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流石依旧坐在车上,他一边用平板仔细翻看着从这座小镇到金陵城的地图,一边转过头去朝文家的二层小楼内望了一眼。

    文晓恬已经进去一个多小时了,两姐妹就在二楼的一个房间内。在他望着文家的时候,那房间的窗帘动了一下,江流石看到文璐的脸在窗帘后出现,朝着自己这辆中巴车看了过来,然后又很快缩了回去。

    江流石愣了一下,接着便无所谓地挑了挑眉毛,接着看地图去了。

    “姐,他真的干掉了一头变异野猪???”文璐收回视线,放开窗帘,还是非常难以置信地问道,“那头猪,真的有那么恐怖?”

    “当然了,我说的都是真的?!蔽南裱劬旌斓?。刚刚文璐已经告诉她,她们的父母已经死亡了,但是条件简陋,只能够简单安葬。

    其实这一路下来,文晓恬觉得能够入土为安,就已经让人很安慰了,毕竟更多的人,都是尸骨无存的。

    但即便如此,文晓恬还是悲痛欲绝,姐妹两人抱头痛哭,足足哭了一个小时,才暂时克制住了悲痛。

    平静下来以后,文璐详细问了文晓恬过来的经过。

    那江流石看上去,跟她姐姐文晓恬差不多大的年纪,估计也是个大学生,而且也不是很强壮的样子。就这么两个人,竟然开着一辆破破烂烂的中巴车,从江北一路安全到达了这个小镇。

    即便事实摆在眼前,但还是让人有一种不可思议的感觉。

    而听了文晓恬的叙述后,文璐就觉得更加不敢相信了。

    从丧尸群中冲出,撞死变异野猪……

    “不管怎么说,真的是要好好感谢他了?!蔽蔫此档?。

    “嗯……”文晓恬点头道。

    她也朝着窗外看了一眼,实际上,她只告诉了文璐一部分情况,一些关于江流石,关于中巴车的事情,她都没有提及。

    比如他们将野猪肉割下来,放到车内这部分,她也没有说。

    之前遇到的飞车党,让文晓恬对于陌生人有了警惕。

    “对了璐璐,我们家里这些,都是什么人???”文晓恬问道。

    那些幸存者在知道了文晓恬的身份后,都非常好奇地打量着她,还有那辆中巴车。文晓恬虽然不认为自己的妹妹会跟那些飞车党有什么关联,但对这些陌生人的身份,还是很有疑虑。

    “他们都是这小镇的居民啊。而且姐姐,你的记性也真是够差的,连隔壁的李阿姨的女儿,你都没认出来吗?”文璐说道。

    原来是一般的居民和邻居……

    “末世之后,我们就慢慢凑到一起,白天一起寻找食物什么的,晚上轮班放哨。都这种时候了,大家都没什么区别,有点像是原始社会,一起做事,公平分配?!蔽蔫唇幼潘档?。

    “肯定很危险……”文晓恬担忧地说道。她妹妹才是个高中生,以前看到只蟑螂都会吓得要死,现在居然要去外面寻找食物。不过她也知道,要求生就要靠自己,必须要起到自己的作用。

    “也还好,以前很危险,现在丧尸不多了。就是那些人很恶心,一开始看到中巴车的时候,我们还以为是他们又来了?!蔽蔫此档?。

    “他们?”文晓恬愣了一下,说道,“是不是那些骑摩托车的人???”

    文璐瞪大眼睛:“你们遇到了?怎么样了!他们有没有对你们做什么??!”她着急地问道。

    “也没有怎么样……”文晓恬将他们的遭遇说了一下。

    听到江流石果断地将那些人撞跑了,文璐半天没回过神来:“天……”

    “你还没有说,那些人怎么会来我们家的?”文晓恬急急忙忙地问道。

    文璐用了个“又”字,显然那些人以前就来过。

    文晓恬可是见识了那些人恶心的嘴脸,顿时对文璐无比担忧。

    “他们是来收?;し训??!蔽蔫粗遄琶纪?,一脸嫌恶地说道,“这群人,他们有个领头的,把丧尸都引跑了,所以对于我们这些幸存者,他们都要收取?;し?。本来我们一开始觉得,环境相对安全了,那付出一点代价也是应该的??墒?,他们太狠了,根本是把我们朝死路上在逼?!?br />
    说到这里,文璐从床底下拖出来了一个非常脏的帽子,以及围巾,说道:“他们之前还强迫了好几个女孩子做他们女朋友,我只好不换衣服,他们来的时候还得戴上这个?!?br />
    让一个爱干净的女孩子不得不这么做……文晓恬又心疼又生气。

    “也是没办法的事?!蔽蔫次弈蔚厮档?。

    他们这些普通人,什么都做不了。

    “算了不说这些,能活着就不错了。姐,你吃饭没有?”文璐问道。

    到了楼下,文晓恬看到这些幸存者都在默默做事,不是整理检查武器,就是在整理食物。

    他们从背包里拿出来的食物,大部分都是那些零食什么的,包装袋脏兮兮的,全是灰尘,而且不少都压扁了。

    甚至一些包装袋上,还有令人恶心的血迹,一个女孩子戴着胶手套拿着一个小盆,正在清洗这些包装袋。

    “晓恬妹子?!闭馀⒆犹沸α诵?,对文晓恬打了个招呼。

    这女孩子就是文璐所说的李阿姨的女儿了,不过也难怪文晓恬之前没注意到她,她也是脸上脏兮兮的,头发都灰了,也不知道是多久没洗了。

    只有这样才会让那些飞车党嫌弃,不会对她们有什么心思。

    “今天的食物又少了。越来越难搜集到了?!币桓鲋心昴行哉碜攀澄?,然后抱怨道。

    另一个看上去六十岁左右的老大爷则说道:“也不是完全没收获,今天不是在一户人家里找到了半袋米吗?这可是好东西?!?br />
    “这倒是,不过还要交出去一半,剩下的也就够吃几顿了?!敝心昴行猿蠲伎嗔?。

    “能吃几顿热饭就不错了?!崩洗笠故呛芾痔斓难?,他看向文晓恬说道,“今天璐璐的姐姐到了,这是大喜事,要不今天就做饭吧?!?br />
    “这多不好……”文晓恬连忙制止。

    “去把那个小伙子也叫来嘛,一起吃饭?!崩洗笠幼潘档?,“我现在就去淘米?!?br />
    “那我去叫?!蔽蔫床还宋南窕乖诹谑?,就已经兴奋地出了门走向了中巴车。

    听文晓恬说了那么多,文璐对江流石可是好奇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