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

    文璐在车门上敲了两下,同时好奇地朝车内张望着。

    车窗和车门上的玻璃都是贴膜的,就算把脸贴在上面,从外面也看不见里面的情况。

    文璐听了文晓恬的描述,对这辆车产生了很大的兴趣。从外面看,这辆车怎么看都只是一辆很老旧的中巴车,一般都是用来跑城乡客运的那种,这辆车的内部,真的会是房车?

    没有亲眼看到,文璐觉得难以想象。

    听到敲门声,江流石转头看了一眼,然后按下了开门的按钮。

    文璐兴致勃勃地走上车来,视线迫不及待地打量着车内的情况,嘴里则说道:“你好,我是来请你去……哇!”

    车内的情况,让文璐连话都没有说完,就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惊叹。

    这车内,装修布置豪华,面积虽然不大,但是却样样俱全,而且这些家具满满当当地塞在有限的空间内,但却没有给人任何逼仄狭窄的感觉。

    文璐一眼扫过去,顿时就觉得眼前一亮。

    末世之后,她虽然还住在自己家里,可是生活条件什么的,却都是大不如前了。尤其对于女孩子来说,上洗手间简直就是个挑战,只能逼着自己去适应。

    文璐惊叹地站在门口看着,一时间都看呆了。

    不光是因为这中巴车的豪华惊到了她,还因为她听文晓恬说的,这江流石是个汽车发烧友,这些很可能都是他自己折腾的,车坏了也是他自己修的。

    文璐现在看,根本就看不出这车有被修补过的痕迹,无法想象文晓恬所说的,曾经玻璃碎裂,前脸凹陷的那种情况……

    “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直到江流石发问,文璐才一下子回过神来。

    “啊,不好意思!你这车太给力了,我都看傻了?!蔽蔫葱ψ潘档?。

    “谢谢?!苯魇档?。

    文璐的性格显然比文晓恬活泼很多,不过这两姐妹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笑容很真诚的感觉。

    “我是来请你去吃饭的。今天运气好,正好找到了半袋大米,可以做一顿香喷喷的炒饭吃。你能把我姐姐送回来,真的是太感谢了?;购媚忝鞘墙裉斓降?,不然想感谢你都拿不出什么东西来?!蔽蔫此档?,能拿出最好的食物来招待江流石,她显得很高兴。

    不过能吃上炒饭,的确是很不错的待遇了。文璐他们在将屋内及周围邻居家的食物吃光后,还饿了两顿肚子。

    冰箱一断电,很多食物都腐烂了,能从住户家里找出来的食物并不多。就算能找到一些,也要冒着很大的风险,这些房子里都可能藏有丧尸。

    再加上,那些飞车党早就将大部分的超市、小卖部,都洗劫一空,他们的可搜集范围就很小了。

    这袋大米,实在是来之不易。

    按文璐的推测,江流石和文晓恬这一路上,恐怕比他们过得还要艰难。既找不到食物,又要担惊受怕,估计饿得够呛。

    “不用了?!苯魇幕卮鹑词殖鋈艘饬?。

    文璐顿时一愣,然后接着说道:“你不用客气的,只是吃一顿饭,其实跟你把我姐姐送回比起来根本不算什么……”

    “我不是客气,真的不用了?!苯魇⑿ψ潘档?。

    这些人过得这么苦逼,他怎么好意思吃他们的饭菜?而且,对炒饭什么的,已经吃过了变异兽肉的江流石,还真是没什么期待感……

    另一方面,对于这十几个陌生的幸存者,江流石也存着一丝防备。他车上全是粮食,汽油,拉着的厢货里更全是实打实的好肉。在末世的环境下,面对大量食物的诱惑,没人能确保别人会不会做出什么来。

    文璐又不死心地邀请了几次,见江流石还是摇头,只好放弃了。

    她正要下车,忽然又想起了什么,一下子走了回来,从怀里摸出来一样东西。

    “这个是之前误以为你是那些飞车党的时候,赶紧藏起来的,你拿着吧。千万不要再说不要了!”文璐不由分说地塞到了江流石的手上。

    近距离看文璐,其实长得很可爱,只是脸上脏了一点。江流石看她鼓着脸颊,好像只要他再拒绝,她就会生气的样子,顿时有些乐了。

    “好的,我收下了?!苯魇档?。

    这其实只是一包饼干,而且都已经压碎了。

    不过从上面残存的体温来看,就是这包饼干,对于文璐来说也很珍贵。

    江流石虽然不缺食物,但将这包饼干接在手里,还是很珍惜地放到了旁边。

    “你们食物很少吗?”江流石问道。

    “其实搜集到的食物,勉强还是够吃的,不过那些飞车党都是吸血鬼,压榨得太厉害?!蔽蔫匆⊥匪档?。

    “飞车党?”

    “是啊,姐姐跟我说了,就是你们遇到的那伙人?!蔽蔫唇嫠呶南竦哪切┦?,又原模原样地告诉了江流石,最后还不忘说道,“那些人可横了,遇上你才终于碰到钉子了,总算让他们也吃了一次亏?!?br />
    江流石对文璐所提到的一个人很感兴趣:“他们的那个领头的,是怎么把丧尸都引走的?”

    之前他就觉得这镇子不对劲,丧尸太少了,没想到是都被引走了。

    那些丧尸一只两只还可以想办法对付,数量一多,一般人碰上就只剩下被分食的份了,连逃走都不可能。但这个领头人,居然可以将那么多丧尸引走?

    “是啊,这些人都是他的手下,跟着他耀武扬威的?!蔽蔫此档?,“反正我听说他很厉害,不是一般人。不过我也没见过他。当然没见过最好,见到他肯定不会有好事?!?br />
    “不是一般人……”江流石越听越觉得好奇。

    “对了?!蔽蔫此底潘底?,忽然意识到了什么,脸上一下子露出了十分担忧的神情,“他们今天还会过来收物资的,万一看见了你的车,肯定会找你麻烦的?!?br />
    “这样……”

    江流石虽然对文璐他们的遭遇比较同情,但其实说到底也没有太多的感觉。

    飞车党固然可恨,但因为他们的老大,这片区域才没有了丧尸,这也是事实。所以文璐虽然抱怨痛恨,但也没有任何反抗的想法,那些幸存者显然也是。

    现在因为飞车党饿肚子,但如果遍地丧尸,指不定他们就填了丧尸的肚子了。

    如果将文璐和文晓恬带走,就能将她们送到一个更安全稳定的地方,江流石也不介意这么做。不过他自己都不知道接下来的路程会怎么样,更对金陵的情况一无所知。

    他去金陵,风险很大,但他是不得不去。而文璐和文晓恬却没必要和他一起去冒这种风险。

    所以听了文璐的话后,江流石也认为,自己继续留在这里,说不定还会连累他们,不如早点离开。

    “你们镇上的加油站在哪里?”江流石来这座镇子不光是送文晓恬,他还有正事的。

    那些大城市的汽油很可能都被军方搜集走了,这个镇子很可能是江流石在到达金陵前的最后一个希望,否则就只能继续去那些废弃车辆内搜集了,但相对于基地车现在的储油量来说,那么做的工作量太大了。

    但是听了江流石的问题,文璐却露出了十分为难的神情。

    “这个……你可能加不了油了?!?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