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文晓恬的再三确认,江流石的推测果然没有错。

    有了江流石的提示,文晓恬很快就在屋内发现了许多有人生活的痕迹。包括卫生间放着的水桶,垃圾袋里的食物残渣,甚至是地板上的许多脚印等等。

    之前心情慌乱的文晓恬,明明看到了这些明显的不得了的痕迹,也没有往其他方面联想。

    她不禁庆幸,还好江流石发现了,不然如果就这么走了,那就跟家人失之交臂了。

    说起来,江流石的洞察力让文晓恬很佩服,他连车都没有下,光是听自己的描述,就能分析出这么重要的事情。

    “我们现在怎么办呢?”知道家人有可能还活着,文晓恬心情激动。

    她其实平时也算是个比较有主见的妹子,不然也不会下定决心,求江流石带她一起回来了。但现在她思绪紧张,而且对江流石产生了一丝丝的依赖感,什么事第一反应都是问江流石。

    “就在这里等吧?!苯魇聪蛑芪?。

    这地方还算安全,他将座椅往后一放,仰躺了下来,开始闭目养神。这段时间都是他在开车赶路,虽然晚上都有休息,但还是不免有些疲累。

    文晓恬肯定是睡不着的,正好就由她来站岗放哨了。

    其实就算没有文晓恬放哨,也不存在多大问题的。

    基地车只要锁死车门,就是一个弱化版的移动堡垒,一般的丧尸,甚至是变异兽,都不可能一下子就将基地车撞翻、或者是破坏掉,江流石完全来得及反应。

    文晓恬看着仰躺的江流石,发现他的呼吸很快就变得均匀悠长起来。

    “真的睡着了?!蔽南裨谛闹兴档?。

    她感觉江流石好像不会害怕一样,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在坚定地执行着自己的计划,是个非常冷静的人。

    不过一点都不害怕,估计是不可能的吧……

    文晓恬一直不停地东张西望地看着,感觉自己的家里人好像下一秒就会从一个巷口走出来似的……

    一个多小时后,江流石忽然睁开了眼睛,他坐起的同时驾驶座也恢复了原样:“好像有人来了?!?br />
    “???”文晓恬立刻打了个激灵,她一直盯着,但没有看到有人走进来。

    在江流石说完的几秒钟后,文晓恬听见了一阵脚步声从左侧的一个巷口中传来。

    这脚步声根本不明显,结果江流石第一时间就发现了。

    文晓恬咬了咬嘴唇,心跳加速地看着那巷口。

    而江流石则将手放到了方向盘上,眼神中有着一丝警惕。

    之前遇到的飞车党谁知道会不会卷土重来,这地方可不太平。

    脚步声越来越靠近,很杂乱,估计人数不少。

    文晓恬的心情也忐忑紧张到了极点。

    很快,十来个男男女女就从巷口快步走了出来。

    他们一边走一边朝左右和后方小心地观察着,其中几个人提着口袋背着包,其余人则提着各种钢筋一类的“武器”,这些人有老有少,看上去都是一般的普通人。

    看到这些人走出来,文晓恬一下子就扑到了车窗边,视线匆忙地在这些人脸上扫过,一一辨别着。

    她先是露出焦急失望的神情:“怎么没有……”

    接着,她忽然伸直了脖子,眼睛一下子瞪大了:“璐璐!”

    “璐璐!”文晓恬激动地挥舞着双手。

    顺着她的视线望去,江流石看到了一个和她身影有几分相似的女孩子,看着年纪更小些,扎着马尾,脸上脏兮兮的,穿着一身灰扑扑的冲锋衣,背着一个帆布包,提着一根铁棍,看起来很疲劳的样子。

    文晓恬在车窗后面拼命地挥手,一时间却忘了,这车窗从外面是看不见的。

    那些人朝着这边走过来,看到这辆车都是愣了一下。

    江流石看到他们在惊讶之后,便露出了一丝既害怕又厌恶的神情,同时也有些疑惑,不太确定的样子。

    那马尾女孩急忙从背包里拿出了一包什么东西来,塞到了宽大的冲锋衣内,旁边的人看着她的动作,都没有制止。

    接着,他们才小心地朝着中巴车走了过来。

    “文晓恬?!苯魇傲艘簧?。

    文晓恬一下子回过神来,连忙转身朝车门跑去,还在兴奋地说道:“江哥,我看见我妹妹了!”

    “那就好?!苯魇档?。

    他依然还坐在驾驶座上,透过车窗看着文晓恬跑下了车,然后绕过了车头,从中巴车后走了出去。

    那些人正慢慢走近,同时狐疑地打量着这辆中巴车,忽然看到一个年轻女孩神情激动地从车头后面走了出来。

    这些人都先是一惊,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同样呆了一下的文璐就已经飞奔了过来。

    两姐妹顿时紧紧地抱在了一起。

    “璐璐!”文晓恬眼睛湿润。

    文璐也忍不住哭了:“姐!没想到还能活着见到你!”

    那些幸存者互相对望着,都一副状况外的样子。

    文璐抱着文晓恬哭了一会儿,擦了把眼泪转头对那些幸存者说道:“这是我姐姐?!?br />
    一名幸存者有些茫然地看了文晓恬一眼,问道:“你姐姐?我记得,你说你姐姐在江北大学吧?”

    江北,距离这里可不近……

    在这种末世环境下,这么远的距离,对于一般人来说,那就是天堑了。

    无论生死都再也见不到面,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文璐转过头去,看着文晓恬的脸,目不转睛地看了好几眼,然后破涕为笑。接着她也问道:“姐,你怎么回来的?我本来以为这辈子都不能再见到你了?!?br />
    文晓恬也是高兴坏了,她指着身后的中巴车说道:“是江哥,他开着车,跟我一起从江北过来的!”

    开车?就这辆车?

    不光文璐,那些幸存者都用一种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这辆破旧的中巴车,以及后面拖挂的那辆破烂似的小厢货。

    就这种车,能从江北开过来?

    “江哥又是谁?”

    文晓恬拉着文璐到了车头前,那些幸存者也好奇地围了过来。

    十来个人隔着挡风玻璃,用一种愕然的眼神看着驾驶座上的江流石,后者正对他们挥手示意了一下。

    江流石感觉举起的手有点尴尬,虽然这群人还什么都没说,但他已经从他们的眼神中看出了这么一句话:

    你在逗我们?