬头看了一眼,不过也没太多关注。

    这伙人领头的,是一个身穿皮夹克的黄毛青年,这人一身流里流气的装束,就差在脸上写一个“我是混混”的牌子了。

    江流石猜测,现在掌管着镇子的“宇哥”,当初说不定就是飞车党的一员,末世来临之后,他搜罗当初的那帮飞车党们,组建了自己的势力,所以他的手下,都是标准的小混混模样。

    “都他妈的给老子滚出来!”

    皮夹克青年在门口一声大叫,手里一根铁棍狂敲院子的铁门,敲地梆梆响,金属撞击的声音相当刺耳。

    一群幸存者,慌里慌张的出来。

    而文璐眼疾手快,在一堆烧火做饭后留下的灰烬里,随意抓起两把,和了水,不由分说就往文晓恬脸上抹。

    “??!”突然被妹妹劈头盖脸的抹灰,文晓恬惊叫一声,可是文璐这时候脸色焦急,她压低声音说道:“别叫,让他们盯上你了就糟了!”

    文晓恬也是反应快,她顿时明白过来,这些飞车党恐怕会掳走漂亮的女孩子蹂躏,末世降临,法律崩溃,那些哪怕在法治社会,依旧可能做出强奸猥亵之事的混混,到了末世,定然是变本加厉。

    “粮食都给老子交出来,别想私藏,一会搜出来一粒米,我打断你们的腿!”

    皮夹克青年拿着铁棍叫嚣着,他显然很享受现在这种耀武扬威的感觉,作为一个混混,末世前他过得很不如意,敢逞威风就被叫进局子里好好教育了,而现在,他就是大爷,说什么就是什么,那些末世前高高在上的女人们,现在还不是随他蹂躏,他非常享受末世带来的这个规则破坏的世界。

    面对飞车党,幸存者们根本没办法反抗,不是他们懦弱,而是他们知道,他们反抗不了。

    之前有一批人团结起来,不交粮食,甚至还打了飞车党的人,结果那“宇哥”上门,把那些人全杀了。

    据说现场非常惨烈,很多被杀的人都被分尸了,比起丧尸撕咬的场面也不差。

    面对这样强大的“宇哥”,他们又能做什么呢?

    他们战战兢兢的交出粮食,之前那个老头,颤颤巍巍的捧出之前找到的那半袋米,浑浊的眼睛中满是不舍的神色,仿佛交出来的是自己的命一样。

    “老东西,快点,磨磨蹭蹭的要死么!”

    看到老头交粮食的不舍,皮夹克黄毛不耐烦的大骂起来。

    皮夹克黄毛一把夺过米袋子,他的大力带的老头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

    “你们,进去搜!”

    皮夹克黄毛一挥手,身后的小弟呼啦一下冲进了院子里。

    顿时一阵乒乒乓乓的声音响起,锅碗瓢盆不知道撞翻了多少,这群人,就像是一群蝗虫,所过之处寸草不生。

    “我靠,这群傻逼,居然在做饭!”一个小弟的声音从屋内传来。

    皮夹克黄毛顿时眉毛一竖,转头看向了这群幸存者。

    那老头心里“咯噔”一声,被这皮夹克黄毛凶神恶煞地盯着,他心里犯怵,壮着胆子说道:“这位小哥,原本就说好搜集到的粮食对半分的……”

    “呸!那说的是干粮,大米你也敢留?”皮夹克黄毛喷出的唾沫星子,都溅在了老头的脸上。

    “都拿走!就你们,还吃饭……”皮夹克黄毛很不屑地说道。

    “这位……小……小哥,能不能多少给我们留点,我孙子在家里发烧……”

    老头恳求的说道,他孙子只有五岁,末世降临,人命非常脆弱,缺少营养很容易让人生病。天天吃干粮,大人还能坚持,小孩子很难受得住。

    “你他妈的有完没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